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北京市 海淀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近期心愿因为博客限制越来越多,现在的文字主要发布在我的微信公众号“白鹿门外”,要是有微信的朋友,可以通过关注公众号跟我联系。作家社在7月底前将我的长篇小说出版,敬请期待。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原创】《喜马拉雅》和《冈仁波齐》赏析(上)

2018-7-30 21:37:01 阅读17 评论2 302018/07 July30

也许是因为要去西藏的关系,一切关于西藏的消息,我会格外关注。

不想看书码字的时候,我也开始看看电影。作为一名资深影迷,我看电影还是有很强的选择性的。

有天晚上,央视播放了去年中国人拍的电影《冈仁波齐》,这部电影据说去年播放的时候反响非常好。几天后,我又看了央视播放的《喜马拉雅》,这也是反应藏区生活的影片,我也很喜欢。后来,我在网络上将这两部电影都看了三遍以上。

先介绍一下《喜马拉雅》的剧情。这是法国、瑞士和尼泊尔三国于1999年联合摄制的影片。影片讲述的是一个住在喜马拉雅南麓的尼泊尔国的一个小村庄发生的故事。

这是一个生活在生命禁区的小村庄,村子里的人靠用盐交换粮食而生活。每年冬季来临之前,村民们便在头人的带领下翻过一系列大山,到山那一边的村庄换粮食。

老头人霆雷的儿子拉赫帕在一起运盐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拉赫帕作为头人跟他的好朋友卡马一起去的,拉赫帕死了。霆雷一直认为拉赫帕是卡马害死的,因为卡马想争当头人,且两家是世仇,据说霆雷的爷爷就死于卡马先人之手。

村民必须赶在冬天来临之前用盐换回粮食,卡马希望成为霆雷的助手,带领村民们去换盐,霆雷自然是不愿意,他不想让卡马当头人,他要把头人传给他的孙子次仁,可惜次仁太小了。

霆雷求了很多年轻人做自己的助手,可惜,年轻人都信任卡马。无奈之下,霆雷只好去找自己当喇嘛的儿子诺布。理论上,当喇嘛的儿子是不参与俗家的事务的。

在神确定的日子到来之前,卡马带着年轻人提前出村了,因为,卡马觉得迷信不可靠,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糟。

作者  | 2018-7-30 21:37:01 | 阅读(17)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命题作文很难写

2018-7-30 7:14:49 阅读16 评论3 302018/07 July30

记得以前好像写过类似的文章。

最近有好几个人问我,问什么自己的命题作文写不好?

结合自己的切身感受,我说些自己的经验。

命题作文不好写,这是有主客观原因的,即使一流的作家,也不是拿到一个题目,就能洋洋洒洒一大篇。

客观上有以下几个原因写不好:

1、题目不熟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假如对要写的题目都不清楚,你就无法完成任务,比如让一个北方作家写江南水乡的生活,这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偶尔有人请我写作品序,而作品涉及的内容是我不熟悉的领域,这就是给了我一个大难题。虽然也能交差,但一定不是我满意的。

2、文体不熟悉。很多人其实不知道,每个作家是有自己擅长的文体的。假如有人说,他什么都会写,这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是大家,要么他是吹牛。不说诗歌与报告文学的体裁差距,就是事迹材料与公文写作差距就是非常大的。我见过的在写作上“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作家不多。

3、时间不合适。假如正赶上作家集中写稿子阶段,或者有写作任务的时期,你交给作家一个命题作文,他一定会措手不及的。对于不写作的人,总以为,写作就是提笔写字,其实不是这样的。所有的命题作文其实都是需要进行创作的,你不给作家预留足够的创作时间,他当然也觉得不好写。

4、理解上不一致。命题者认为大有可为,创作者觉得写无可写,这是完全可能的。每个人对同一件事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沉淀在事件上的情感也是完全不同的。假如创作者觉得没有写作的激情,那命题作文是无法继续的。

主观上存在三个方面的原因:

1、作家的原因。

作者  | 2018-7-30 7:14:49 | 阅读(1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新疆博物馆

2018-7-29 14:57:00 阅读15 评论4 292018/07 July29

博物馆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集中展现之所。

新疆太大了,在时间不允许的情况下,只能借助博物馆来了解一下这个地区历史和自然风貌,博物馆成了我的首选。

以前去一个省级博物馆,差不多都要大半天的时间。

上午忙完工作,我便匆忙赶到新疆博物馆,为的是充分利用好一下午的时间。

乌鲁木齐室内的路,对一个外地人来说,确实有点“崎岖”,到达博物馆门口,也没有指示哪儿能停车及博物馆是否可以停车,乌市停车好像比北京还困难。好在,绕过博物馆,在一个小区里面找到了一个车位。

虽然天空飘着小雨,但是我已经顾忌不了这些。

从外观看,博物馆还是有设计的,感觉像千余年前少数民族的毡帽,或者像游牧民族的毡包。

进得大厅,内部可供展览的空间非常有限。这是博物馆设计的一大弊病,搞得那么高大,可一点也不实用,这有什么意思呢?

一楼有两个展厅,一个是展出新疆地区的历史,一个是展出新疆地区的风情。

新疆历史展厅,主要展览的就是考古发掘的成果,从新时期时代、公元前3800年直到近代的文物。

这个展厅给我印象非常深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新疆地区的纺织行业非常发达,早在公元前3800年前,新疆的毛毯或毛毡的纺织技术已经非常高超。在地下深埋了5000年的纺织品,其工艺水平比现在也差不了多少。二是新疆早期的治陶技术比中原地区似乎还要先进一些,历经5000年的陶罐上还有精美的纹饰,陶罐外表已经出现了雕刻的花纹。说明新疆地区的美学领先于内地。

参观完这个展厅,你会发现参展文物有以下几个特点:一

作者  | 2018-7-29 14:57:00 | 阅读(15)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亲和力

2018-7-17 10:02:13 阅读39 评论2 172018/07 July17

小时候,我非常不喜欢父亲的不苟言笑。

印象中,爷爷是个非常和蔼的人。在爷爷生命的后期,他整天就捧着一本古书躺在床上看,见谁说话都是和蔼可亲的。

我一直想做一个和蔼的人,不愿像父母要求的那样,在村子里,平时都不太跟邻居家串门,偶尔交往的人家,也是审慎地选择。

一家人闷在屋里的时候,好像都不怎么说话。偶尔说话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出让父母觉得不合适的,招来父母的训斥。

读小学的时候,我是学习优秀的好学生,是全村小朋友敬重的好榜样。除了傻玩的游戏,我一直是小朋友们的好伙伴。平时有约的时候,我都会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溜出去。不知道那时因为孩子多,还是父母故意放我一马?在外面玩得,也是风生水起。

在我读二年级那年,有个夏天的中午,我跟小伙伴们学爬树。不知道是力气问题还是因为技巧问题,我一直学不会爬树。

小伙伴们都上去了,他们坐在树杈上,悠着腿不亦乐乎。有个好朋友看见我没有上去,他有点不忍心,他号召一个在树上,还有一个在树下的小朋友一起努力,将我连托带拽地给弄到了最低的树杈上。坐在树荫浓密的树杈上,第一次登高望远,心里美滋滋的。

也不知道在树上停留了多长时间,母亲要下地干活了,她在家门口喊我回家看门。

当时,我非常害怕母亲知道我爬树,甚至没敢在树上应声,我想悄悄地溜下来回家。学着别人下树的样子,我用脚夹着树干,两手紧紧地抱着树往下溜。

因为害怕的原因,我的胳膊在下滑的过程中完全伸展开,紧紧地贴着树干,让我想不到的是,树干上有一个倒茬,在我自由下降的过程中,这个

作者  | 2018-7-17 10:02:13 | 阅读(3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破圩记事(下)

2018-7-14 20:03:56 阅读22 评论2 142018/07 July14

事后我们知道了,不倒的房子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古时“串坊式”结构的房子,这种房子的结构是内部木柱支撑,就是说,由木柱子做成的框架承受了房顶的全部重量,房子四周的青砖墙几乎不承重,仅仅是起密封作用,因为墙不受力,所以不会倒塌。另一种是红砖到顶、水泥勾缝的房子,因为红砖经过烧结,且砖与砖之间有水泥勾缝,所以比较坚固。有户人家看似红砖到底的房子,因为建造时,房檐部分偷工减料,没舍得用水泥勾缝,结果功亏一篑。

83年破圩,老人们预见到了。老人们担心的,圩从上下破两个口子的情况没有发生。圩成了一个水湾,江水从缺口处流进来后,在圩里打个弯,水就静止了。

我们的小圩破了,无形之中就变成了大圩的泄洪区,同马大堤就安全了,因为水位明显在下降。其实,水大的年份,长江岸边,一直是以小圩泄洪而保住大圩平安度汛的。

南方夏天温度高,只要天晴几日,水位落得还是挺快的,圩破大约一周时间,地势高的墩子都快漏出水面了。有天中午,我和几个小伙伴拿着一根棍子当浆,站在几棵树组成的木排上,就回到村子里巡游了一趟。因为房子都倒完了,村子里能作为标识的就是树。突然之间,我们发现原来村子真的不大,最上头与最下头的人家不过几百米之遥,有房子的时候,仿佛那是天涯之隔。

秋天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家都已经露出了水面,人们开始在地基上搭棚子度日,在田地没有退出来之前,我们开始在水里捕鱼虾,涨水鱼、退水虾,真的很有道理,晚上,一罾起来,罾底全是蹦跳的虾子,那时候家家户户门口都晒满了干虾,谁家都飘散着一股臭虾的气味,记得当时晒得干干的米虾,5分钱一斤都没有人买,那时候,咸菜还卖一毛钱一斤。

作者  | 2018-7-14 20:03:56 | 阅读(22)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破圩记事(上)

2018-7-12 21:41:42 阅读25 评论2 122018/07 July12

不在长江边上住的人,一般都不知道破圩是怎么回事?即使住在长江边,也不一定知道什么叫破圩?

破圩是我家乡那一带的方言,意思指圩被江水漫过去了,圩被大水冲垮了,或者圩上有漏洞,等等。

圩就是大坝,通常指江边的大坝。

每年夏天,长江边上的人家差不多都要经历一次大水的压力。因此,长江沿岸的广播节目中,天气预报后面还有一个江水预报,即预报各地江水的涨落,每天听预报里面的涨落,比一天三顿饭都要重要。尤其是江水要跟圩齐平的时候,听到一个涨字,一定让人心惊胆战。

在长江边上,也不知道心惊胆战了多少年。

小时候就怕破圩,因为破圩就意味着一无所有,家里的房子和家具等都会被水冲得无影无踪。

我说的这些景象是指1954年发大水,长江安徽段几乎全部破圩,我家所在的圩区,据说破了两个口子,家成了长江中的一部分,大水过后,所有的东西都一冲干净。

为了防止破圩,每年涨水季节,村里都会安排男劳力去江边防汛,在圩顶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防汛棚。棚子呈人字形,用几根木料搭出架子后,在上面蒙一张雨布,棚子里一般会放一张凉床,巡逻的人累了的时候会在床上歇一歇。

巡逻的人,晚上是不能睡觉的,累了一个晚上,白天圩上有行人后,巡逻的人可以在床上小憩,等着来人接班。

水位高的年份,江水几乎与江面齐平,远远地就能看到长江里面浑浑的江水,船感觉是在圩上行驶。

不知道从哪年开始担心破圩?印象中,每年从正月初一开始,老人们便预测着本年度的水量。大多数年份,他们会担心水位,但是,没有人担心破圩的事。

作者  | 2018-7-12 21:41:42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参加作品研讨会见闻

2018-7-10 7:39:35 阅读36 评论7 102018/07 July10

刚出书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开作品研讨会,很是羡慕。

一直以为能被研讨的作品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在一个不读书的时代,作品被研讨,不仅需要作品有人读,且还得读出感觉,这是作者的幸运。

我没有做过作品研讨的梦,因为,我的作品估计还入不了很多所谓名家和大家的法眼。可能是作品不好,也可能是所谓大家的眼睛不好,因为他们个别人跟苍蝇有差不多的习惯,都是围绕着热点和气味转。

后来,圈子里认识的人多了,我也从蹭作品研讨会到邀请参加研讨会,车马费从无到有,慢慢地就熟悉圈子里的道道了。

研讨会大多不是研讨作品,很多参加的嘉宾甚至都不读作品,他们能去参加研讨,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屁股坐了一个好位子,或者是他头上顶了一些好帽子。人家看重的也是这些,他们去不去很重要,至于说什么,没有人计较,因为最后见报的话,都不知道是谁说的话。也不奇怪,因为研讨会一般都要请记者,记者都是有小费的,拿人钱替人编,公平合理。

见过最高规格的作品研讨会,出作品的人是个大行的行长,他出了一本很一般的书,结果,中国各相关协会的掌门人都出席了新书发布会。我认真地看完了那个行长的作品,并且指出了其中的不足。行长是个摄影家,为每幅作品提供评语的作者,是比我小很多的女老乡,我读此书明显感觉到,文字工作者的功力配不上摄影家的视角,苦于没有人说真话,照片配文字就一直这么存在着,估计到最后,也没有人说出,文字与图片的不匹配,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像我这么认真地读着这本书。

又见过作协一个比较级别高的领导出过文集的研讨会,大凡出文集的人,类似于给自己的作品盖棺定论了,在这样的

作者  | 2018-7-10 7:39:35 | 阅读(36) |评论(7) | 阅读全文>>

【原创】说点好话,咋那么难?

2018-7-7 9:45:28 阅读37 评论3 72018/07 July7

社会历来不会像宣传的那么好,因为宣传是一个导向;社会也不会像某些人勾勒的那么暗,因为历史潮流总是滚滚向前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老有一群躲在角落里的人。他们只喜欢听坏话、怪话,甚至鬼话。只要说不好的,他们就支持,只要是说阴暗的,他们就拥护。

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这一直是我恪守的原则,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违心地说过让当权者喜欢的话,这是我做人的标准。

记得前两天,微信朋友圈有很多人都围绕一个主题作诗、写文,这样赶时髦题材的东西,我一般是不写的。对于别人写作的,我也不反感,毕竟人各有志,除非你做得特别过分。如某画家创作了组画,题材是《XZXZLJH》,这类马屁题材的东西,你画了也就画了,只要不怕将来人怎么辱没你的先人,你可以去投机。偏偏这个人恬不知耻地说,他的创意来自于《MZXQAY》!人不能这么无耻。

前天,我写的题目是《你感知到社会的进步了吗?》,这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通过阅读现代人的家书,感知到现代人对于亲情的表达。现代人已经脱离了过去的,一切以物质为中心的状态,现代人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越来越多,这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这篇文章还没有公开前就有四个人留言,还有一个素不相识的朋友重赏了该文,我原本还是挺受感动的,因为我传递了正能量。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的能量还是太有限了,我始终不能感化那些全身都浸润在黑暗里的人。让我奇怪的是,有个人竟然把鲁迅先生搬出来了。我知道妓院里有把猪八戒或者管仲搬出来作为祖师爷供着的,还真不知道喷子会把鲁迅先生搬出来当挡箭牌,真的让我笑掉了大牙了。

都已经奔五

作者  | 2018-7-7 9:45:28 | 阅读(37)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不码字的晚上干吗?

2018-7-4 21:46:52 阅读45 评论2 42018/07 July4

有不少朋友问我,白天你不码字吗?

我的答案是“不”。

白天上班有的是忙不完的事,我哪有时间码字?码字是为了度过闲暇时光的,我不想把码字搞得非常累。再者说,白天都码字了,晚上还能干什么?

很多人觉得码字是一个苦差,而码字于我是用来放松和休闲用的。当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后,我坐在电脑前码字,精神上立即满血复活,当我完成一篇自己喜爱的文字,我的情绪立即恢复到最饱满的状态。

以前学人力资源管理的时候,有个概念叫“职业锚”,这是很多人都理解不了的说法。西方人创造的术语,中国人理解起来比较费劲。“职业锚”的意思是“锚职业”,锚做锚定、固定、稳定解释。以前的老师说,假如你无论何时何地,给你一个职业选择的机会,你始终都希望从事的职业,这就是你锚定的职业。

这个说法,当时也是半生不熟地接受了,我甚至将个体户、小老板都当成了职业锚,因为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心甘情愿地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职业”上。现在想想,当时的理解是不对的,个体户愿意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这是利益驱动,不是职业驱动。今天他开小卖部,明天开服装店,不是因为他的兴趣从百货到服装,而是因为卖服装更符合他的利益需要。

在没有码字之前,我一直很困惑的,我的职业锚到底是会计,还是人力资源管理?这两个专业我都学习和实践的很好,假如你让我说,我会全身心投入到这两个职业中,我怎么始终觉得不可能。老师说,等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你就能做到的。我一直不信。

现在我信了,因为,在码字方面我就是这样,只要有空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打开电脑码一段;只要是有闲的时候,我就会

作者  | 2018-7-4 21:46:52 | 阅读(4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你感知到社会的进步了吗?

2018-7-2 21:26:11 阅读31 评论5 22018/07 July2

今天是建党97周年,建国69周年。中国人从吃不饱穿不暖,过度到今天绝大多数人衣食无忧的好日子。无可否认,这是社会的进步表现,起码是社会经济取得了较大的进步,这个结果即使不说,大家也切身感受到。

当然,这样的进步参照近百年年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我们处于平均水平之上或者之下,这是进步速度问题,我也不想专题讨论。

我今天想说的问题,其实是精神层面的问题,不知道在精神层面上,你是否感受到了社会的进步?

这个问题可能还是抽象了一些。我不妨再换一个话题问,古代人说,饱暖思淫欲,你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是否有了精神上的追求?

估计很多人有答案了,每天的新闻联播里不是到处广播着幸福,在新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在努力奋斗以追求幸福,这是不是精神层面的追求?这个应该是的,但是新闻有没有夸大?很多人又持了怀疑态度。

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好说明,也不好证明。

我是真切地感知了社会进步了,这种感知没有具体数据,没有鲜活的样本,而是源于一段经历。

前几天,我被邀担任某机构家书征文大赛的评委,有幸拜读了100多篇家书,这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经历。100篇家书就是100篇感动,有父母写给子女的,有子女写给爷爷、父母、姥爷的,有写给兄弟姐妹的,也有写给同学或者朋友的,还有写给家乡或者特定地方的等等。

以前当过很多次征文评委,但是没有哪次的感觉有这次强烈。担评委不仅怕文章写得不好,更怕的是文笔很好但是没有一点人情味的文字。恕我直言,我特别讨厌民国直到现在,有那么一拨人,专门写那种花花草草、红红绿绿、磨磨唧唧的号称

作者  | 2018-7-2 21:26:11 | 阅读(3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秃子理发

2018-7-1 18:57:58 阅读27 评论1 12018/07 July1

人吃五谷杂粮,最后变成千奇百样。

据说,秃子是一种病。就像有人便秘,有人爱跑肚拉稀一样。

秃子除了不美观,对身体倒没有实质性影响。不像便秘和拉稀,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病,严重的情况会要命的。我不知道让秃子选择,他是愿意掉头发呢,还是愿意便秘和拉稀。这原本是不相干的病种,因为关乎面子和里子,每个人估计有不同的选择。

没有病的人,始终不知道病人的苦。比如对便秘和跑肚拉稀的病人,我们一定赋予同情,而我们通常不会同情一个人因变秃而丑陋,事实上,有些人变秃后,那熠熠生辉的脑袋比以前更加威武。

以前广东有个说法,十个光头九个富。这有点像老古话说的“聪明绝顶”。这不是一个科学的结论,但是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很多光头还真的过得比别人好。好多保留“地方支援中央”发型的人,不是领导也是机关工作人员,再不济也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

据说有石油的地方,地上都缺水,缺水导致地面寸草不生。民间有句说法叫“富裕的地面不长草,聪明的脑瓜不长毛”。

说了这些,不知道是否宽慰了头发不好的朋友的脆弱心?头发不好是一种不碍身体的病,每个人都会得病,千万不要因过于担心自己的头发而得新的病。“贵人不顶重发”,我又想到了一句安慰话。

言归正传。

昨天去理发馆,看见一个秃子坐在椅子上理发。走近一看,我奇怪理发师手里拿的不是剃刀,而是推剪。看他头上秃得发亮,几乎都看不见头发了,理发师应该拿刀刮才是。

我坐在秃子后面等着,终于看到他的后脑勺部位还有稀稀的,可以数得清的头发,头发又稀又黄地贴在后脑勺上,不注意都不太看得清。

作者  | 2018-7-1 18:57:58 | 阅读(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捡钱记(下)

2018-6-29 20:08:43 阅读24 评论2 292018/06 June29

就在我万分失落的时候,我看见镇上一个小伙伴从路边走过,当他听说了我的遭遇后,立即带我穿胡同、绕小巷,不一会儿就到了电影院后面厕所的位置,那面墙估计是经常被人爬的缘故,上面已经布满了手和脚着力的坑洞,虽然我不善于爬高,但我还是很轻易地就上去了,小伙伴看里面没有人的时候,招呼我一下,我们快速地跳到电影院里面,然后躲到荧幕后面看电影。

虽然,我看到的人物都是反的,但是习惯了,好像感觉跟正面看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老仰着头看,电影看完了,脖子僵硬得无法摇动。

那天从镇上走回家的时候,心里因极度兴奋而感觉走路变得特别轻松,沿途跟小朋友热烈地说着电影里面的故事,且一路比划着很快就到家了。当我把哥哥的1毛钱还给他,且跟他说我看了电影的时候,哥哥惊诧得不得了。我跟他说了从巷子里绕到电影院的方法,后来可能是因为没有《少林寺》这么吸引人的影片,我们再也没有试过翻墙进影院。

第二次想捡到钱,那是十余年以后的事了。

读大三那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在宿舍闲极无聊,王同学约我跟他一起跑步,我当年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没事就跑几公里。

王同学邀我的时候,我几乎没做什么考虑就跟着他出门了,我们沿着一条通往乡间的道路往前跑,那天天气特别好,气温也非常适合跑步,我们跑得特别舒服。

原本以为是一条环形路,跑着跑着就回到学校了,因此,我们都没有太在意路线,只管一直往前跑着,眼看着我们的身影在路面上越来越长,说明天快黑下来了。看看周边的环境,感觉我们到了郊区,由于没有明显的标识,我们又往前跑了一段,看见前方有个菜市场,菜市场里有不少人买菜。

作者  | 2018-6-29 20:08:43 | 阅读(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做卤菜

2018-6-24 22:15:57 阅读37 评论6 242018/06 June24

昨天一个老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最后一个磨盘州人》中的做卤菜这么说的那么细致?他一再问我是否体验过生活?

我告诉他,在离开家乡之前,我几乎都不碰锅碗盆瓢的,因为,在我家乡,厨房是女人的“战场”,男人要是在厨房里待着,除非他的职业是厨师,不然,这样的男人会被村里人笑话的。

我做饭是跟我老婆开始过小日子以后的事,为了讨好她,我竟然说自己会做饭。刚一切菜就露馅了,但我还是信心满满地对老婆说,通常大厨都不亲自切菜,切菜都是小工做的事,大厨只管颠勺。

在老婆按照我的指示,将主菜和配料准备妥当后,我开始“大显身手”了。结果可想而知,老婆夸我手艺如何如何好,说我做菜如何有天分之类的,我心里暗暗窃喜,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大厨下凡。

虽若干年后,终于幡然悔悟,老婆夸我手艺好,无非是将这没人愿意干的苦脏累活扔给了我,竟然都没给我一块糖。一个大厨的“封号”就把我整的服服帖帖,多年的宫廷剧她真没有白看。

既然号称大厨,总得有点看家本领。

忘记家乡的厨子如何分类了,记得有什么“红案”和“白案”的,热菜和冷盘的。“红案”好像是煎炸烹炒做热菜的,“白案”好像是指面食或面点的,南方人虽然都爱吃米饭,但是煮饭不是手艺;热菜顾名思义就是热着上来的菜。冷盘也是热做的,只不过无须趁热端上桌,南方人的冷盘跟北方的凉菜不是一个概念,北方的凉菜很多是“凉拌菜”,生摘的菜洗洗切碎,几样菜装到一个碗或盘子里就上桌了,这在南方的酒席上是不可能的事。

冷盘最常见的就是卤菜,各种卤猪下水:卤猪肚、卤猪场、卤猪肝、卤猪心、卤猪耳朵、卤猪舌头、卤猪脚等等,南方好像没有卤猪头肉。

作者  | 2018-6-24 22:15:57 | 阅读(37) |评论(6) | 阅读全文>>

世界杯来了

2018-6-21 7:19:44 阅读31 评论10 212018/06 June21

我差点都忘记世界杯来了。

可世界杯就是世界杯,你想忽略它基本不可能。

手机打开满屏都是世界杯的新闻,微信朋友圈充塞着世界杯的段子,有人的地方都有世界杯的谈资。

别看中国男足不争气,中国只要不是国家男足队员,似乎都很“争气”,只要说起中国国家男足,就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尤其是看了30万人的冰岛,中国人惊羡他们竟然有一支在世界杯赛场打得风生水起的球队,这简直让中国人无地自容。30万是个什么概念?北京五环外的回龙观社区的人口超过冰岛全国,甲A的历史比冰岛国家队的历史还要“悠久”,尤其让国人受不了的是,人家队员还是兼职的,队中不乏牙医、导演。我们男足可是国家整天花大把的银子养着他们。

关于中国男足,我对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我不仅对他们心死了,我甚至对足球都死心了。

遥想20多年前,我们两口子也是标准的球迷,周末的时候,白天会跟着同事或者朋友去硬土地上踢球,顺便说明一句,当年有个跟我一起踢球的人,现在已经成为“封疆大吏”了。周末晚上是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周六可以看英超和德甲,周日可以看意甲。

对了,周日下午我们也看球的,那时候还看甲A,由于没有固定的住处,我和老婆(前女友)到商场里的电视柜前看电视里播放的比赛。大部分售货员是球迷,他们以开电视试机的名义看球赛,也有个别吝啬的售货员,看见我们这些蹭看电视的人心里就不爽,他们一定会将电视调到非球赛的节目上。

人在那时候的需求非常简单,我和老婆幻想着,假如有那么一天,我们晚上可以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电视,那简直就是神仙般的享受。享受很快就来了,以至于家里的每个房间里除了书房都有电视,可周末的时候再也没有兴趣看电视了。

作者  | 2018-6-21 7:19:44 | 阅读(3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写给父亲的父亲节

2018-6-17 15:25:01 阅读76 评论4 172018/06 June17

得知自己加入中国作协的那一瞬间,我的第一反应是,找个地方大哭了一场。哭完擦干泪,我都不知道大哭的原因,那一刻,就是想哭。

我哭,不是因为我申请多年最终修成正果——这个果子对我好像也没有实质性意义;我哭,也不是因为我激动得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早已过了不惑之年;我哭,更不是因为申报过程中有什么委屈——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过程一直很顺利。

我就是感觉该哭一场,似乎没有原因。

就像,当年高考前,母亲一直跟我说邻家哥哥去大学的故事,那时候,我也觉得母亲没有原因。

当时,母亲躺在病床上,有意无意地跟我说了邻居大娘送儿子去武汉读大学的故事。大娘说,城市里到处都是人和车,因为不识字,感觉自己像傻子一样。最要命的是,内急的时候区分不出厕所的男女,只能等着人进出才敢跟着进去。

我都能猜到大娘跟母亲说故事时的表情和神态,她一定是充满自豪地对母亲说的。母亲说这件事的时候,似乎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当年我没有听懂,而这个故事埋在了我的心里。等我读大学的时候,母亲走了已经一年多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跑到母亲的灵柩前大哭了一场。

那一刻,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辈子争取要当一个学问人。

我立下这个誓愿跟母亲似乎没有关系,那时候,学问人这个词听父亲说的最多。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曾经读过一个多月的私塾,后因家贫而中断学业。就因为读过这点书,父亲在农村就显得那么鹤立鸡群。父亲给人的印象是思维缜密,做事非常有条理。同时因为心直口快,所以,父亲非常容易得罪人。好在父亲没有仇人,他不讨人喜欢,但受人尊重。

作者  | 2018-6-17 15:25:01 | 阅读(76)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