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Angus·余  

2011-06-17 23:04:13|  分类: 友情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ngus·余是我的好朋友。

在那个流行英文名字的时代,他将他的名字的谐音对应了一个英文单词,也不知道他现在还用不用这个名字,估计现在这个名字就我这么叫他了。

Angus·余是我刚参加工作时的同事,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从南京来到了广州,Angus·余是从大连来到广州。我们从相邻的家乡奔赴外地最后集中到广州,这是人生的缘分。

我对Angus·余的注意是因为我们虽然属于两个不同的省份,但是我们的家乡是两个相邻的县,在回家探亲的时候能找到一个伴真的感觉很舒心;Angus·余对我的注意是因为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来了这么一个专业完全不对口的单位,因为这个单位与他们学校是对口的,每年都有很多毕业生来这个单位,而这个单位跟我的学校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在大学表现优异猜进的这个单位。

记得报到的那天,我被单位分到了一间6个大学生住的不足10平米的宿舍,舍中有位室友与Angus·余是同班同学,他说Angus·余住在我们隔壁,为了尽快地熟悉环境,我将自己的行李放下以后就去隔壁拜会他,他没在宿舍,后来得知他到北京路看美女去了,第二天我们去广卫路照相办理身份证的时候,我又陪Angus·余在新大新商场边的天桥上看了很长时间的美女,其实,后来想想,看美女真的不是当时的兴趣,只是希望在人来人往的潮流中,发现一点不属于这个城市的痕迹,因为这个南方改革前沿城市我们真的太陌生了。

第一次与Angus·余正式接触是参加工作以后的一个月,他被公司派到惠州的一个工地,而他父亲竟然在没打招呼的情况下(那时候也没法事先打招呼,因为他的家乡还没有电话呢)到公司来探视他,还没到公司,他的父亲在海珠广场就被别人打劫了,情急之下的他给我打了电话,我连忙赶到海珠广场将老人接到公司并安顿了下来,第二天他从工地赶回广州,他虽然没有对我说谢谢,但是我知道他在心里已经将我当成了值得信赖的兄弟,兄弟之间是不用这样形式上的客套的。

我一直在广州的公司里面上班,Angus·余一直在乡下的建筑工地呆着,偶尔回广州看看,由于当时住房紧张,睡在他下铺的一个哥们和他的女朋友常年住在宿舍里,虽然有布帘遮挡,但是Angus·余实在受不了折腾,回来后他基本上不住自己的宿舍,知道他回来时,我都会事先在我们的宿舍里面收拾一张床位,让他在我这儿凑合,当然还要管他在广州期间的食宿,有时他也会去买啤酒或者加上1-2个菜,我们一起享受一下。

相聚的时候,我们聊得最多的是如何“逃离”这个被我们看不上眼的公司,Angus·余学的是水工专业,这个专业当年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是很吃香的,我的会计专业跳槽也比较容易,但是我没有Angus·余的魄力,在单位工作不到两年,他第一个跳离了这个公司,尽管户口和档案都留在了单位。相对于他的“草率”,我的选择更谨慎一些。他去了一家香港公司,据说月薪能达到我当时的3倍,我的收入在当时的广州是当地人平均工资的3倍,他依然住在工地,只在周末的时候会广州小聚,聚会的时候,他会跟我说很多在工地上与外国工友一起的新鲜事。

Angus·余自小就很优秀,从小学开始一直是当地重点学校的好学生,初中进了全国著名的黄冈中学,高考时由于身体不适结果发挥失常,后来他一直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因为他高中的好朋友基本上都就读于清华、北大、科大之类的名校,这些好朋友在他工作期间经常过来看他,我也算有幸认识了一些湖北的才子,能和这些优秀的人自由交往的一个重要原因,那是因为在Angus·余的心目中,我也是属于这些才子一类的。

Angus·余有一幅高挑的身材,和很多湖北人一样,他特别的聪明,在学习新知识方面,他几乎要比我少花一半的时间,与他爱投机取巧不同的是,我笨鸟多飞、以勤补拙。晚上我在宿舍挑灯夜战的时候,他一般都是外出结交朋友,不断寻找新的职业发展机会。几年下来,我信心满满地走进研究生考场的时候,他还在那个圈子里面一家家公司地攀高。

他家在湖北当地的县城是个有身份的家庭,父母都是当地的“高干”,这样的成长环境与八辈子农民出身的我,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都不同,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喝大了,我趁着酒精的作用,说了一堆他不务正业的话,希望他能脚踏实地地做几年实实在在的事以图将来的发展,他鄙视我这样畏手畏脚的生活方式,我们因此不欢而散。第二天早晨一生气他就回了工地,看那个架势一辈子都不会再和我联系了,没想到第二天晚上他就回来向我道歉,说我那天说了很多真兄弟才会对他说的刺激他的话,估计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不顺耳的话,我的话估计很难听,但是对他很受用,因为他一直都太顺利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也收敛了一些,至少在我的面前,他也投我所好地看书学习,也没怎么换新单位。当我告诉他我准备辞职去北京考研究生的时候,他一下子楞住了,连忙劝导我和他一起在广州发展。与他孤身一人在广州闯荡不同的是,我的女朋友在北京等我,我必须要放弃在广州的一切了。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尽管Angus·余比我英俊潇洒多了,不过在广州那么多年他可能接触过女色,但是他几乎没有接触过女性,在我离开广州的时候,他好像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我走的时候他一直将我送上火车而久久不愿意离去,我知道他心里的沉重和失落,我们虽然行为方式差异很大,但是我比较喜欢他的聪明才智和闯劲,他比较喜欢我的执着和思想,在当时我们认为文化比较贫瘠的广州,能遇见这样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真的是我们一生最大的福报,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广州还能遇到我这样的朋友,我当然也没有遇到像他那样坦荡且能交流思想的人。

随后的日子,我们都按照自己的性格过着自己的生活。喜欢本分的我,坚持了求学、工作、按部就班地生活的普通模式;Angus·余自然是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过着富有激情和变化的生活,在大公司之间以各种炫目的身份过着光鲜的生活。几年前,他来北京的姐夫家过春节,不巧的是,他到北京的当天我正好买好了回老家过春节的车票,虽然见了一面,但是也没有聊很多。

前天晚上,不善于睡觉的我刚刚入睡,就被一个陌生的广州电话吵醒,我很生气地按掉了电话,没想到电话接着又响了起来,看来我不接真的不行了,一听电话知道是Angus·余打来的,他说他梦里梦见我就拨通了电话。这个电话虽然让我事后久久不得入睡,但是,能被一个远方的朋友以这样的方式惦记,我就算整夜无眠,心里感觉都是特别美好的。

人到中年以后,每个人都会因为工作、家庭、生活等事务忙得不可开交,朋友之间的联系好像越来越少,但是,对于好朋友来说,哪怕是一辈子不联系,只要联系上就应该是一见如故的,我和Angus·余应该能做到这样,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是我们之间的的平淡和实诚,君子和而不同这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态度。我们能成为朋友不是因为我们拥有的物质多,而是由于我们计较的东西少;我们能成为朋友,最根本的还是我们都有追求美好的心愿、不懈的自我追求、仗义执言的性格、特立独行的思想,这些也许对很多人一文不值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的无价之宝。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