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明朝的名将于谦(上)  

2011-12-07 21:46:03|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二十一日,这天对于汉王朱高煦来说真的是一个特别晦气的日子,原本想象自己的老爹朱棣一样,通过造反最终从自己的侄子手中夺得皇位。没想到,起兵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最后就被镇压了,自己成了侄子朱瞻基的阶下囚。既然选择造反,自己就要对自己的一切行为后果负责,愿打愿挨的事,成则为王败则寇,朱高煦就认命吧。但是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他被勒令跪在朱瞻基的马前,当着群臣的面被一个20多岁的小御史训斥,这个御史好像没打草稿,出口成章、有理有据,最要命的是这个御史声音特别洪亮,训他的每句话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如果现在让朱高煦选择,估计他宁愿选择被看透,也不愿意这样被人当众羞辱,他真的恨不得钻到地缝里面去。

这个御史名叫于谦(1398-1457),于谦,浙江钱塘人,永乐十九年进士。幼年聪颖且读书用功,在七岁的时候,有一个僧人名叫兰古春,见到于谦之后给于谦的评价是“这是将来拯救国家于危难之间的良相啊!”,于谦十二岁的时候写了一首诗名字叫《石灰吟》,这首诗在初中课本里面都有,估计一般人都熟悉。他训斥朱高煦的良好表现一眼就被朱瞻基看上了,他觉得这是一个可造之材,为了将来能成就大事,他将于谦安排到江西去锻炼了。

其实于谦在担任御史期间就小有名气,当时的都御使名叫顾佐,他对自己的下属要求特别严格,唯独于谦是个例外,因为他觉得于谦的才能比自己强。在训斥朱高煦之后,朱瞻基派遣于谦巡按江西,这是一个小官,在江西,他昭雪了被冤枉的几百个囚犯。此后,他又上书奏报陕西各处官校骚扰百姓,诏令派御史逮捕他们。皇帝知道于谦可以承担重任。正好当时朝廷要增设各部右侍郎为直接派驻省的巡抚,于是朱瞻基亲手写了于谦的名字交给吏部,破格提拔为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山西。于谦到任后,轻装骑马走遍了所管辖的地区,访问父老,考察当时各项应该兴办或者革新的事,并立即上书提出。一年上书几次,稍有水旱灾害,马上上报。

当时河南是一个多灾的身份,经常发生水患,于谦带领当地人加宽堤坝,一里路设一个亭子,亭子设亭长,亭长负责这个亭子周边河堤的修缮工作,以此来预防水患的发生;在当地命令老百姓在路边凿井种树,确保行人在路上的时候不会发生饥渴;他还因为大同的地理位置特殊,向朝廷建议设大同御史,以便更好地治理大同;由于他所到各处恩威并用,因此,山西和河北一带的盗贼都躲着不敢出来,在山西河南巡抚九年之后,升为左侍郎,官至二品。

于谦之所以官运亨通主要还是因为他朝中有人,朝廷中的靠山不是别人,而是创造了“仁宣盛世”的“三杨”,有“三杨”给于谦撑腰,于谦在地方上几乎是如鱼得水,正统六年,于谦上书说:“现在河南、山西各自储存了数百万谷物。请于每年三月,令各府州县上报缺粮的贫困户,把谷物分发给他们。先给菽秫,再给黍麦,再次给稻。等秋收后还给官府,而年老有病和贫穷无力的,则免予偿还。州县吏员任满应该提升时,储存预备粮达不到指标的,不准离任。并命令监察官员经常稽查视察。”,他的这个建议很快就被皇帝采纳并被诏令执行。

“三杨”离任以后,太监王振当权,大肆收受贿赂,当时官员拜见王振的,少则100两银子,多则上千两,而于谦拜见王振,历来是空手而至,并且作诗,《入京》说“手(绢)帕蘑(麻)菇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看到于谦这么不识相,于是就有王振的党羽弹劾于谦,王振就找一个名目想治于谦死罪,将于谦下诏狱关了三个月,罪名是“于谦因为长期得不到提拔而对朝廷心生怨恨,擅自找人替代自己”,后来,王振解释说是自己误会于谦了,因为有一个御史名字跟于谦有点相似,王振抓错人了。出狱后,王振将于谦贬为“大理寺少卿”,山西河南成千上万的官民上书挽留于谦,王振迫不得已只好将于谦官复原职。

正统十三年,于谦被召回京,任兵部左侍郎。第二年秋天,也先大举进犯,王振挟持皇帝亲征。于谦和兵部尚书邝埜极力劝谏,不听。邝埜跟随皇帝管理军队,留于谦主持兵部的工作。没想到,邝埜这一去就和于谦永别了,因为朱祁镇的二十万大军被也先在土木堡之役中消灭,皇帝朱祁镇也成为也先的阶下囚,惊闻“土木堡之变”,朝廷里面乱作一团。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初一日,有一个侍讲叫徐珵,他精通天文,夜观天象之后,立即回家将自己的妻子儿女打发回南方避祸。“土木堡之变”发生后,朝廷里面乱作一团,徐珵立即建议朝廷南迁,很多大臣因为皇帝的陵寝都在北京,如果将首都南迁,意味着皇陵无人看管,大家都不愿意南迁。这时候,于谦出来说话了,现在主张南迁的人应该被杀掉,国难当头应号召全国的人誓死保卫北京城。徐珵被呵斥出去,这个徐珵觉得自己很是没有面子,回去之后就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徐有贞”?——请记住这个名字,几年后,这个徐有贞就成为了内阁首辅,于谦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土木堡之变”以后,也先携朱祁镇直接攻打到北京来了,在国家危难的时刻,于谦临危受命,朝廷让他担任兵部尚书,于谦上任以后就面临两件棘手的事,一是京城没有军队,二是京城没有粮食。于谦请示将北京、南京、河南的预备兵以及南方沿海的抗倭兵调到北京来进行防卫;北京的粮仓在通州,离北京还有很远的距离,由于运送不及,很多人都建议将通州的粮仓给烧掉,因为要是粮食落入敌人之手就会提升敌人的战斗力,关键时候,还是于谦想出了一个两全之策,他让调动到北京的官员和兵士,自己搬运粮食到北京来,条件是政府奖励这些官兵搬运费,这真的是一个好策略,因为通州粮仓的粮食可以够北京军队一年的军饷,有军队和粮食,北京城的人心暂时得到了安定。

朝廷为了防止也先挟持朱祁镇威胁国家,八月二十二日,拥立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浚为太子,改名为朱见深,国家由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钰代理国政。二十三日,郕王坐在午门之上议事,这时候就有御史弹劾王振,要求将王振灭族,群臣跟着这个御史后面哭诉王振的罪行,这时候,王振的狗腿子马顺出来将这个御史喝退,这个马顺真的有点不识时务,于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这些压抑已久的臣子们的怒气在这一瞬间爆发了,这些平时文文弱弱的臣子你一拳、我一腿就把这个马顺给解决了,打死马顺后这些人还不过瘾,又拉出马顺的两个同党当时击毙。这估计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件,臣子当着皇帝的面打死人,看到这个情景,朱祁钰都吓呆了,连忙起身就要走,看到这个情形,有个人立即冲到朱祁钰的身边将他拦在位置上,这个人就是于谦,于谦让朱祁钰现场宣布“马顺等人罪有应得,不以杀人罪事后算账。”,看到于谦的这个举动,众人这才清醒过来于谦这个举动的意义,顿时对于谦佩服得五体投地。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