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二叔(上)  

2011-11-12 23:25:24|  分类: 亲情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兄弟五个,父亲是长子,由于父亲比较符合曾祖父的“当家标准”,因此,父亲成年以后,曾祖父就让父亲留在身边以便继承“家业”(其实家徒四壁),父亲的弟弟们从小就外出打工了。

小时候,父亲一直告诉我,二叔小时候给人家当学徒很辛苦,以此来激励我们要勤奋。当时父亲没有说二叔当学徒,而是告诉我二叔学“朝奉”,工作非常艰辛,他学徒的五年之内屁股都没有坐过一次板凳。一直不知道朝奉是个什么东西,我一直以为这两个字的职业是方言表述错误,因此也没有思考过这是什么两个字。直到很多年以后,我学习晋商历史的时候才知道,当年父亲告诉我的不是方言,而是一个专业的岗位名称。“朝奉”直面理解就是从早到晚伺候人的人,即店家的伙计,我终于理解了父亲当年说二叔五年之内“屁股没有沾板凳”的原因了,伺候人的学徒工,掌柜的不可能大白天让你坐在那儿翘二郎腿,毕竟这是半封建、办殖民地社会呢。

当了五年朝奉,二叔赶上了好时代——解放了,这些当年的“被剥削者”翻身做了主人,在国家的安排下,二叔进了“安庆电校”学习。从电校毕业后,二叔就成了当时的小知识分子——专业人才。

二叔是父亲兄弟五人中长得最英俊,也是最聪明的一个。在电校学习期间,二叔遇到了二婶,他们自由恋爱了。二婶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她的家族是解放前长江流域最大的红色资本家之一,解放后,她叔叔将家里的全部资产捐献给了国家,家里近乎赤贫。因为她叔叔为国家建设做出的贡献,她叔叔官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在电校里面,二婶也就是一个城里普通女生,由于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和熏陶,二婶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有大家闺秀的风范的。

他们结婚以后正赶上国家进入快速建设时期,那时候安庆建设第一座热电厂,二叔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培养的人才直接进了电厂,他年轻勤奋加上专业出身,二叔在厂里的工作成绩特别突出,二叔先后当上了车间主任和党小组长等职,事业上进入了黄金时期。

二叔有一个最大的遗憾,他们夫妻不育。在奶奶的要求下,爷爷要将我二哥过继给我二叔,因为我们家当时已经有四个兄弟了(我还没有出生)。于是在某一天,父亲带着二哥坐船去安庆,一路上二哥有说有笑,毕竟是乡下孩子进城,那种感觉是特别兴奋的。到了二叔家以后,父亲跟二叔做了“交接”,父亲第二天坐船回家。第二天一早,二哥突然意识到进城的目的,父亲刚一起床,二哥便立即爬起来要求跟父亲一起回家,父亲很生气,但是无论父亲如何打骂,二哥坐在地上抱住父亲的腿不放,哭得特别伤心,后来父亲只好含泪将二哥带回了家。若干年后,二哥在家务农,我问他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的时候,二哥毅然决然地告诉我他不后悔。又过了几年,二叔将五叔的大儿子过继了过去,五叔的大儿子当时一直由奶奶带,加上去安庆的时候只有1-2岁,因此,他很快适应了二叔家的新环境。

正在二叔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二叔得了脑部肿瘤,多亏二婶的叔叔帮忙,在北京做了手术。好在是良性肿瘤,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二叔落下了终身残疾,嘴斜耳背、反应略显迟滞。二叔的事业从此也就停滞了,更让人伤心的是,同一年,在安庆给二叔带孩子的奶奶在街上被车意外撞死了,双重打击让二叔彻底崩溃,组织上考虑到二叔的实际情况,给二叔安排了一些内勤工作。

在文革时期,一家三口人在城里过日子,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我们家会偶尔地给二叔送点菜油,丰收的年景会给二叔做床棉被。经济紧张的时候,二叔一家人也会在乡下小住以缓解一下饥荒。父母亲去老家的时候,由于第一天下午到安庆,需要第二天早晨从安庆乘船回家,由于无法露宿街头,父母亲都会在二叔家去住一晚上,可能是城乡差别的缘故,在二叔家,感觉受到的接待是特别的冷淡。毕竟给二叔添了麻烦,我们也没什么好挑剔的,我们的到来打乱了二叔家的生活规律,再加上农村人也不太讲究,从小就比较娇贵的二婶对我们的到来也难以提起热情。

二叔最糟心的是他家的孩子,不知道是因为教育和管教问题还是孩子本身的品行就不好,这个孩子一直不安分,经常小偷小摸,偶尔还在外面跟人打架,犯事后经常有人投诉上门,有一次气得二婶差点自杀了。后来,二叔将这个孩子送回我们家跟我一起在乡下读了一年书,读书期间也是事情不断,初中毕业后,二叔就给他在厂里找了一份工作开始上班了。

改革开放以后,二叔的单位效益特别好,房子调整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搬到了石化厂(不知道什么时候成立石化厂的)的领导区,估计是单位领导的特别照顾吧,因为二叔的徒弟已经当上了石化总厂的厂长了。房子紧邻一个新建的水上公园,家中设施配置特别齐全,每个月水电气不是按照使用的数量计费,而是按照人头计费,每人每月水电气各1毛钱,夏天免费冷饮,冬天家中还有暖气,石化厂的福利好到除了老婆不发,几乎什么都发,二叔家过的生活让我们感觉如神仙般舒服。

原本城乡差距就挺大的,现在差距更大了,我们家人路过安庆的时候还会去二叔家住,尽管冷淡依旧,记得有一次父亲、母亲和我三人去老家办事,去老家的时候,我们三人是在汽车站蜷缩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坐早班车去了老家,回来的时候原本打算继续在码头对付一晚上的,由于当时母亲气喘得特别厉害,露宿街头怕母亲病倒,父亲带着我们去了二叔家。依然没有特别的款待,我们将就着吃了一点。印象特别深的是,二叔家煮饭无论来客多少,都是用小锅煮一点点,我一饭勺下去锅就能见底,很小的碗盛饭,绝对没有第二碗,当时农村人的饭量很大。每次去安庆的时候,父母都会提醒我们吃菜要注意,千万不要吃二叔和二婶爱吃的菜,因为这样会引起他们不高兴的,且被他们看不起,这些叮嘱我们都已经牢记下来了。那天晚餐之后,二叔一家人就各自回房睡觉了,我们一家三口也没人过问,最后我们三口人当了一晚上厅长,我们第二天一早就悄悄地走到码头坐船回家了。

1983年,二叔时年16周岁的儿子犯事了,他跟人打群架,被打者拿刀捅死了这边的一个人,后来法院判二叔的儿子是主谋,虽然当时他还没取得公民资格,但是他符合年满16周岁且已经参加工作,这样在量刑的时候,他被当成了成人对待,最后的判决结果是无期徒刑,这样的结果给二叔他们心里造成了很大的创伤,由于当年自杀的后遗症,二婶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