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北京市 海淀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近期心愿因为博客限制越来越多,现在的文字主要发布在我的微信公众号“白鹿门外”,要是有微信的朋友,可以通过关注公众号跟我联系。作家社在7月底前将我的长篇小说出版,敬请期待。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原创】朱先生葬牙记

2017-9-17 18:55:53 阅读15 评论4 172017/09 Sept17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是《红楼梦》中黛玉《葬花吟》的结尾几句。年轻时候,《葬花吟》几乎是我记得的最长的诗句。

这几天,心里一直在念叨《葬花吟》,开始不知道原因,直到我想到那拔掉的牙齿。由牙齿想到身体,由葬花想到现实。再想到《葬花吟》中每一句话,句句都揪心和痛心。

牙齿是身体里最硬的器官,牙齿理论上应该陪主人坚守到最后,因为人类进食都需要牙齿进行啮碎,牙齿没了,人也就难以生存了。而大多数人的牙齿都坚持不到最后,在风烛残年中,人总要过一段没有牙齿的日子。

老子为了讲解《道德经》中的道理,他以牙齿和舌头举例,牙齿因为坚硬而无坚不破,结果早于生命体而终结,而舌头因为柔软,所有从生到死一直保持了很好的状态。

不想辨析硬或软的关系,硬有硬的道理,软有软的好处。舌头再长寿,它始终代替不了牙,人要是身上没有硬东西,那人还能叫人吗?

人老了或者死了,其实就是器官一个个老化、损伤、功能衰竭的过程,重要器官损伤了,人就活不下去了。牙齿是个器官,老师讲的知识我们不注意。一颗牙齿死了,我们还不至于会死亡,但是一颗牙能坏死,其它的牙就完全有可能坏事,这是符合规律的。

人活着的过程,就是同衰老不断抗争的过程,有器官出什么问题了,说明我们身体的某个地方出现了变化,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人的身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精密系统,一个地方出问题,立即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作者  | 2017-9-17 18:55:53 | 阅读(15)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我的牙,你掉队了

2017-9-16 20:43:15 阅读23 评论7 162017/09 Sept16

以前学《生理卫生》的时候,书上说,牙齿是身体里最硬的器官,我一直不理解。

通常说器官,我们都是指胸腔中的“心肝脾肺肾”,它们各自都承担着身体的一部分重要功能且几乎唯一,一旦损坏,没有备件的。

牙齿有什么功能?且数量那么多,掉了几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时候,我们用牙齿开过酒瓶的盖子,用牙齿当过钳子,还用牙齿当过碾子,甚至还用牙当过其他物件。

也常常听人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的话。但是,世间有很多事,你不经历,永远不知道它的真实结果。

牙齿真的是器官,因为,牙齿里面是有神经的,牙疼就是因为刺激了牙齿中间的神经。神经有什么用,神经是感觉用的,因为神经的作用,所以我们知道要保护牙齿,因为神经的感知,所有,我们吃东西时能感知到咀嚼的美好。要是没有神经,牙齿受到的伤害估计会更大。

我一直自豪于自己的牙齿不错,没有四环素牙,也没有长得奇形怪状的牙,尽管有两颗比较有特色的“虎牙”,整体来说无碍观瞻,30多岁前从来不知道牙病和牙疼是什么东西。

年轻时,非常不适应广州人吃完饭后围着桌子剔牙的场景,后来这个习惯传到了内地,以至于每家饭馆将桌子上配置牙签当成一个标准。我是不用剔牙的。

年届不惑时,我犯了一次糊涂,被人鼓动下,去医院洗了一次牙。洗完牙后,牙医说,一年得洗一次牙,我再次上当。洗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感觉牙齿明显比以前松散了。

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两颗装在盒子里放在车门上的口香糖,废了我一颗槽牙,牙齿晃动得很厉害,医生说无可救药。于是,我将牙拔掉了。

作者  | 2017-9-16 20:43:15 | 阅读(23) |评论(7) | 阅读全文>>

题记:

最美的韶华遇到最美的人,这是人生的一大幸事!我是幸运的人。

十年前,我在人力资源团队,团队由六个人组成,那是人力资源最好的时期,也是我的职业生涯最好的时期。记得那时候她们都尊称我为“老大”,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专业,还是因为年龄。

人成熟了,就像树要分叉一样。以至于,我们在北京都不能约齐一顿饭局,我不知道是社会进步了,还是我们的人文退步了。虽然都在北京海淀区,但要想见一面,非得去寻找猴年马月。

冰雪着急着读我的新书,自己在网上买了一本,并在最短的时间读完且写了书评,这篇书评给我的一个普通周末添加了一份浓郁的情感色彩。不敢说冰雪的书评写得有多好,但是,她能按照对我的理解从她的角度去解读,这是我最感动的事!

今天我还写了一篇纪念恩师的文字,因为这是一个怀念和感恩老师的日子,读了冰雪的书评之后,我觉得还是可以放一放感谢老师的话,片汤话每年都可以说的,真情的文字不能耽搁!

三人行,都是老师,何况我们曾经是六个人在一起呢!

《桂花糯米莲藕》

——一枚吃货读《银圈子》有感

徐冰雪

读完了《银圈子》。在夜晚家里,在路途地铁里,在车上,在床上。

很久没有这么专注且快速地看完一本书了,自己看书有个毛病,不喜欢错过每个篇章段句,所以一般都比较慢。居然这本书几乎一字不落地很快看完了。想来一是因为熟悉且亲切,二是因为陌生且新鲜。

熟悉且亲切是因为在我刚刚踏入职业生涯时,在对社会这个词语完全没有概念的时候,他作为我的领导和师傅

作者  | 2017-9-10 21:00:41 | 阅读(34) |评论(7) | 阅读全文>>

[原创]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盈利居首,你怎么看?

2017-9-7 21:36:30 阅读22 评论2 72017/09 Sept7

就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发布半年业绩的时候,财富网对世界500强的盈利能力进行了排名。

盈利排名第一的是苹果,随后是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排在第六的是美国的摩根大通,第八位是美国富国银行,第十位是美国银行,第十四位是花旗集团,第十八位是日本软银集团。

我不知道大众看到这个榜单会是什么表现?作为宇宙行的员工,那天看到宇宙行上半年盈利1573亿的数字,我仅仅为国家表示了惊喜,为所在机构的盈利能力而骄傲,此外,没有太多的感觉,不是我不爱行,不是我不爱盈利,主要是因为这个盈利跟我之间似乎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去年,宇宙行也是盈利几千亿,结果员工工资不涨反降了,我不是在揭短,而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宇宙行是国家的,国家不仅要作为大股东对银行的利润分配作出决策,而且还要利用大股东的身份让银行承担很多社会责任,这点盈利哪够分配的,轮到员工身上,汤汤水水都没剩多少。

假如不是银行员工,关于四大商业银行的盈利问题,我大致都知道主流的观点是什么?观点一:实体经济在亏损,为什么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的银行业却赚了钱?观点二:为什么四大国有银行赚钱排名在外资银行前面,这是银行享受着垄断利润;观点三:四大银行赚钱比国外优秀银行赚钱多,我们会为这些食利阶层感到羞辱;观点四:……

问题其实很浅显,但是确实难以回答。

就拿第一个问题来说,为什么实体经济赚不了钱,而银行赚了很多钱?苹果算实体经济吗?苹果为什么做实业能赚钱,我们的实业赚不了钱?按照经济学的解释,银行作为金融服务业,它要参与劳动生产的分配,请问,第一产业的农业,第二产业的工业,为什么要将超额利润分配给第三产业的银行业?这是银行强迫的行为吗?

作者  | 2017-9-7 21:36:30 | 阅读(22)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码字的舍与得

2017-9-6 23:33:25 阅读23 评论4 62017/09 Sept6

舍与得与辩证的关系,没有舍就没有得,这个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真正理解透彻的也不多。

记得以前看武侠小说时,说有一种绝世武功的最后一招,很多大师用尽全身的智慧,也领悟不出来。偶遇一场殊死搏斗,武功招式全部使用完毕,将对手打得七零八落,但是就是不能一招致胜,此时,对手准备做最后反扑,眼看着自己性命不保,他只好做出与对手同归于尽的架势。不料,奇迹发生了,因为选择了死,所以他悟出来最后一招,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舍有小得,大舍有大得。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得不到?人要是做到这样的舍弃,还有什么顾忌和在意的?

老古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祖师在创造招式的时候,是不是也带着这个哲理呢?你都不要命了,你使出的招式一定是“必杀技”,“必杀技”只有把自己的生命搭进去,它才有真正的威力。这是绝大部分人考虑不到的,生命的存续是人坚守的最后底线,命都没有了,还能追求什么?这句话可以反过来理解,将命揉到招式里,还有什么不可以战胜的?

前几天,我完成了一部短篇小说的稿子,完工后,我认真地修改了一遍,感觉整个故事严谨、完整,剧情起伏曲折,我比较满意。在准备投稿时,心里突然泛起了一点涟漪,总感觉这部小说,还有不太完美的地方。我又读了两遍稿子,发现不了需要自己修改的地方,觉得哪儿设计的都比较精巧,不同章节之间衔接的也非常紧密。带着一丝犹豫,我将稿子交给了一个编辑。

编辑是我的至交,接到稿子后,他第一时间就开始审阅。

一个上午过去了,他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心里有些忐忑。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收到了他的邮件,邮件中他一再声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就冲着这个铺垫,我就知道他一定对我的文字动了大手术。

作者  | 2017-9-6 23:33:25 | 阅读(23)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投稿或者专著,你认可哪个?

2017-9-5 22:25:34 阅读31 评论6 52017/09 Sept5

前阵子朋友圈转发一篇文章,好像是某次研讨会的交流稿,与会的都是一些著名杂志社的编辑,讨论的大致内容是,到底是发稿的文章水平高,还是专著的水平高?

因为与会的都是杂志社的编辑,结论理所当然地是,杂志发表的水平高。理由是,杂志的编辑不敢乱发关系稿,因为他们要以杂志的质量求生存。不像出书的,现在只要有钱就可以出书,尤其是自费出书的,市场已经泛滥,很多书非常没有水准。

作为一个码字人,我不敢说,这些编辑的话不对。以我自己的经历,我也不觉得他们说的全对。王婆卖瓜,不是还自卖自夸吗?假如你要是请一群出版社的编辑研讨,说不准,他们会觉得自己出版社出版的专著,水平不一定比杂志审核的差呢。

都是文化人,谁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呢?

说一个自己的例子。某文学期刊的主编是我挚友,他先后帮助过好几个身边的朋友发表了小说,这些小说我都看了,大致水平我的心里也是有底的。朋友对我不薄,常常对我说“兄弟,帮衬我们杂志一下。”朋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其实非常明了,只要我发给他,朋友一定会给我一个人情。

我没有答应朋友,原因是什么呢?假如我把稿子给朋友了,最后铅印到杂志上,你说我这篇文字是凭着自己的水平征服了朋友,还是朋友照顾我的面子呢?我怕会迷失自己的能力。

我想了一个自己认为还算“高明”的办法,不告诉朋友的情况下,我将我的稿件投到了杂志社的征稿邮箱,从一月份到现在我投了三次,前不久见到朋友,朋友对我说,杂志已经排到第十期了,依然没有我的东西。

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的稿子没有被初选的编辑看上,另一种是稿子太多,邮件没

作者  | 2017-9-5 22:25:34 | 阅读(3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关于小说的写作

2017-9-4 22:19:20 阅读34 评论8 42017/09 Sept4

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最后一个磨盘州人》(54万字)和《银圈子》(36万字),常有朋友问我小说的写作方法。

说心里话,除了教科书上的那些知识,我还真的说不出更多。别看教科书上说的小说几要素说的特别简单,但是你真的领悟和掌握这些要素还是挺难的。下面结合自己的体会,说一些关于小说写作的问题。

问题一:初学者从短篇小说开始写,还是从中长篇小说开始写?

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是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

假如你就是个初级的写作者,这个问题其实不用回答,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写短篇,当成记叙文写,只要把记叙文的情节夸张成冲突,就可以了。假如你有了较好的文学底子,具备了写小说的文学功底,你从长篇还是短篇开始?这就是个需要具体分析的问题了。很多人错误地以为短篇好写,其实不然,文字是越写越短,越写越精练的,一句话能表达一个曲折的故事,蕴含深刻的道理,这就是大师。

假如你有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我建议你从长篇小说开始,因为长篇小说需要的故事的逻辑性和严谨性,能把故事讲全、讲对,这是对长篇小说的基本要求。说长篇小说好写,那就是因为它的篇幅足够你说废话,比如《尤利西斯》,作者将一举手、一投足的动作写好几篇,读者还美其名曰这是“意识流”的手法。没有人太在意长篇小说的语言精练程度,换言之,不啰里啰嗦都不叫长篇小说。男主人公从开篇就要拥抱女主人公,写到书结束了,两个人还没有抱上。

短篇小说就不能是这样,就那么一点字,你要把故事讲明白,同时还要惜字如金,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短篇小说要求两点,一是故事的完整性,二是语言的精炼性,因为篇幅短,故事可以夸张一些,可以不要求很严谨。

作者  | 2017-9-4 22:19:20 | 阅读(34)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创】毒舌与捧臭脚

2017-9-2 16:37:33 阅读39 评论6 22017/09 Sept2

在作协圈子里混了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文学领域还有“评论家”这个头衔。

老古话,挑刺容易栽花难。在文学领域尤其如此,按照所谓的套路,给人的作品找毛病很容易,但是,要能写出作者那样水平的作品,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之所以有评论家这个职业存在,一者因为大多数人没有作品的作者那样的文学水平,再者因为很多人不善于总结和归纳自己的观点。

说心里话,我一直不喜欢那些靠“毒舌”混饭吃的人,明面上,他们似乎有超常于一般人的反应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其实,这些人的肚子里装的都是污秽,他们能满足或者迎合个别人的窥私癖、逐臭癖,因此,适当地喷喷好像也有一些市场。

跟毒舌相反的就是捧臭脚,这些人只有一个爱好,大凡领导出场,就奴颜婢膝地颂扬领导,无知识、无原则、无担当,好话说尽、马屁拍绝。

其实,无论是当毒舌,或者是捧臭脚,要想当好其实都不容易,你点评的专业,一是你得有所了解,二是你还能总结归纳,三是你的观点还得跟别人有所区别。这是很多人其实做不到的。

互联网世界是个开放、共享和包容的世界,因为互联网的特点,现在网上点评的人,轻易不会说别人的缺点,因为都是快餐文化,差不多的,点个赞就完事了。但是也有个别想以毒舌的姿态博出位的,以捧臭脚仰仗领导鼻息的。

前阵子参加一个评论会,某女作家在读不懂或者根本没读(其中有段落似乎借某家的文字)作者的故事、历史和背景的情况下,对同行的作品大肆抨击,以显示自己点评老到和有个性,她点评期间不敢抬头,因为台下嘘声一片,最后主持人实在不好意思,非常礼貌地将她请下台了。话说,无知者无畏,能像这么无畏的,我不知道她会无知到什么地步。

作者  | 2017-9-2 16:37:33 | 阅读(39)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我真的不卖书

2017-9-1 22:46:25 阅读38 评论4 12017/09 Sept1

(今天《金融时报》上介绍了我的《银圈子》)

记得出书前一年,我们一家人在北大未名湖边遛弯,看见一个青年在路边码了一摞书,他说这是他的诗集,他渴望地看着每一个行人,希望有人能买他的作品。

我原本想买一本他的诗集,不是因为我喜欢读诗,而是想给予这个青年以基本的支持,我知道写本书不易。

那天气温有点低,也许是坐在外面的时间有点长,他有点瑟瑟地抖着,或许是看见有人走近而有些许的激动。最终,我还是没有买他的书,因为他的书连书号都没有,我不想购买非法出版物,尽管他的诗也许水平很高。

一年后,我跟出版社联系出书了,当《理说明朝》的合同签订完毕,我就开始发愁,马上我也就要和那个青年一样去卖书,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不如那个青年,不仅因为我找不到地方卖,再者我也没有那个脸皮让我去当街卖书。

拿到书后,我就开始惦记,出版社什么时候把书交给我?一个月过去了,出版社没有找我;两个月过去了,出版社还是没有消息;三个月过去了,我主动给出版社打了电话,我怕出版社还要找我要仓储费。

拨通主编的电话,主编还没等我开口就对我说,真抱歉,最近太忙,没有跟你结算版税。我问他,我什么时候开始卖书,主编说,卖什么书?你的书都卖完了,我准备给你支付版税6000多块钱。

我想起来了,当初出版合同上说,出版社要给我6%的版税,就是说,出版社卖一本书,要给我2.16元,3000册要是扣除送给国家出版署、国家图书馆等机构的100本后,版税差不多就是6000元。先前我自己买了200本,差不多正好是版税的钱。书送给了我的长辈、领导、同学、至爱亲朋。

作者  | 2017-9-1 22:46:25 | 阅读(38)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风口上的猪

2017-8-31 20:15:24 阅读34 评论9 312017/08 Aug31

坐在互联网金融的火山口上,你哪怕是只猪,也会抬腿高飞的。——这是前几年有人形容互联网金融的火热场景。

前阵子,我因为说了某权力部门的糗事,最后被一群吃皇粮的人以各种猪的名义集体对我进行攻击。他们之中有些人扮成键盘侠、有些人扮成蜘蛛人、有人扮成小黄人、还有人扮成各种猪,以各种身份、各种名义、各种语言对我进行污蔑、谩骂、攻击和威胁。我不是怕事的人,真的整起事来,我也可以不是人。

无奈,我还是低估了流氓的势力,因为,他们暗示:知道我老婆干什么,姑娘在中考等等。是的,假如我姑娘的录取工作,被临时工意外漏掉了,或者是通知书寄丢了,再或者被一个普通高中“优先”录取了,你说我到哪儿喊冤去?

我平生第一次认怂,我给自己的台阶是,我以爱的名义!

在《银圈子》出版之前,老婆惴惴不安,刚刚得罪人了,出书时会不会被人黑呢?我让老婆放心,互联网的规律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其实这个规律我自己悟不出来,而是一个老师告诉我的。昨天喊打喊杀,今天就能跟你成为刎颈之交,因为,没有人记得昨天及以前发生的事,他们怎么关注我的,一晚上过去就忘记了,我的公众号里有那么多好东西,他随便翻一个,说不准就被吸引住了。只要他留在里面,他就会是我的粉丝,而不会是我的仇人。老婆起先还有点不相信,结果,我的关注数经过一场危机硬是从800多升到1000多,她不得不信。

我就是那只笨手笨脚,被一次意外捧得高飞的猪。

当然了,《银圈子》相对于前面几本出版的书,无论是包装、印刷,还是内容,都比以前出版的书强多了,从每天我都要给从网上买书签名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也不可否认的是,公众号在《银圈子》的推广方面的显著作用。

作者  | 2017-8-31 20:15:24 | 阅读(34) |评论(9) | 阅读全文>>

【原创】码字的三重境界

2017-8-30 21:43:08 阅读24 评论10 302017/08 Aug30

“立德、立功、立言”被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称为“三不朽”。

历史上能当得起“三不朽”的说有两个半人——孔子、王阳明和半个曾国藩。其实,千古帝师孔圣人,虽然不朽,也凑不够三个整齐的。后世公认“三不朽”的人是明朝的王阳明,无论“功德言”都可以标榜千古、功在千秋。

《大学》教育我们,读书人就应该“修身齐家治国平分天下”,在这个使命的激励下,“三不朽”成为天下读书人的“愿景”,“三不朽”是读书人倾其一生为之奋斗的“牌坊”。

“三不朽”中德的评价标准在社会,个人可以通过自身努力和修为而朝目标迈进,而德的高低不受个人控制;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个人可遇不可求;唯有言,这是可以通过主观努力实现的。

历史上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真正有名的“言”,好像都不是自己写的:《佛经》是释迦牟尼讲法后,弟子们根据他的讲话稿整理的;《论语》是孔子的弟子根据他的讲话编写的;最有意思的是六祖慧能,他原本不识字,但是他对佛教经典无师自通,创立了“顿悟学派”,后世弟子将他的讲话稿编撰成《六祖坛经》,这是佛学届继释迦牟尼之后出“经书”的第一人,慧能还是不识字的啊。

其实,不仅仅是伟人和名人希望立言,凡人也希望能立言。凡人立言跟圣人不同的是,圣人说话有人记录,而凡人是自己码字。

茫茫人海中码字人数太多,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想清楚为什么码字,自己的码字水平已经到达什么程度?

码字其实是有层次的,也可以说是有不同情怀的,当然,我还是喜欢用境界这个词。简单归纳一下,我觉得码字有这么三重境界:第一层是自然境界,第二层是世俗境界,第三层是天地境界。这样的分法估计很多人对名称都非常熟悉,具体内容,还得我来“排排坐,分果果”。

作者  | 2017-8-30 21:43:08 | 阅读(24)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原创】我有一肚子草料

2017-8-29 22:24:25 阅读31 评论11 292017/08 Aug29

民间故事中,说有次和珅请纪晓岚给他家题匾,纪晓岚写了“竹苞”两个字,和珅洋洋自得,让工匠制成金匾挂于正厅。“竹苞”出自于《诗经》,原词是“竹苞松茂”,这是古人向新屋落成的人家贺喜或者是向人祝寿用的。

某天,乾隆皇帝临幸和府,和珅向乾隆炫耀。乾隆说出了纪晓岚的真实答案。纪晓岚写的“竹苞”不是来自《诗经》,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创作,“竹苞”两个字应该拆开来读成“个个草包”四个字。

我不知道是否有这么个故事,假如纪晓岚真的敢这样阴毒,和珅怎么对他都不算过分。因为,杀人不过头点地,纪晓岚应该不会这么欺负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草包这个词,我甚至都不想查阅“草包肚”这个词的来历。

只记得小时候在乡下,也许是因为饥饿的原因,绝大部分人都瘦骨嶙峋,偶尔见几个腆着大肚子的人。

那时候的乡下人,看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假如腆着肚子的人是“公家人”,或者类似公家人,如教师、村里的办事员等,他的大肚子就会被人称为“将军肚”;假如这个腆着肚子的人就是一个普通农民,或者是个没有德行的“公家人”,人们就会在他背后称呼他为“草包肚”。某年春晚上有个相声,演员学英语,将“How do you do !”音译成“好肚油肚”,言下之意就是说,只有生活得好的人,才有油水大的肚子,油水大的肚子才会是好肚子。

那时候,没有人把大肚子当成坏事,即使那些被人骂成“草包肚”的,其实,骂的人也是满心对大肚子“羡慕嫉妒恨”。

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油水越来越足,大肚子越来越多了。大肚子不再是富态、富足的代名词,大肚子成为脂肪肝、高血压、肥胖的

作者  | 2017-8-29 22:24:25 | 阅读(31)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原创】带着情怀去码字

2017-8-28 21:43:12 阅读25 评论5 282017/08 Aug28

一直觉得自己与文学无缘,尽管年轻时也读过很多文学作品。

年轻时做过很多梦,唯独梦里没有文学。现在见到很多年纪比我小的人,竟然说自己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文学梦想,我都觉得自己年华虚度太多。

别人四十不惑,我是四十岁才开始写作。那时别人已经遍地开花,我才开始我的故事生涯。

2012年出第一本专著《理说明朝》,随后保持一年一部的节奏,一直持续到现在,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写作事业,我是充分利用业余时间把自己的爱好发挥到极致。近期《银圈子》出版,我感觉自己似乎完成了一个使命,或者说,自己完成了潜意识里面的一个夙愿——我的作家梦也算是圆满做完了。

六年时间,出版了200多万字,自己都挺佩服这个成绩,在佩服之余,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我为什么要写作?这是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以前码字不多的时候,自己说,码字是一种爱好。确实是,码字让人的业余时间过得很充实,但是码字究竟为了什么?

比如同样是休闲的爱好——打麻将,它的目的是为了赢钱。码字的目的不是为了出书吧,尽管开始还是以出书为主要目的,出了几本之后,出书在心里已经荡不起太多浪花了,我依然在码字,这是为什么?

我是喜欢思考的人,如果一件事在心里没有考虑清楚,我会郁结于心,难以释怀的。带着这个问题,我参加了金融文学理论研究讨论会。

金融作协非常给力,竟然请到了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作家、批评家的赵一鸣老师,赵一鸣老师给我们讲授的题目关于“培植文学的情怀”,他的报告中核心讲到了四种情怀:深广的天下情怀,深长的人民情怀,深切的人文情怀,深厚的哲学情怀。假如没有

作者  | 2017-8-28 21:43:12 | 阅读(25)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我不想当乌鸦嘴

2017-8-22 21:44:08 阅读39 评论6 222017/08 Aug22

我不是喜欢预测的人,而《银圈子》让我当了乌鸦嘴。

今天有个朋友跟我畅聊小说的写作,她说不敢写小说,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一部书稿,因为怕人对号入座。她说的这个想法,我在写第一部长篇的时候也有,因为有了第一部的经验,现在再写第二部的时候,无论是人物塑造或者故事编排,自己都已经驾轻就熟。

第一部小说中,也许别人还能找到我的影子,但是在《银圈子》中,已经很难有人再说哪个是写我的,也许所有的人物都是我,也许所有的人物都不是我,这就是写作的魅力。

在书出来前一周,国家药监局长被执行注射死刑,没有人知道,我书中的药监局长跟这个局长是否有关系?我不想细说,自己琢磨去吧。假如你看了我的小说,你应该有答案的。

今天,新闻里又播送了一条爆炸性新闻,某银行的首席信息官因为严重违纪被调查,要是你看了《银圈子》,你会说我是乌鸦嘴吗?

我再次声明,我不是一个爱预测的人,假如现实与书中有巧合的人物,这只能算是巧合,我说的仅仅是一种现象。

在当今社会,那些飞黄腾达的人,假如某天突然变成阶下囚,这其实是大概率事件,尽管天下贪官都被抓到是小概率事件,在当今大环境下,没有人知道那片云会下雨。

我知道,天上有云必定会下雨,下雨是大概率事件,但是,哪儿下雨是不确定概率事件。

有一种骗术是向人推荐股票,骗子今天给你打电话说给你预测一支股票,这支股票明天要涨,明天股票涨了;明天骗子再给你推荐一支要涨的股票,结果,股票又涨了;如此往复,假设推荐到第五天的时候,推荐的股票还在涨,你会怎么样?你还能安之若素吗?你第六天付了咨询费,也许当天你就亏本了。

作者  | 2017-8-22 21:44:08 | 阅读(39)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写书的乐趣

2017-8-20 18:34:34 阅读37 评论5 202017/08 Aug20

这几天,非常乐!

一者乐在,不断有朋友电话、微信、博客等各种渠道都是满满正能量的祝福,原本就是出了一本书,感觉像自己征服了世界似的,朋友们的溢美之词,让我飘飘然。

二者乐在,跟朋友联系明显增多。最近让我飘飘然于朋友间的还是酒局,你说当下时令,不年不节的,有什么由头隔三差五地组织亲朋好友小酌三五杯?出书真的是聚会的最好借口,召集人不用说理由,赴约者心照不宣。当然,喝酒还是要节制的,要是影响了工作被领导和纪委的同事知道了,总是不好的。

三者乐在,公众号不断增添打赏的人数,微信不时收到红包,这都是朋友们对我多年来持之以恒码字的激励。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跟至爱亲朋之间有经济上的往来,哪怕很少很少。在朋友们的各种说服之下,后来担心我要是不收红包怕朋友们不好意思,这年头,谁还在在乎那三瓜两枣的红包。朋友之间,愉悦地交往最重要。我要是计较了,会搞得对方不自在,死心眼没法让人跟你交往自如。

四者乐在,亲戚长辈学会了很多“技能”, 姑姑以我的书为起点,学会了网上购物,当她用微信拍照给我看她网购的成果时,我都都有“泪奔”的感觉!姑姑一把年纪,要让她认真读我的小说,感觉有点勉为其难,她说通过我的书学会网购,我其实更愿意理解为,这是她对我予以另一种精神支持,原本不想再写了,想到亲人关注的眼神,我依然不敢懈怠。

五者乐在,“丰富”了朋友们的周末内容,刚才有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他带着叹空调的目的去了王府井书店,转了几个圈子后,竟然在新书速递的架子上看到了《银圈子》。他说,那一刻心里感觉可牛了。王府井书店图书有上万种

作者  | 2017-8-20 18:34:34 | 阅读(37)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