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颓废的朱由校(二)  

2011-11-20 22:36:38|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阉党是怎样炼成的?

在攀上客氏以后,魏忠贤得到了飞速的提升,朱由校刚一登基就封客氏为“奉圣夫人”,魏忠贤被提拔为司礼监秉笔太监。秉笔太监是太监中最有权利的职位之一,即负责提皇帝批阅奏章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秉笔太监的意思就是圣旨,可是魏忠贤大字不识,他当秉笔太监不是滑稽可笑的吗?答案是一点也不可笑,因为魏忠贤雇了几个能写字的人,且魏忠贤记忆力特别强、反应快、会阿谀奉承,魏忠贤手下有王体乾、李元贞、石元雅、涂文辅等几个心腹,奏章来了李元贞先阅读,魏忠贤根据李元贞事先对奏章做出的“记号”发表自己的观点,由于朱由校喜欢木匠活,因此魏忠贤奏事的时候都是趁朱由校忙活的时候,朱由校很不耐烦,就推托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好好处理吧”,于是,魏忠贤便开始作威作福、独断专行。

魏忠贤依赖的客氏就更厉害了,天启元年九月,在大臣们多次要求下,朱由校让客氏出宫了,但是出宫的当天,朱由校哭了一天,晚上都不吃晚饭,没过多久朱由校又将客氏召回宫内。针对客氏被召回宫一事,很多大臣上奏折要求皇帝收回成命,这些大臣们得到的结果是被降职。朱由校为什么那么依赖客氏,很多人估计都会从客氏的妖媚上思考原因,其实,我更愿意从人性上进行分析。朱由校的母亲是朱常洛的才人(等级高于选侍),由于年幼的时候他爹的地位一直不保,因此也没有人关注他的存在,他的母亲由于不受朱常洛待见,因此被李选侍迫害致死,随后朱常洛又将他交给李选侍照顾,李选侍对他也是百般恫吓和训斥,因此造就了他特别惧怕李选侍,性格也变得特别的懦弱。作为朱由校的乳母,客氏从小照顾朱常洛的饮食起居,在恶劣的环境中,客氏成了朱由校全部的心灵依赖,朱由校逐渐地适应了客氏在身边的日子,突然让客氏离开对于一个心智不健全的人来说应该是接受不了的,从朱由校的一系列表现来看,这样的分析应该是有一定的依据。

客氏受到朱由校的信赖之后,终于成为了后宫的主宰,仅天启三年,客氏就做了如下的坏事:一是为了防止后宫的嫔妃们告状,魏忠贤和客氏假传圣旨让赵选侍自尽;二是将裕妃张氏幽禁在其他宫殿中,断绝她的饮食,天空降雨,裕妃用手接屋檐下的水喝,不久去世;三是皇后张氏多次在朱由校面前暗示魏忠贤和客氏的罪恶,在张皇后怀孕以后,客氏指使宫女让张皇后堕胎,最后导致朱由校后继无人;此外还有冯贵妃、范慧妃、李成妃都先后被客氏所害。一句话,后宫的生杀大事全部由他们一手操控,他们为所欲为,甚至连借口都不需要,客氏和魏忠贤在后宫犯下的罪行,杨涟在一份奏疏中说拔下头上的头发也数不清,后宫发生这一系列的大事,朱由校都不知道,这真的是亘古未闻。

在宫外,魏忠贤当然也不是孤军奋战,天启二年八月,任命詹事府的礼部尚书顾秉谦掌管礼部,顾秉谦和礼部侍郎魏广微都是魏忠贤的党羽;十月左都御史邹元标和副都御使冯从吾被免职,随后他们二人在京城建立的首善书院被魏忠贤的爪牙们捣毁;天启三年正月,魏忠贤将顾秉谦、魏广微、朱国桢、朱延禧四人调入内阁,一时内阁成员有八人之多,内阁里面几乎摆不下座位。顾秉谦、魏广微进入内阁之后,魏忠贤真的是如虎添翼,他们二人几乎成了魏忠贤的奴隶。在这些人的帮助下,魏忠贤一步步地实现了对国家的控制。

魏忠贤的主要威胁来自于东林党,因为东林党在击败以前的齐党、鲁党和浙党之后成为了朝廷的第一大党。东林党能取得这么巨大的成就主要是因为一个人——汪文言,时任内阁中书,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是安徽歙县人,布衣出身,为人行侠仗义好不平,后来自己捐钱当上了监生,别看他官当得不大,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特长,他通过离间计、反间计等手段,让齐党、鲁党和浙党相互倾轧、相互斗争,最终东林党各个击破这三个政党,尽管如此,但是汪文言与各大党派的首领“私交甚密”。东林党一党独大以后,东林党内部也出现了一些分裂,因为有汪文言在上下联络,有这个润滑剂的存在,东林党对外是一个强大的势力集团,魏忠贤看到了东林党的软肋,于是他就从汪文言身上下手。

天启四年四月,魏忠贤以汪文言与奸人勾结作恶的罪名报告给朱由校,朱由校下令将汪文言关进锦衣卫诏狱,魏忠贤原本想通过锦衣卫以汪文言为突破口攻击东林党,由于汪文言与当时的首辅叶向高(非东林党人)交情甚密,叶向高以自己引荐汪文言为由要求辞职,导致魏忠贤的阴谋没有得逞,最后只好将汪文言打了八十大板并罢官了事。

看到魏忠贤的行动引起了东林党的警觉,于是,东林党与魏忠贤的斗争开始白热化了,天启四年六月初一,左副都御使杨涟开始反击了,他上疏列举了魏忠贤二十四条大罪,罪状有理有据,奏折铿锵有力,魏忠贤感到害怕了。魏忠贤的害怕一方面因为杨涟弹劾的内容件件都是事实,二十四条中的任何一条都可以要他的命;另一方面杨涟是皇帝特别信任和敬重的人,当年在移宫案中,杨涟是主要的组织者,在辅佐朱常洛的过程中,杨涟仗义执言、忠心耿耿最后成了朱常洛的托孤大臣,这样过硬的身份,魏忠贤哪有不怕的道理?他立即求助于内阁的韩爌帮忙协调,韩爌予以拒绝,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魏忠贤做出了最后一搏。他采取的策略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他到朱由校面前哭诉,并且以辞去所有职务为威胁,在客氏的帮助下,朱由校好言安慰和挽留魏忠贤,于是他得以化险为夷。

第二种说法比较故事化,说魏忠贤趁朱由校正在忙于木匠活的时候,将奏折拿去向朱由校汇报,因为当时朱由校干木匠活正起劲,于是,他让魏忠贤给他读奏折,大字不识的魏忠贤对着折子胡编了一气,结果将原本是弹劾他的折子变成了对他进行歌功颂德的折子。

我不知道哪种说法是真实的,但是结果我知道,魏忠贤胜利了,这个无赖在侥幸地逃脱这一关之后,他立即对东林党痛下杀手。其实杨涟当初写好折子以后原本想在朝堂上向皇帝当面呈奏的,第二天正好没有早朝,于是杨涟就将折子递进宫里,天机就这样泄露了,随后三天魏忠贤都没让朱由校上朝,最后朱由校上朝的时候,魏忠贤让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宦官站在朱由校的前面,让文官们无法在朝堂上奏事。尽管如此,文官们弹劾魏忠贤的奏折如雪片般地上报。魏忠贤先打死了工部郎中万燝,接着逮捕了巡城御史林汝翥,天启四年十月免去了吏部尚书赵南星和左都御史高攀龙的职务,十一月副都御使杨涟、佥督御史左光斗被罢官,内阁首辅大学士韩爌被免职。

魏忠贤处理东林党的程序是这样的,派锦衣卫将汪文言再次抓进大狱,对汪文言实行非人的折磨,要他诬陷曾经给杨涟、左光斗等人行贿,好在汪文言还真是条汉子,他说他宁愿去死,也不能随便诬陷杨涟贪污,因为杨涟是以清正出了名的好官,从汪文言身上没搜罗到证据,阉党其实也不紧张,因为证据是人提供的,他们最后还是给杨涟、左光斗等人定下了受贿的罪名,天启五年六月,杨涟、左光斗死于锦衣卫监狱,东林党遭到全部清洗,大学士韩爌被诬陷贪赃二千两,最后他只好卖掉家里的全部财产还债,自己带着一家人住在祖先的坟地里,总而言之,只要跟东林党沾上边的人全部被阉党清洗(详见《百无一用的东林党》)。

斗倒了东林党之后,魏忠贤为了让东林党无法东山再起,他组织人编写了一本书叫《三朝要点》,这本书对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审定的结果进行全部翻案,想通过这本书让东林党人“遗臭万年”,更搞笑的是,魏忠贤让人按照梁山108将的名字给东林成员都编了一个绰号,这些内容编成了一本书叫《东林点将录》,以此将东林党人的“罪行”诏告全国。

那是一段极其灰暗的日子,魏忠贤成为了“九千岁”——这是一个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封号,天启六年六月,浙江巡抚潘汝桢在全国首先倡导为魏忠贤建立“生祠”,以表彰这个大太监的功德,让浙江人民顶礼膜拜,朱由校还为这个生祠亲题匾额“普德”,于是魏忠贤的生祠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在东林党与阉党斗争的过程中,北边边境的军事已经日危一日,但是那个专心做木匠的朱由校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