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阴险的朱厚熜(二)  

2011-10-20 23:35:54|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议礼事件。

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从周朝开始就制定了“礼”,这个礼仪与西方的概念不同,它更多地代表了一种制度和规范,如果没有“礼”,国家几乎没有了规矩。

议礼事件的背景,过去当上皇帝的人,在即位之初都是要祭奠祖先的,祭奠祖先的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给祖先加封号,一般都会追封为“皇帝”,比如朱元璋就将他的父亲追封为皇帝。朱厚熜登上皇帝位以后,祭奠完祖先,理所当然地也要追封自己已故的父亲为“皇帝”,但是朱厚熜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不是开国皇帝,他的父亲和前任皇帝是叔侄,这就出现麻烦事了,他的父亲当年是朱厚照的臣子,现在要是封他的父亲做皇帝,朱厚照岂不又成了朱祐杬的臣子?这是其一;还有一点是,朱厚熜的父亲还健在,他封她的母亲什么头衔?如果继续叫王太妃,朱厚熜是皇帝,皇帝的母亲自然就是皇太后,但是按照礼仪规定,朱厚熜又必须称呼朱祐樘的妃子为皇太后,两个皇太后如何区分,这是个问题。

正德十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朱厚熜派人去湖北接他母亲来北京,二十七日就让朝廷大臣议定他父亲和母亲的封号,礼部自然要引经据典一番,通过请示杨廷和,礼部尚书毛澄递交了议定结果,朱厚熜的父亲为“皇叔父兴献王”,母亲为“皇叔父兴献王妃”,皇帝祭奠自己的父亲时称呼为“侄皇帝朱厚熜”,这个结果是按照朱厚熜过继给朱祐樘的做法设计的,这真的是一个找骂的决议,果不其然,朱厚熜见到这样的结果,顿时勃然大怒。随后,礼部又提交了第二稿,即封朱祐杬为“皇叔父兴献大王”,以此来区别其他的王爷地位,朱厚熜自然还是不满意。

当时朱厚熜还是比较年轻,尽管他觉得这些高官们在“欺负”他,但是以他的阅历和才学,他当时好像也只有生气的份。事件的转机是一个人物的出场,这个人叫张璁(事迹参见《明朝首辅张璁》),他是一名新科进士。七月初三日,他向朱厚熜上了一份奏疏,朱厚熜拿到这份奏疏,简直是如获至宝,连忙将这份奏疏拿给内阁首辅杨廷和看,希望杨廷和出面让礼部改变既往议定的事项,杨廷和对这份奏疏,看都没看就让司礼监太监拿回宫中,当然,他还说了一句“秀才哪懂得国家大事?”。杨廷和错了,一是他错在小看了这个为父母争名分的小皇帝了,二是他小看了这个新科进士张璁,他尽管进士考了八次才中,但是他绝对是一个礼学大师,知识和学问时候不以人的官位的高低所决定的。朱厚熜召集杨廷和等,亲笔刺书其父为兴献帝,母亲为兴献后,杨廷和坚决抵制,并封还了朱厚熜的敕书,朱厚熜与杨廷和的斗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九月二十五日,朱厚熜的母亲从湖北来到了北京,在此之前,大臣们议定了迎接朱厚熜母亲的礼仪,由崇文门进入进东华门,朱厚熜不同意,改议由正阳左门进入大明东门,朱厚熜仍然不同意。住在通州的蒋氏夫人听说自己的封号还没有议定,坚决不来北京,朱厚熜于是要挟官员们说要带着母亲回湖北,不做这个皇帝了,礼部还是坚持最初议定的结果。朱厚熜第一次发飙了,母亲由正阳门正门进入,群臣议礼的折子一起发下去,让他们再议。

此间,张璁又递交了一篇《大礼或问》的文章,有了这个武器的支持,那些权贵们只好同意给朱厚熜的父母以“兴献帝”、“兴献后”的封号,朱厚熜原本想将父母改成“兴献皇帝”、“兴献皇后”的封号,不巧的是,嘉靖元年正月十一日,清宁宫后殿发生火灾,按照五行说法,火主“东方”和“礼仪”,皇帝一看这是天怒人怨了,因此,也就暂时停止了封自己的父母为“皇”的行动。当然最后经过多次争斗,朱厚熜还是给他的父母争取到了皇帝的封号。

记得五四运动的时候,有一个说法叫“封建礼教害死人”,在众多的口号中有一个口号叫“打倒孔家店”,说明封建礼教充满罪恶。中国封建社会确实是一个“礼教”社会。我看了好几遍《明史》中 “议礼事件”,到现在我还是无法说清楚,杨廷和派权贵们与张璁等几个小官之间争论的内容,谁是谁非好像清朝的夏燮也没有评论清楚,这真的是个特别专业和高深的问题,我简单地表述一下我的理解吧。

群臣们议礼的时候是按照将朱厚熜过继给朱祐樘而设计的礼仪,即朱厚熜过继给朱祐樘后,他只能叫自己的父亲为叔叔,这和民间的做法是一致的,如果朱厚熜同意过继,那么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好像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麻烦的有两点:一是朱厚熜这个皇帝是捡来的,如果事先将过继作为一个换皇位的条件,也许朱厚熜会考虑的,但是,朱厚熜已经继皇帝位了,现在让他过继,他是不会答应的;二是按照礼教规定,长子是不能过继的,朱厚熜是长子,长子过继为不孝,让一个皇帝背负不孝的罪名,真的说不过去。

张璁之所以能在辩论中占上风,客观上是由于他在礼教方面有理论造诣,主观上还是因为皇帝的鼎力支持,张璁论证朱厚熜继皇帝位是“继统”不“继嗣”,什么意思呢?朱厚熜继承的是老朱家的皇帝统治,而不是当朱祐樘的孝子贤孙,换句话说,皇帝只要是老朱家的人,谁当都是一样的,不一定要求这个皇帝必须是朱祐樘的后人。这个观点其实我们更能理解和接受一些,因为这个好像更符合常理。

议礼事件,一方面表现为朱厚熜在捍卫父母的荣誉,另一方面,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朱厚熜与这些当朝的权贵们的权力之争。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当年的这些权贵们确实有点拿着自己的势力在拼皇帝的势力,议礼事件其实是个政治事件,在这个事件中,朱厚熜要么选择退让,从此他就会成为群臣们支配的皇帝;要么就是于这些权臣们来一个鱼死网破,誓死捍卫自己的皇权,朱厚熜真的是一个善于权谋的人,他依靠新科进士张璁,以及桂萼、霍韬等小官,战胜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嘉靖二年(1523年),二月二十九日,礼部尚书毛澄退休,需要说明的是,朱厚熜一直很敬重毛澄,尽管因为议礼事件让朱厚熜大为光火,在毛澄退休的时候,朱厚熜还是给了他最好的退休待遇;闰四月二十二日,刑部尚书林俊退休,尽管林俊也是一直在纠正朱厚熜的过失,但是朱厚熜也是非常尊重他;十月户部尚书孙交、兵部尚书彭泽退休,他们的退休申请也被朱厚熜多次拒绝,最后光荣退休;嘉靖三年二月十一,内阁首辅杨廷和退休,尽管百官上疏恳请朱厚熜留住杨廷和,但是杨廷和已经铁了心要退休,朱厚熜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

杨廷和的退休,应该标志着议礼事件中,嘉靖以胜利告终。群臣们都遗憾于杨廷和的退让,在臣子中,最不能接受杨廷和退休的人叫杨慎,因为他是杨廷和的儿子,如果仅仅是这层关系,这个杨慎也没什么值得一说的,但是要是说出他的另外一个名头,估计你就知道了,他是举世公认的明朝第二才子,状元出身,才华横溢(参见《明朝才子之杨慎》),他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贵为内阁首辅的父亲要急流勇退,后来的事实证明,姜真的是老的辣,因为杨廷和已经预见到一件大事即将到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