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北京市 海淀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近期心愿因为博客限制越来越多,现在的文字主要发布在我的微信公众号“白鹿门外”,要是有微信的朋友,可以通过关注公众号跟我联系。作家社在7月底前将我的长篇小说出版,敬请期待。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原创】流氓也怕文化人

2017-12-17 13:59:04 阅读13 评论0 172017/12 Dec17

年轻时看了很多武侠小说,我还是崇尚侠义精神的。

遇到流氓或者恶势力,我通常会拔剑相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认为,对付流氓,就应该用比流氓还要狠的招式。

崇尚暴力的流氓,你让他知道暴力的危害;崇尚伪装的流氓,你要去揭去他的伪装;对于文化流氓,你要指出流氓文化的逻辑。换言之,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因为这种侠义精神的鼓舞,年轻时,我做过很多吃亏的事。

很多年前,有一次在一家工厂外的车棚里面存放自行车,车棚里只有我一个人,等我锁完车准备走的时候,进来一个人,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地,估计他是在厂里受了气。

我没有太注意他,等我刚走到车棚门口的时候,我听到轰隆一声,看见那人左边的一溜自行车轰然倒地,接着,他又抬起右腿,朝着右边的一溜自行车踹去。

“你干嘛呢?”我原本可以扭头走出自行车棚,因为,我的车不在他踹倒的那一排。我就奇怪,当时怎么就有那个胆量,要知道,那个人身高比我高出一个头,块头也比我大了一倍。

他听到了我的断喝,也许是非常意外吧,我感觉他激灵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平静,他站在原地怒目注视我一下,见我没有反应,就弯腰推着自行车往外走。

我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动身,他快要走到我边上的时候,我还是对他说了一句“你把自行车弄倒了,你应该将车扶起来再走。”

他立刻停住了,将自行车的撑架立起来,怒气冲冲地冲着我就过来了。我知道要吃亏,好在我也会点,结果是,他打了我一拳,我踹了他一腿。他的拳头先打到我了,我的腿被他的拳头“卸了力”,他还想接着进攻,我也准备继续应对。

作者  | 2017-12-17 13:59:04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余光中先生带走的不仅是《乡愁》

2017-12-16 22:02:47 阅读15 评论0 162017/12 Dec16

那个说乡愁的老人走了。

假如我父亲还活着,他今年也是九十岁!今年是我父亲满三周年的祭年,三年前,我就没有了乡愁。

父母亲离世后,家乡就变成了故乡。作为一个游子,我将以前的一年一回家的行程变成了三年一回家,甚至更远的时间间隔。

父母故去后,我对家乡还能愁什么呢?

台湾的余先生今天走后,很多人说,他带走了乡愁。

我等了一天,非常盼着朋友圈能出现一首纪念余先生的诗,哪怕是仿照《乡愁》体而改写的诗,遗憾的是,我失望了。

一直以为诗人张口就来,没想到,余先生故去,诗人们几乎集体失语,因为诗人失语,我倒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起码,他们知道了班门弄斧的不自在。

也就是一天前,网络上诗如雨下,因为,那是一个国家公祭的日子。昨天的文字,我没有说公祭,因为,我不想凑热闹,更不愿意去“消费”30万人的苦难,我知道那30万意味着什么。

每逢阴雨天,学校边上的荒地上,有野狗从土里刨骨头,那时候没有诗人,只有傻傻的我,用土块驱赶着荒地上的狗。

今天,我真的希望读到写给余先生的诗。

因为,我认识的台湾作家不多,写史的柏杨走了,当年我写过欢迎他荣归故里的文字;号称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的李敖,自从他把自己搞成“大陆”明星之后,我就不再看他的东西;琼瑶的著作,现在看有点矫情了;林清玄的散文是很美的,但是现在很难见到;龙应台的文字曾经喜欢过,自从她当上那个教育部的官后,我总觉得她比大陆人还“讲政治”,女人讲政治真的不好玩。

余先生一直是我惦记的人,这不仅仅因为他写过《乡愁》。

作者  | 2017-12-16 22:02:47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好久没有慢慢读书了,乔丽华女士的《我也是鲁迅的遗物-朱安传》是个例外。

虽然我每天可以用来看书的时间非常少,但是一本40万字的小说,我用一周的碎片化时间读完应该是问题不大的。在读书方面,我最让朋友们羡慕的是,我不仅读得快,而且记得牢。

阅读《我也是鲁迅的遗物-朱安传》,我花了我很长时间,这本书几乎是逐字读下来的,全书只有18万字,我读的非常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书封面上那只蜗牛的影响。

关于这本书,我带着三个好奇来阅读的。好奇之一是,通读过《鲁迅全集》的我一直不知道鲁迅先生有一个正牌妻子朱安,以前一直羡慕鲁迅先生与许广平的师生恋,觉得他们的爱情非常的纯洁和高尚,没想到,在鲁迅先生的婚姻中,许广平不过是“第三者”,到最后,许广平也不算是鲁迅夫人,我既叹过去读书之粗,同时也感叹自己对人事的迟钝;好奇之二是,这本书是我的高中同学勇哥的夫人乔丽华女士写的,乔丽华女士是上海鲁迅纪念馆的研究员。鲁迅先生因为“为小人物立传”而被世人称道,世人想不到的是,鲁迅先生那么伟岸的身躯竟然将朱安罩的严严实实,假如不是乔丽华女士,我还真的不知道鲁迅先生身边还有这么个人物,为鲁迅身边的“小人物”立传,这也是乔丽华女士研究鲁迅的份内之事,非常有意思;好奇之三是,乔丽华女士给朱安的传记用了一个非常“挠人”的副标题——我也是鲁迅的遗物,这个标题真的把我的心给抓住了,我迫切地想将这本著作读下去,我特别想知道,没有文化的朱安在什么情境下能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

如对当年读鲁迅先生的作品一样,这部书我也是逐字读的。采取这样的阅读方式,我不仅仅是出于对鲁迅先生的尊重,

作者  | 2017-12-13 22:02:16 | 阅读(1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因闲散而自在

2017-12-12 20:00:12 阅读17 评论8 122017/12 Dec12

记得以前听马未都先生说,有人送他一幅臂搁,上面刻了一幅对联“因闲散而自在,以岁月补蹉跎。”他说,那是因为朋友觉得他一天忙忙碌碌的,希望以这份心意对他以善意的提醒。

我是属于“感动点”比较低的人,听到这个故事,我一是感动,二是触动,感动的是,能考虑问题这么细致的朋友,绝对是真正的朋友;触动的是,高雅的人遇到的朋友都是高雅的。

试想一想,假如我哪天在家写字的时候,有个朋友对我说,送你一副臂搁吧,这样你在写字的时候就不用担心衣袖蹭到墨汁了。其实,我基本不会把墨汁弄到衣袖上,因为我还是在写真书,一行结束到另一行,墨汁早被毡垫给吸收了。

能收到这样的礼物,心里的感觉一定是非常美好的!别说臂搁不值钱,几万块的臂搁在荣宝斋也有得卖。

能在臂搁上刻这么文雅话的,它估计也便宜不了。话又说回头,马先生什么值钱的东西没见过,你真的送他特别值钱的,也许他还不一定要呢。

说了这么多,知道我的朋友一定猜出来了。这年头,最值钱的不是物件,而是“闲散”。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中国人开始不闲散了,难道都是受“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的影响?

记得刚上班的时候,那时一周上班六天,一周也就歇个星期天,那时也没有觉得有多忙,反而觉得很闲适,早晨八点半上班,准时准点进办公室,没有哪个领导嫌你到晚了;下午5点下班,你下班不回家,也没有领导夸你不错。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是天经地义的。

刚上班的时候做会计,熟悉会计的人都知道,一个月的账务差不多都是有数的,有忙的那么几天,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闲的,在单位闲着,经理看见了也

作者  | 2017-12-12 20:00:12 | 阅读(17)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创】北京的冷与暖

2017-12-11 21:12:58 阅读24 评论0 112017/12 Dec11

北京的冷对于当年从南方带着一颗火热的心我,非常不适应。

从学校到老婆单位,中间要转一次公交车,里程大约有一公里。记得每年冬天的时候,路面冻得硬邦邦的,下车后,单皮鞋敲着硬地面,还没走到车站,我的脚底板就被敲打得钻心的疼,现在过去了20余年,我依然能感受到那疼痛的滋味。

后来,我在冬天买了毛皮鞋,才算是彻底解决了冬天脚疼的困扰,再后来买车了,一年四季似乎一个温度。现在,没有冬天脚底板敲打地面的痛苦了,我依然不喜欢冬天。

每年快到11月份的时候,北京的气温会急剧下降,原本挂在树上绿绿的叶子,一夜北风就吹得干干净净,四周一片灰色调,树上光秃秃的。尤其是供暖季后,天空灰蒙蒙的,假如没有风吹,北京城就会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

尤其是最近三、五年,只要三天没有风,空气脏得就能把人憋死。即使戴着防霾口罩,一天下来,口罩的颜色也变得黑乎乎的。

作为我们这些在北京定居且有稳定单位的北京人来说,因为不再遭遇风吹霜打之苦,在冬天的时候,我们就盼着有个蓝天白云,可随着流动人口的增多,蓝天白云几乎是北京最奢侈的愿望。

为了净化空气环境,今年北京市及周边地区开始限制烧煤,我见过很多农村的房子也被通上暖气管,统一接受市政供热。由于条件限制及成本考虑的原因,一定难以保证所有的房子都供上暖气,于是,麻烦就来了,那些不能供暖的房子,冬天不准烧煤取暖。据说有因烧煤和贩煤的人,因为违反了政府规定被拘留。

这个冬天,有人感觉异常寒冷。这样的寒冷不仅包括无法生炉子的寒冻之冷,还有人经历了管治之冷。

大兴区的一场火

作者  | 2017-12-11 21:12:58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北京的冷与暖

2017-12-11 21:12:53 阅读14 评论2 112017/12 Dec11

北京的冷对于当年从南方带着一颗火热的心我,非常不适应。

从学校到老婆单位,中间要转一次公交车,里程大约有一公里。记得每年冬天的时候,路面冻得硬邦邦的,下车后,单皮鞋敲着硬地面,还没走到车站,我的脚底板就被敲打得钻心的疼,现在过去了20余年,我依然能感受到那疼痛的滋味。

后来,我在冬天买了毛皮鞋,才算是彻底解决了冬天脚疼的困扰,再后来买车了,一年四季似乎一个温度。现在,没有冬天脚底板敲打地面的痛苦了,我依然不喜欢冬天。

每年快到11月份的时候,北京的气温会急剧下降,原本挂在树上绿绿的叶子,一夜北风就吹得干干净净,四周一片灰色调,树上光秃秃的。尤其是供暖季后,天空灰蒙蒙的,假如没有风吹,北京城就会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

尤其是最近三、五年,只要三天没有风,空气脏得就能把人憋死。即使戴着防霾口罩,一天下来,口罩的颜色也变得黑乎乎的。

作为我们这些在北京定居且有稳定单位的北京人来说,因为不再遭遇风吹霜打之苦,在冬天的时候,我们就盼着有个蓝天白云,可随着流动人口的增多,蓝天白云几乎是北京最奢侈的愿望。

为了净化空气环境,今年北京市及周边地区开始限制烧煤,我见过很多农村的房子也被通上暖气管,统一接受市政供热。由于条件限制及成本考虑的原因,一定难以保证所有的房子都供上暖气,于是,麻烦就来了,那些不能供暖的房子,冬天不准烧煤取暖。据说有因烧煤和贩煤的人,因为违反了政府规定被拘留。

这个冬天,有人感觉异常寒冷。这样的寒冷不仅包括无法生炉子的寒冻之冷,还有人经历了管治之冷。

大兴区的一场火

作者  | 2017-12-11 21:12:53 | 阅读(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01

王照杰兄把他的大作递到我手上的时候,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因为,他知道我说话是很尖刻的。

当初,他笑话我给人写书评太仁义。我想那时候,他心里是得意的,因为他想看笑话,哪怕是,我谨慎地高挂免战牌。

他不知道,他把我心里的怒火撩到什么程度?说不准,我就会拿他的大作开炮呢。假如火真的发在他身上,他也只能憋着,因为,火是他最先拢起来的。

九月份见到他,书就带在他身上,他没敢给我;十月份,我知道,有人已经收到书了,他还是给我发了几篇电子版的文章;十一月份,我没有找他索书,他心里估计在嘀咕;十二月初,他还是没有撑住,离开北京前,小心翼翼地从随身的书包里拿出来一本。

我感觉那不是一本书,而是手握一颗明珠。确实,在他的心里,这本书无异于他的掌上明珠。

02

王照杰兄的大作叫《给女儿的九封信》,该书由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比我的《银圈子》还早了一个月。

我没有急于找他索书因为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也曾经写过《给女儿的十条人生忠告》,该文被浙江教育电视台选用并请我制作了视频,该文早已突破“十万加”的访问量,我不是特别急于欣赏;二是他的这九封信被我喜欢的大乔小乔的公众号选播,我听了书中的内容。

《给女儿的九封信》这样的题材,读者一般不会去欣赏文章的文法,更多的关注作者的观点和道理,情到了、理足了,就是好文章。说九封信,其实是十三封信,信件涉及财产、上网、家、儿童节、浪漫、生命、感情、心态等若干方面,最后两篇还是以高考的题目为题而发出的感想。一封信是一份情,不对,应该是几份情,这个爹将感情都表达足了!

作者  | 2017-12-10 16:13:35 | 阅读(1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书法家为什么以搞怪为美

2017-12-9 10:27:49 阅读16 评论5 92017/12 Dec9

当今的书法界非常混乱,这样的乱象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基本的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的名家,追求以丑为美,还美其名曰这是书法创新;另一种是,很多江湖术士将杂耍用到写字中,让人看到写字可以眼花缭乱。

先说哪些玩杂耍的,这些人通常都是江湖人士,他们无缘靠芜杂的手段进入书法主流社会的时候,他们就以搞怪来“开宗立派”,于是,各种写字的丑态就层出不穷。这些人其实不可怕,因为他们除了杂耍那一瞬间,观众得到了一个热闹之外,别的什么都留不下,这样的杂耍除了他们本人,几乎没有什么可传承性,他们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比靠杂耍混饭吃的人可怕的是那些热衷丑书的人,他们才是书法健康发展的头号敌人,因为这样的人往往都头顶各种头衔,他们不断地挑战着乌合之众的鉴别力,最终将大众的审美引入歧途。

我曾经在一次书法交流会上认识一个省的某行业书协主席,仅凭这个名头判断,这人应该是非常专业的人士。他还没有上场写,他的随从已经将笔墨纸砚都准备好了,随从在确认墨的浓淡调匀了、笔的干湿合适了,就请他上场。他也确实不含糊,在一张四尺的纸上,笔走龙蛇,很快就完成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行云流水、抑扬顿挫、错落有致、纵横捭阖,落款盖印完毕,一幅非常漂亮的书法作品就诞生了。

作品诞生之后,主席就再也不动笔了。有人说,想要一幅六尺整张的,主席没有答应,后来,看别人写字,主席也有点手痒,在周遭只剩我一人的时候,主席写了几个字,这几个字让我怎么也无法跟先前那副四尺的作品联系起来。由此我想到了某年春晚节目中赵丽蓉老师,虽然她不识字,但是她能挥毫写出“货真价实”四个字,且看着非常端庄,赵老师写字当着跟画画一样,画出来这四个字。

作者  | 2017-12-9 10:27:49 | 阅读(1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互联网金融的核心是什么

2017-12-5 23:01:37 阅读11 评论5 52017/12 Dec5

最近几天,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的乌镇召开,估计有很多人不解,这么新潮的互联网大会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浙江的这个小镇召开?互联网代表了当今最新潮的领域,乌镇是传统中国水乡的代表,两者结合到一起,感觉还是有点混搭的味道,中国为什么倡导这个大会且将会址设立在江南小镇?

听一个记者朋友说,国内某官方机构曾经组织了一个高层次的代表团去欧美考察,调研欧美互联网金融的新技术和新方向。调查团环世界一圈之后,他们发现国外好像就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国外见得最多的是“金融科技”这个词。记者回来后,回想这次调研,觉得这是破天荒的调研经历。

我们在“新”东西上一直坚持拿来主义,没想到,我们第一次创造了一个“新”东西。

是的,互联网金融确实是新东西,以至于很多在金融行业的人都理解不了,互联网金融怎么不是国外的东西?核心技术怎么会不在外国人手里?毛主席当年批判的某些人“言必称希腊”的时代怎么就不存在了?

有不服气的人还会说,互联网金融不是依赖计算机吗?计算机的核心技术不是被外国公司掌握吗?这个问题其实包含了三个甚至以上的问题:一是商业应用的计算机技术,国外的市场应用水平确实比国内高,这是不争的事实;二是计算机核心的某些功能,比如快速的运算能力、存储能力,到底国内水平在世界上如何,也是没有人比较出高下,因为中国的计算机在军事领域应用比较多;三是互联网金融到底需要多少计算机的尖端技术,很多人也是说不清的。

互联网金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互联网金融是基于互联网环境提供的金融服务,通过这个概念,很多人应该明白了,互联网金融

作者  | 2017-12-5 23:01:37 | 阅读(1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应酬醉酒小记

2017-12-4 22:38:28 阅读25 评论6 42017/12 Dec4

人是群居动物,假如没有伙伴,大部分人都没法生存。“万事不求人,哪里能生存”这是老古话。我不是一个会应酬的人,而一旦应酬起来,我就不是人了。

我这么表达不是说,在应酬的时候我会做出什么不是人的事,也不会做出什么不是人的丑态,(有次跟一群人在西单喝酒,有个看似有点头脸的人,喝了酒后,竟然在路边小便,这就是丑态百出了。)而是说,应酬完,我会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好在这样的事都发生在我一个人的时候。

每当喝酒之前,我都会主动给老婆发信息,明天家里卫生我包了。老婆就知道晚饭不用管我,回家可以用钥匙锁门,因为一喝上酒就不知道我几点回家,晚上自己拿钥匙开门,不用再想着给我开门的事了。

喝酒中间我给老婆发信息说,家里的搓衣板在哪儿呢?老婆就知道,我喝得差不多了,估计这时候她会去厨房看看家里还有没有解酒的水果,或者还有没有蜂蜜可以泡水。我发完信息,好像也是将“责任”先揽到身上,随后就以一副大无畏的精神气概完成后续动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通常没有后续动作,或者说,我都不知道后续还有什么动作。快散场了,要是离家近,我还会叫老婆过来当司机;要是离家远点,以前我会叫代驾,感受几次后,代驾体验不是很好,为避免代驾,酒后我选择坐公交车或者打车回家。

我佩服自己的事不多,但是有项能力我自己惊叹。无论喝成什么样,不管在路上跟司机或者遇到的人说了什么,我能保证自己在路途不做出格的事,能把自己安全地“运”回家,至于回家之后,自己是否跪了搓衣板或者接受其他“家暴”,我就不得而知了。

通常情况下我都还算清醒。最尴尬的一次是女儿5岁那年,我

作者  | 2017-12-4 22:38:28 | 阅读(25)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冷美人

2017-11-30 21:06:41 阅读32 评论4 302017/11 Nov30

冷美人,通常指女人。

冷美人的反义词应该是“热美人”?仔细想想其实不是。冷美人的反义词应该是“不冷的美人”。什么叫冷美人?不知道是否有精确答案呢?粗略的理解,冷美人应该就是指不笑的女人吧?

中国不笑女人的“鼻祖”是褒姒吗?那个褒国的女子,因为自小就经历国破家亡的伤心事,心伤透了,以至于自己都不会笑了。阅女无数的周幽王就好那一口,也难怪,物以稀为贵。周幽王见到的女子都是笑着的,唯独褒姒是例外。

喜欢冷艳褒姒的周幽王,还是想见到笑着的褒姒,结果就用烽火台戏弄诸侯,以博得褒姒一笑,不知道那是不是倾国倾城的笑,但周幽王确实因为这一笑丢了国家。

如果说,褒姒狐媚周幽王而让他丢了国家,这样的说法有点不客观,周幽王昏聩到那个程度,即使不搞烽火戏诸侯,也不知道他会整出别的丧家辱国的事情。家要败,出妖怪。周幽王就是周朝的妖怪。

有人说,褒姒之冷其实不是她的错,错就错在她生在一个非常的年代,且遭遇了非常的命运。褒姒原本是一名弃婴,她被一对做小买卖的夫妻收养,在褒国长大,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从小到大,估计也经历不了几件能让她笑的事。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成年后,她出落成为一个美人,且因为自己的冷艳变得倾国倾城。公元前779年,周幽王征伐有褒国,在即将城破之日,褒人将她当成了礼物敬献给了周幽王,以免遭受屠城之难,她成为褒国的“祭品”,不知道当年那对褒国的夫妻将她捡回去是否想过她现在的“用场”?

作者  | 2017-11-30 21:06:41 | 阅读(32)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我是怎么阅读的(上)

2017-11-27 21:12:45 阅读26 评论3 272017/11 Nov27

最近有好几个朋友问我,要如何读书?

这个问题我还真的不好回答。

我手里攥着一份所谓大师给开列的书单,据说这份书单相当于一把打开成功之路的钥匙,我不愿意拿出这把钥匙,因为,我以为读书是快乐和愉心的事,不希望在我读书之前,一直有一根线在牵着我。

不是有老古话,一个人的营养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毒药吗?别人的书单只是一种参照系,有用没用,真的是因人而异的。假如你真的要做导师的忠实弟子,假如你真的要死磕在文学道路上,这份书单哪怕就是毒药,你也得高高兴兴地喝下去,没办法,检验你成功与否的标准就是这个,你要是不掌握标准,你怎么才能保证自己中规中矩呢?

我不看书单的理由其实解释的比较全面了:一是我喜欢天马行空地阅读,读书是为了愉心的,我不喜欢受到束缚和指引;二是我不想在所谓的文学道路上去深耕,因为我知道这碗饭非常不好吃;三是我曾经发明一句名言“巴尔扎克不会通过阅读《巴尔扎克文集》成为文学大家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做一个追随者,你永远只能步追随者的后尘。这就像临习书法一样,为什么后人永远无法超越“二王”?你一直都在临习人家的书法,你如何超越?路都是人走出来的,一个作家只要具备了基本的句读、文法和写作知识,剩下的都是自己修炼的事了,世界上没有直通罗马的金光大道吧。

当然,我所说到的,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每个人的学习方法不同。在当学生的岁月里,我一直也不是心甘情愿跟着老师后面走的人。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导师没有给我开书单,我按照别的学院的教授开的书单挑了些书看了,后来,导师在我背后说,我学问挺大的,其实,那是因为我看的书,导师没有看过,因为他的书单里面没有,偏偏我求的那个导师的书单里有这本书。

作者  | 2017-11-27 21:12:45 | 阅读(2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阜成门的鲁迅

2017-11-23 22:45:23 阅读28 评论5 232017/11 Nov23

从阜内大街往阜成门桥走,快到二环边上有阜成门内大街宫门口二条19号,这里是鲁迅博物馆。以前走阜内大街很多次,一直没太注意胡同的尽头还蛰居过“大先生”。

直到前阵子看到一个作家给我名片,印着单位地址是鲁迅博物馆附近,印象中,他就在金融街附近上班。脑子里,我一时将金融街与鲁迅博物馆联系到一起,就像我听到阜成门这个概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塔寺一样。

阜成门的鲁迅博物馆其实很多年前我就是知道的,因为乔丽华老师的《朱安传:我也是鲁迅的遗物》一书中,就详细地提到过鲁迅先生在阜成门西三条21号的故事。那时候,不知道这地方盖了博物馆。

北京纪念鲁迅先生的地方有好几处,最热闹的应该算是现代文学馆里面的鲁迅文学院,那是很多作家梦寐以求的学术殿堂,很多人以在“鲁院”接受过培训为终身自豪点。我不知道每届“鲁院”的学生,学校是否会组织参观鲁迅博物馆?这地方,真的是研究鲁迅的地方。

鲁迅博物馆估计不会有人去的,除了乔丽华老师这样认真做学问的人。我也不奇怪,虽路过阜成门内大街多次,经常在金融街一带游走,我还是第一次去瞻仰鲁迅博物馆。

鲁迅博物馆不是鲁迅先生在北京的第一个住所,也不是住得时间最长的寓所,在西三条这段时间几乎是鲁迅一生中比较低沉的一段时间,这儿作为鲁迅博物馆,我想大致有四个方面的原因吧:一是这是鲁迅独自的房产,鲁迅母亲和妻子都在这儿仙逝;二是拥有时间最长的一处房产,鲁迅先生的原配朱安一直活到1947年;三是鲁迅先生从这儿离开北京,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四是这处房产引起了官方的关注,朱安谢世后,政府立即“查封”了这个地方,因为早在

作者  | 2017-11-23 22:45:23 | 阅读(2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读郑元绪

2017-11-22 22:28:36 阅读24 评论3 222017/11 Nov22

郑元绪先生,何许人也?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名字。

有一类人,你要是不知道他的事迹,他的名字仅仅是以铅印的形式存在于某一地方。

假如我做个补充解释,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般地说:“哦,是他啊!”

是的,郑元绪先生就是他——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读者》的创始人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郑元绪先生出生在山东,4岁到北京,文革前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清华大学读工程物理,68年大学毕业后,因为年代不好,他被“分配”到甘肃的酒泉工作。

那个时代,清华毕业分配到酒泉工作的不少,且还有点“时髦”,因为,酒泉是卫星发生基地。通过阅读郑元绪先生的作品,约略感觉他在酒泉做的工作跟卫星发射没有直接的关系。

1981年,他开始做一件后来证明是跟发射卫星一样的“轰动事业”,他参与创办了一个杂志,这份杂志的发行量曾经达到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水平,发行量排在前三位的是《读者文摘》、《国家地理》、《时代周刊》,这份杂志创刊的时候名字也叫《读者文摘》,而后更名为《读者》。

从1981年创刊到1994年离开,郑元绪先生为《读者》贡献了14个年头的智慧,《读者》在这么十几年中变成亚洲第一大杂志,客观上是因为,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空白的大脑里面需要安放东西,《读者》正好迎合了当时人阅读的需求,在那个年代,好像没有杂志不火的,只要发刊,就会有征订的人,因为,那年头能读到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人们的求知欲空前的强烈。当年我知道的杂志有《知音》、《今古创奇》、《山海经》、《青年文摘》、《故事会》等,每种杂志的发行量都非常好,那是杂志的黄金时代。其实

作者  | 2017-11-22 22:28:36 | 阅读(24)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女王万岁

2017-11-21 20:09:34 阅读25 评论3 212017/11 Nov21

(弗洛伊德画笔下的女王)

(画像时的情景)

(女王标准照)

今天朋友圈转来庆祝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白金婚纪念的帖子,很多人看了之后都跟我一样,内心充满着兴奋和激动。

七十年的婚姻,无论中间出现过什么样的波折,两个人能坚持和坚守这么长时间,这就是伟大的且值得祝福的!不知道用什么词来表达我的激动心情,就用中国人惯常爱用的俗话“女王万岁”吧。

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明白,欧洲的各国王室成员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年轻的时候,女王在大学里认识菲利普亲王,亲王是希腊王子,他们之间好像是亲戚关系,结婚后,菲利普亲王放弃了王位继承权成为一名英国公民。事实上,菲利普亲王放弃的远远不止一个王位,还有爷们的位子。因为,在公开场合,菲利普亲王一直是女儿身后的男人。

说女王万岁,一者庆祝她身体健康和长寿,女王今年91岁,她已经成为英国历史上最长寿的女王,她以她亲和的笑容,让很多不了解英国的人始终保持一种美好的印象。她几乎成为英国的一张名片,在这个世界上值得全球人尊敬的人没几个,英国女王绝对可以算其中之一。

说女王万岁,二者庆祝她的白金婚姻,两个人携手走了70年,这是全天下夫妻都羡慕的一个数据,从70多年前的一见倾心到如今的妇唱夫随,女王给全天下的夫妻树立了一个榜样。从官方发布的图片来看,除了社交场合,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跟普通的夫妻一样,过着夫唱妇随的生活,女王也做家务,也会相夫教子,菲利普也会怒斥妻子是个“笨蛋”、“脾气坏得像头猪”。他们一直存在很大差异,菲利普亲王鲁莽、急躁、尖刻,而女王谨言慎行、宽容大度。总而言之,女王在婚姻中是个真实的妻子和母亲,在经营婚姻方面,她跟治理国家一样的出色。

作者  | 2017-11-21 20:09:34 | 阅读(2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