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明朝首辅张璁(上)  

2011-04-09 21:32:33|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德十二年三月的北京街头,一个头发半白的举子,惴惴不安地来到都察院监察御史萧鸣凤的门前,鼓足勇气叩响了御史的大门。

萧鸣凤御史在京城以相面灵验闻名,这个举子虽然十分不愿意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让一个算命的来决定,但是此刻他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今年他已经四十三岁,经过七次的会试失败,他对于自己的科举之路几乎没有太多的信心了。

此次进京赶考之前他原本就犹豫不决,已经年过不惑的他在家乡开馆授徒,日子虽然清苦一些,但也还是能够维持的,现在再来京城跟一些年轻人拼搏,无论是身体或者心理上都有点吃不消了。只因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他实在不愿意带着一肚子学问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

看到来人是一个破落的举子,萧御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这么简单的一个照面,萧御史立马改变了自己的眼神和态度,忙请这个举子在他面前坐下,并认真地察看这个举子的手相,看完之后,半天沉默不语。这个举子由于不知就里,面对御史大人也不敢出声。

“你回家再准备一次吧,三年后你必高中,再过三年,你必定能大富大贵。”萧御史的话让这个举子顿时坠入云里雾里,他心里想:“御史大人,忽悠人没有这样的,我都已经倒霉到无路可走了,干嘛还拿我穷开心呢?”,想归想,但是说是不能说的,就他现在这个条件,别说将来大富大贵了,能在五十岁之前考中进士,这已经是祖上积德的事了,考虑到相面的是个御史,这个举子只好再次垂头丧气地回家了。

三年后,这个举子依然出现在会试的考场,正德十五年,他果真通过会试取得了进士资格,正德十六年殿试获得三甲第78名。在明朝,每届录取进士大概100名左右,因为他是以三甲的成绩,再加上他四十七岁的年纪,他最终被分配到礼部当一面观政,相当于部委的一个办事员。这样的职级,别说在古代了,就是现代社会,一个四十七岁的处长几乎在部里也是一个准备退居二线的人了。当年萧御史说他再过三年能大富大贵,这不是痴人说梦吗?但是历史就是有这样的惊人奇迹。

这个举子名叫张璁,浙江温州人,正德十六年进士,嘉靖四年升詹事兼翰林学士,嘉靖六年入内阁,嘉靖八年当上内阁首辅,位极人臣,当年萧鸣凤御史的预言全部应验。

根据温州地方志记载,张璁家兄弟四人,他排行最小,出生时因为难产,父母惊恐,差点将他遗弃,后来是在长嫂的哺育下成人,幼年家贫,聪颖特别喜欢读书,有胸怀天下的伟大志向,13岁能赋诗,即以卧龙自许,20岁考取秀才,24岁中举人。此后,他就开始流年不利,七次会考皆名落孙山。47岁中进士进礼部当了一名观政。这样的境遇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此生就此了了,但是历史给了张璁一个成就自己的天大机遇,当然这个机遇主要还是缘于张璁几十年来在礼学方面研究,瞬间得到了厚积薄发的结果,历史给了张璁一次机会,张璁牢牢地把握住了命运之门。

嘉靖初年,发生了“大仪礼事件”,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正德皇帝驾崩以后,由于没有子嗣,在内阁首辅杨廷和的策划下,按照“兄终弟及”的传统,将朱见深的孙子、朱祐樘的兄弟、兴献王朱祐杬的儿子朱厚熜从湖北接到北京当皇帝,按道理来说,皇帝正常地实现了交接,应该就万事大吉了。其实不然,什么事一牵涉到皇帝,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了。

按照主流的知识分子(杨廷和派)的观点,朱厚熜应该称朱祐樘为父亲,称朱祐杬为皇叔,要是现在人看来,这是一个特别“找抽”的决定,个性刚强的嘉靖皇帝也觉得这个决定特别的荒唐,难道当个皇帝,就不能称呼自己的父亲为父亲?为此,他还曾经向杨廷和派发出威胁,要是不能认自己的父亲当父亲,他宁愿不当这个皇帝。明朝的大臣还真的很强悍,皇帝不当有人当,我杨廷和要是撂挑子了,国家还就真的玩不转了。嘉靖皇帝坚持了三次自己的爹应该是爹,但是被大臣们驳倒三次,你现在不能称呼你的亲爹为爹。郁闷的嘉靖皇帝愤怒几乎到了极点,但是面对这些饱学的臣子,嘉靖明明知道他们的理不多,但是又恨自己没有能力驳倒这些大臣。

争论到七月无果,张璁向皇帝递交了一份奏折《议大礼疏》,这篇奏折大概有1000多字,引经据典,论点明确、论据充分,主要说明了三个意思:一是兴献王只有一个儿子,按照礼仪是不能将长子过继给别人的;二是不认父亲的人是不孝的,不孝的人是治理不了国家的;三是嘉靖继承的是朱家的帝业,他不是因为儿子的身份而继承的,关于嗣与统的问题,嗣必须是有父有子,而统只要是一脉相承即可,根本不用父子相传。看到这篇奏折,嘉靖皇帝大喜,因为张璁的这篇奏折理论依据太充分了,论证的过程太严谨了,虽然嘉靖的对立面是博学弘儒的文官集团,但是这份几乎参透了中国古代礼仪的奏折,确保嘉靖皇帝在仪礼斗争中的胜利,廷臣不得已,只好让嘉靖尊称朱祐樘为“皇考”(皇帝爸爸),称兴献王为“本生父兴献帝”。张璁因为“功劳巨大”,被“升官”了——南京刑部主事,这样的升官说白了就是明升暗降,因为这般权臣实在不想让张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荡。

由于张璁坚持认为“本生父兴献帝”这个称谓不符合礼仪,他又与桂萼一起上疏继续与群臣抗辩,继续力争嘉靖父亲的名号,嘉靖皇帝看到张璁的第二份奏折,心里特别高兴,就立即下旨让他们二人进京,这些大臣们担心这二人来京以后,皇帝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主意,只好同意将嘉靖皇帝的名号改为“本生皇考”。这时张璁和桂萼二人已经在来北京的路上,他们实在不想就这样回南京,于是继续上疏说,这些大臣们之所以不敢让他们二人进京,那是因为他们怕与张、桂二人就礼仪之事进行对质,嘉靖父亲封号前面如果不去掉“本生”二字,后世人还会认为嘉靖是朱祐樘的儿子,于是嘉靖又临时决定让他们二人火速进京。

高高兴兴的张璁、桂萼来到北京,原本想在朝堂之上尽显一次舌战群儒的本色,没想到,等待他们的是一个致命的阴谋。一些年轻的权贵们计划在张璁和桂萼上朝必经之地“左顺门”(这地方当年群臣们当着朱祁钰皇帝的面打死了太监王振的三个狗腿子,因此这个地方也就成了合法杀人的红灯区。),计划周密之后这些大臣们就开始守株待兔了,张璁到北京以后没有急于上朝,静观了几天行情,桂萼在去皇宫的路上,差点被这些官员给打死,好在桂萼侥幸逃跑掉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侥幸逃脱的张璁、桂萼在黄宗明、黄绾、方献夫、霍韬等人的支持下,他们在仪礼的辩论中大获全胜,嘉靖授张璁、桂萼二人翰林学士,他们力辞。随后那些被击败的年轻官僚们开始有组织地开始弹劾张璁、桂萼,于是,嘉靖皇帝第一次展示了他杀伐决断的面目,以朋党论将参与弹劾的官员全部集中到广场上开始打板子,据史料记载当天被打板子的官员多达100余人,当时被打死的就有十几个,如著名的才子杨慎在10天之内被打了两次板子。嘉靖皇帝由此更加亲信张璁、桂萼二人,于是朝廷中的大臣绝大部分成了张璁、桂萼的敌人。

嘉靖四年,张璁完成了《大礼集成》,提升为詹事兼翰林学士,随后关于礼仪方面的事务,嘉靖皇帝几乎全部信赖张璁的意见,张璁因为依仗皇帝的宠信,也做过不少与大臣之间勾心斗角的事。嘉靖五年提升为兵部右侍郎、不久又晋升为左侍郎;嘉靖五年,在杨一清的指使下,张璁又扳倒了内阁首辅杨廷和,杨廷和退休回家;嘉靖六年晋升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进内阁;嘉靖七年完成了《明伦大典》,晋升为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当时内阁首辅是杨一清,由于得力于张璁和桂萼二人的帮助,因此杨一清也特别光照这两个人,无奈嘉靖皇帝更多地信任张璁,由此招来杨一清的压制;嘉靖八年,在杨一清集团的弹劾下,张璁被皇帝罢官,在归家的路上,张璁一行刚到天津,皇帝就派人将张璁追了回来,晋升为内阁首辅。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