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二叔(下)  

2011-11-13 21:56:10|  分类: 亲情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照顾二叔家的生活,二叔给大哥联系了一家印刷厂的临时工工作,当时大哥一家人都在家乡,之所以让大哥去安庆做临时工,我们家还是希望能通过照顾二叔家的生活,将来二叔能将大哥安排到石化厂工作。大哥在城里工作了3年,临时工的身份依旧,每月大哥向二叔交完伙食费后收入所剩无几,后来在三叔的资助下,大哥回到县城做了一些小本生意。

1987年,二婶的身体每况愈下,二叔的身体原本就不好,因此,父亲又让三姐去二叔家伺候二婶,三姐几乎是二叔家的保姆,每天负责买菜、做饭、搞卫生,无论二婶在家还是在医院,三姐象亲闺女一样伺候二婶的病情,直到二婶病逝,由于二叔的养子还在服刑,我们全家操办了二婶的后事,并根据二婶的遗愿将她葬到了我们家的祖坟山上。

1988年,考虑到二叔身体不好且比较孤单,父亲让三哥去安庆伺候二叔,厂子里面出于照顾,将三哥安排到石化厂做了一名临时工,我们全家希望二叔能出面恳请领导将三哥转为正式工,但是二叔一直不愿意拉下脸去求当年的下属,总是希望领导能考虑到以前的情谊给予照顾,在充满着理想的生活中,三哥象一个孝子一样地小心呵护着二叔,这样的生活持续了近10年,三哥最后也没有成为一名正式工。

90年代国有企业都时兴下岗分流,作为一名临时工,三哥理所当然地第一批进入了下岗的行列,他找了一些杂事在安庆谋生,但是他依然一如既往地照顾着二叔的生活。1998年,二叔的养子刑满释放,由于没有生活技能,面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那个养子整天找二叔吵闹要生活费,搞得二叔简直没法正常地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三哥只好空手离开了二叔,因为那个家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地方。2000年二叔去世了,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将二叔葬在了祖坟山上,二叔的一切都被养子继承。

虽然,二叔是我的亲叔叔,但是我一直没觉得跟他有多亲切,一方面是由于没有在一起生活,另一方面二叔在我的心目中对他的尊重胜过了亲情,毕竟人家是在大城市工作的,城里人多一些骄傲和冷漠,我们这些自卑的乡下人还是比较认可的。说心里话,二叔给我的感觉还是比较自私的,因为无论我们付出多少,好像他都是那样的无动于衷。二叔主动交流的人只有三叔,因为三叔在北京工作,级别还比他高,二婶好像压根不是我们这个家族的人,除了对我母亲她略显尊重之外,好像对其他的人都近乎陌路,母亲一直以“长嫂为母”的胸怀对待家里的每一个人。一直比较奇怪的是,二婶为什么最后的遗愿是安葬在我们家的祖坟山上,估计她是盼望着日后逢年过节时有人替她上坟吧,我们家人在每年清明的时候一直给她烧香,但愿她不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寞。

一直没有和二叔谈过心,跟二叔第一次接触还是1990年暑假,学校放假以后想顺道去看三哥,于是就硬着头皮去了二叔家,二叔因为我的到来感到特别高兴,因为我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当时考取大学的时候也没有去给二叔报喜。二叔特意让三哥做了几个菜,晚上二叔邀请我与他一起喝酒,这好像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喝酒,二叔当天表现得特别兴奋,他拿出了一瓶收藏了几年的酒,一定要让我和他一起喝完,二叔身体不好,一般最多能喝三两,既然二叔说要和我喝完这瓶酒,我也不好推辞,于是我平生第一次喝了七两酒,结果我酩酊大醉,二叔喝完也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分别的时候,二叔从柜子里给我找出了两本日记本,这两个日记本估计在柜子中也有些年头了,顺便说一句,二叔的东西收藏得特别仔细,三哥跟他那么多年也不知道二叔究竟收藏了哪些好东西。随后直到二叔去世,我们也没再见过几次面。

如今我也在外面闯荡了20多年,闲着没事的时候,我也想想家中的这些先人,当然也不会忘了想想我的二叔和二婶,尽管在生前他们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印象,除了在安庆的时候遭到的冷遇,听说在二婶临终之前,她还建议让二叔找父亲要我去伺候二叔呢,父亲没有同意,因为我是父亲最后的希望,我当时正在读高中,父亲预计我将来能考取大学,不能让我半途而废。

在外面经历的事情多了,我好像也有点理解了二叔的生活,一是他的小气可能更多的是由于当年经济状况都不好,一个工薪阶层实在没有过多的能力去资助那么多乡下穷亲戚;二是城里人的生活比较有规律,临时有不速之客登门会打乱人家的生活节律,让城里人感觉十分的不便;三是尽管自己家的人去的次数不多,但是老家的三姑四姨们还是挺多的,一人一年去一次,这个数目加在一起也不是一个小数;四是由于都是乡下人,可能有不讲究的,给他们家里一定添了不少乱,这是城里人特别讨厌的事吧。

以前在农村的时候,最怕进别人的家门要脱鞋,记得哥哥们来北京我的家里的时候,为了照顾他们的习惯,我让他们穿鞋进屋,但是他们还是主动地将鞋脱了,不知道哥哥们是否有当年父亲去二叔家的感觉呢,也许有,也许没有,这个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知道他们喜欢什么样的被接待方式,我知道他们的饮食和生活习惯,我会为他们准备他们需要的方式,也许礼节上我做得不一定周到,但是我一定真心地欢迎他们来我们家。

我现在在北京工作,逢年过节我回去的时候,我都会回老家给我母亲上坟,母亲埋在家族的祖坟山上,在给母亲上香的时候,按理要先给家族中的其他先人上香,自然也要去给二叔、二婶的坟上香,这是家里的传统,逝者为大,作为晚辈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