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理说明朝》自序  

2011-12-25 00:38:33|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的时候我因害怕历史课而选学理科,以避开看似那枯燥乏味的历史。我觉得整天背诵某一历史事件的意义,实在是件很无趣的事。对历史感兴趣还是从大学时候开始的,那时候大学有一门必修课《中国近代史》,给我们授课的老师是一个近代史专业的研究生。在那个年代,能读历史专业研究生的人都是源于对历史的浓厚兴趣,我们的历史老师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在中国5000年的历史进程中,我觉得近代史尤其的沧桑和乏味,我们历史老师能将近代史讲得精彩纷呈,这真是一项特别让人敬佩的事,在老师的感染下,我突然发现历史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大学毕业后,我看了《万历十五年》这本书,作者是台湾的历史学者黄仁宇先生,看完这本书给我一种感觉,原来历史是可以写得这样生动和有趣的。于是,我喜欢上了历史。

翻开历史典籍,一个个历史人物静静地躺在纸中,感觉是那么的遥远。如果时光能倒流几百年,现在记录在纸上的人,当年他们也如今天的我们一样,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共享着同一个蓝天,他们也有喜怒哀乐,他们也是“饮食男女”。历史不应该是一堆故纸堆,也不应该是纪念碑或者耻辱柱,历史是过去人的真实的生活,这样的想法激励我试图还原一下历史人物的生活原貌,在我的书中实现古人与现代人的感情与思想的交流。

当年吴晗先生师承胡适先生学明史的时候,胡适先生告诫他,一定不要将自己的精力用在重新编写一本《明史》上面,因为前人已经完成了这方面的工作,多一个人去记录或者多一个角度去记录对历史没有太多的意义。后来吴晗先生在研透明史之后写出了《朱元璋传》等研究成果。胡适先生的教诲其实对于我们后来的历史研究者也是有指导意义的,研究历史的重要任务是让历史鲜活起来,而不是躺在故纸堆上制造新的历史。

本书取名叫《理说明朝》,其中蕴含着三个方面的“理”:一是梳理,即帮助读者梳理大明王朝的历史脉络;二是道理,通过阅读历史人物的经历,能归纳出其中的人生道理;三是明理,历史都是后来人写的,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看法可能完全不同,通过多个角度的阅读,帮助大家明晰历史事件的真相。

《理说明朝》不是一本纯粹意义上的历史书,虽然其中的历史事件都源于正史的记述。如果仅仅记录历史,我也没有信心将这些内容推荐给读者。我写作本书的意图是,通过连续地记录某个王朝或者某个人物的完整事迹,让这些“沉睡”的历史人物鲜活起来,让我们现代人感觉历史人物就活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能“亲眼看到”他们在历史舞台上出演。

我的专业是管理学,历史是我十余年的“业余爱好”,一直想写一本关于管理学方面的书籍,苦于一直没有好的切入点,通读《明史》、《剑桥中国明史》、《明通鉴》等历史典籍之后,我发现了一个新的思考问题的角度,即透过记述历史人物的事迹,将我的专业《管理学》中的行为分析知识应用到历史人物的剖析中,让人从人性的角度去看历史人物,这样,所有的历史人物会变得鲜活和人性味十足,这是我写作的动力。

目前市场上有很多将历史和管理结合的书,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通过整理出一些历史上经典的语言,将这些经典的语言做一些管理学上的解释,好像这就算是管理的理论。作为一个管理专业的人,我更信奉“管理无定式”的道理,管理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一个“悟”字,即看见曾经的人和事,悟出一些为自己有用的道理,

明朝的大哲学家王守仁先生身上有一个小故事,说王守仁出生的前一天晚上,他奶奶梦见有一个神人从云彩中递给她一个婴儿,第二天,坐胎十四个月的王守仁出生了,因为梦中的情景,王家人给这个孩子取名叫“王雲”,让王家人苦恼的是这个孩子到五岁了还不会说话。有一天孩子在门口玩的时候,有一个游方僧人路过,僧人看到这个孩子随口说了一句“多好的孩子啊,可惜被点破了”。饱读诗书的爷爷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连忙从经典中查出“守仁”两个字作为孩子的名字,说来奇怪,这个五年没有说话的孩子突然就开口说话了。这个故事有点神话的色彩,不知道可信度如何?但是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管理学道理,很多管理经验是不能点破的,一旦点破就趣味索然,在职场上,贸然点破一件事不仅对自己没有好处,反而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呢,如朱棣向解缙征询太子人选的意见,解缙点破了,最后死得不清不楚;在同样的问题面前,杨士奇矜持地表达了自己的主张,最后他成为明朝初年的杰出首辅。

本书的结构我是按照这个模式设计的:每个人物的内容基本都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系统地归纳和总结历史人物的历史史实,二是从历史史实中整理出我自己的思考,这样的思考究竟属于行为分析、职责分析、岗位分析或者能力分析,我不想直接说出答案,因为不同的人通过我的分析会有不同的收获,我不想给读者去限定一个思考的框架。

不同的史书有不同的记述历史的方式,《明史》是传记体,《明通鉴》是编年体,《剑桥中国明史》有点象“记叙体”或者“议论体”,无论哪种表述方式都有其自身的优缺点,我采取的也是传记体的方式,以明朝十六个皇帝为主线全面展现明朝的历史,为了对重点人物或者事件进行详述,在对应的王朝后面,我设计了“超级链接”的方式补充说明当朝的一些史实。书中重点涉及了明朝的重点人物40余个,除16个皇帝外,还有一个皇后、四个才子、两个军师、一个清官、一个哲学家、一个名将、一个壮士、八个首辅,这些人物都是大明王朝特别典型的人物。关于这些人物后人都有不同的评价,这些评价的声音中可能很多出自于“历史大家”,我一直坚持对历史人物,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见解,我试图通过自己的视角来解读古人。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篇幅的限制,超级链接的典型人物都是根据我个人对历史的理解增加的,有些人物可能很伟大,由于典型性不够突出,我就通过事件进行介绍,如洪武时期的大将徐达、常遇春、蓝玉等;有些人可能很典型,但是不符合我个人的价值观标准,我不愿意在我的作品中单独写他们的事迹,如魏忠贤等四个死太监;还有一些典型的人物,尽管很典型、也很正面,考虑到在本朝皇帝的资料中,关于他的事迹已经很详尽,不想再重复记述,如戚继光、孙承宗、袁崇焕等。

历史是后世人写的,由于受个人视角的影响,或者对历史怀着不同的目的,我们能看到的历史中可能含有比较隐晦的东西:历史学家认为该流芳百世的人,记录他的事迹的时候可能专门挑好的说,而记录所谓的坏人的时候,采取的完全是相反的态度,几乎抹杀掉他的一切好事。比如严嵩和朱厚照,从正史中我们很难发掘他们正面的事迹,抗击倭寇的功劳难道跟严嵩没有一点关系吗?正德十二年朱厚照指挥的与小王子的战争,激战五天五夜,最后只斩杀16个敌人,这样的结果难以让人信服。

最让人理解不了的还是明朝后期的三大疑案,如果查看正史的记载,这三个案子清清楚楚,根本没有疑问可言。但是它们之所以成为疑案,其实这是史学家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破绽”,正史记载的三大案件也不一定是真实的,因为这三大疑案的记述采纳的都是东林党人的观点,在阉党当政时期,魏忠贤组织人编写了一本书叫《三朝要典》,对这三个案件进行了翻案,因为阉党与东林党做过殊死的斗争,到底谁是对的,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历史学家以疑案的名义姑妄记之。事实上党派之间的争斗,各个党派出于打击异己的需要,谁也不能保证东林党就没有在办案的过程中说谎。说了这些,好像我是在为历史的定论在做辩解,其实不然,历史上盖棺定论的东西,我不会为了吸引眼球而去冒天下之大不韪,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研读,呈现更多的历史真实,或者引发对真实历史的思考。

再比如朱元璋,“胡惟庸案”、“空印案”、“蓝玉案”、“郭桓案”四个案子他杀死了近十万人,这么多的生命死在他的屠刀之下,他简直就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屠夫,他的罪孽万劫不复!试问有几个人是站在人的角度上分析和思考过朱元璋呢?假如你在朱元璋的位子上,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当时会采取什么样的举动呢?我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谁能说清楚。还有嘉靖朝的内阁首辅张璁(后改为张孚敬),《明史》对他的评价与《温州志》的记载几乎完全相反,在很多人的眼中他是一个欺上媚下的悭吝小人,他靠“歪理邪说、旁门左道”走上首辅宝座,得出这样观点的人,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他也是一个饱读圣贤书的知识分子,在“大议礼事件”中,他能以微末之身与当朝权贵们做殊死的斗争,这难道称不上儒家倡导的“舍身取义”吗?再就是东林党的结局,后世人一直为他们感到惋惜,作为一个党派,他们在与其他党派的斗争中也是机关算尽,他们是党派斗争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害人者;在治理国家方面,历史也给过他们执政的机会,可惜的是他们除了高谈阔论几乎无所作为,以至于被张居正打残的东林党人邹元标,在天启年间还在追忆张居正时期的改革成就,唉,历史真的让人说不清呢。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句话不是我学史的动力,因为我等凡夫俗子,就算你能精确地预见到王朝更替,那又能怎么样呢?这些能力几乎不能给我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变化,学历史仅仅因为我喜欢历史。辨析历史史实,只是希望真实地展现纸上的历史,让掩埋在文字中的人物在我们面前能鲜活起来,这对于我来说是十分有趣的事。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有一个习惯,他每写完一首诗都要第一个读给他的母亲听,只有他的母亲能听懂的诗,他才会拿出来示人。在做学问方面,我也一直想做到白居易这样,我曾试图将我知道的历史知识写出来,让每一个人看懂或者听懂。时人对历史感兴趣的不多,加上我也不是特别擅长驾驭幽默风趣的语言,因此,我无法将历史故事写得象评书或者故事那样好看。当然对于历史这个题材,我还是不倡导过于通俗化,过于通俗的历史可能让人对历史事实的可信度产生怀疑。历史一直给人的感觉是门“学问”,“学问”就应该象阳春白雪一样,完全懂得历史是有“门槛”限制的,第一道门槛是兴趣,第二道门槛是阅读者的基本阅读能力。为了解决对历史不感兴趣的人看历史的问题,我叙述历史故事的时候尽量加一些“引语”,将读者慢慢地导入到历史中,在语言表达上,我历尽所能地用通俗的语言来叙述我的知识,争取提升本书的可阅读性。

书写到一半的时候,老婆笑话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历史爱好者,整天沉浸在历史事件中似乎有点“不务正业”;朋友们劝慰我说,现在写明朝历史的书很多都特别畅销,你能达到人家的销量吗?女儿整天嚷嚷要我将自己写的历史当成故事讲给她听,我以“少儿不宜”的理由予以拒绝。这些话听得多了,我自己也困惑了,我写这些东西干什么呢?我要如何写作才能达到妻子、孩子和朋友们的要求呢?

这本书整体写成的时候,我特别想将此书命名为《明朝那些鸟人》,这样的名字一定能吸引读者的眼球,考虑到本书内容的严肃性以及我的行为习惯,我去掉了这个题目;也曾想用《明人黯事》这个书名,它也许能给书增加一些卖点,但是这个名字“不阳光”。最后我还是使用《理说明朝》,因为写书是对自己学习和思考成果的一个总结,书的发行量跟我本人的生活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有自己的工作和专业特长,我更希望将写书当成自己的一个纯粹的爱好。

有了这层思考之后,我不再发憷于自己对历史研究的深度,我更不会纠结于我的作品将来的发行量如何。尽管我现在无法将明史以童话故事般讲给我的女儿听,但是,我会告诉我的女儿,过不了多久,她一定能从我的书中获得智慧和启迪。本书的内容已经全部发布在我网易的博客上,有朋友问我是否担心在出版之前被人剽窃?我不担心,因为有人看我的文章,并且能从我的文章中受益,这是我对社会的一种价值体现,这是我写作的最重要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