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理学家朱熹(三)  

2012-02-28 23:19:01|  分类: 历史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初涉仕途。

主簿是宋朝初年新设的职位,其职级介于县令与县尉之间,同安县主簿这个职务要是按照现在的职级对照关系,应该相当于副县长吧。朱熹任职的年代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官场盘剥成风,苛捐杂税压得老百姓几乎民不聊生,作为一方父母,朱熹主要做了以下几件事:

(1)正经界。正经界依据的是正经制,所谓正经制是指南宋时期绍兴十二年(1142年)两浙转运副使李椿年向宋高宗赵构建议推行的一种按土地纳税的一种制度,即按照拥有田亩的多少及产出的作物的等级进行纳税,这项措施有利于保护国家稳定的财政收入。在没推行这个制度之初,大官僚大地主阶级巧取豪夺农民的土地,造成了“有田不纳税,纳税没有田”的社会现状,激化了社会矛盾,福建就爆发了何白旗起义,最后导致“正经界”在福建的漳州、汀州和泉州的失败,朱熹在认真调查研究之后提出了让人振聋发聩的观点,即何白旗起义不是推行正经界导致的起义,而是不推行正经界导致人民难以生存促成了何白旗的起义。无奈他位卑言轻,尽管他在同安强行实施正经界,为当地的财政做出了显著的贡献,可惜造化弄人,最终,正经界活动于绍兴二十五年在全国流产。

(2)总制钱。这原本是徽宗年间,为了镇压宋江、方腊起义而临时征设的一个临时税种,宣和中期,总揽东南地区财赋的发运兼经制使,建议增收卖酒钱﹑印契钱﹑头子钱等以充经费,因系经制使建议,故称“经制钱”,后一度废除。绍兴五年总制使又仿照上法征收,于是又称“总制钱”,这种苛捐杂税无疑是悬在人民头上的一把尖刀,但是这个莫名的税种竟然是南宋朝廷的经济命脉,一年的总制钱收入相当于北宋初期一年的国家财政收入,也相当于唐朝两年的国家财政收入,这是朝廷的一块肥肉,这是所有人都不敢碰的“雷区”,朱熹因为跟当时的户部侍郎钟世民有一面之缘,他写信给钟世民痛斥总制钱的危害,钟世民对他的信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其实也不奇怪,试问,与虎谋皮老虎能答应吗?朱熹又失败了。

(3)吏治。朱熹幼年时期一直生活在贫弱的环境中,他深切地感受过下层人民的疾苦,因此,他特别痛恨贪官污吏。无官不贪好像是中国官场自古以来的怪现象,作为同安主簿的朱熹,先是积极地向相邻的单位学习好的吏治措施并积极应用到辖区的实践,对于一个主簿来说,推行吏治的对象和手段是十分有限的,能做到的无非也就是写一些标语张贴一下,用以激发官员的觉悟,或者就是严格要求官员将老百姓上交国家的税钱及时足额地上交给国家,不准许官员给老百姓增加额外的负担,当然这些措施是否能够得到有效的落实,关键还是要靠监督执行,朱熹整天埋头于账务和簿籍中,确保了他仁政爱民的思想得到贯彻。

同安当地流传一个故事,说朱熹面对那些豪强们侵占老百姓的田地写了几句话“此地不灵,是无地理;此地若灵,是无天理,后得地之间不昌。”,这几句话现在听起来好像有点近似农村妇女的恶誓毒咒,但是,封建社会人都是比较迷信的,尤其这样的话被一个当官的说出来,其威慑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当然这样的“口号”对于那些还没有坏透的人来说是有作用力的,但是对于十恶不赦的人,结果可想而知。由是可见朱熹的吏治效果。

(4)治学。如果朱熹的职务称得上是副县长的话,他的职责中还有一块是分管教育。同安当地的县学在朱熹没去之前非常不景气,校舍破败,学生也无心问学。也不奇怪,党派的斗争直接转化为学术之间的斗争,先有司马光等为首的与王安石的学派斗争,到宋高宗时期秦桧专权,秦桧又推崇王学打击程学,搞得莘莘学子们几乎无所适从,县学的秀才们读书的重点不是花在古典经籍的学习和钻研,而是搜集功成名就的人的诗词歌赋进行背诵,以期在考场上能投机取巧。

面对这样的教育现状,朱熹采取的措施有:一是制定校规和校训,二是筹集资金兴建校舍和购买图书,三是与学生们谈心,交换自己对于读书的认识——读书是为了明理和修身而不是为了功名,四是聘请名流到学校授课,当然他自己经常去给学生教授《论语》等课程。在他的治理下,同安县学人才辈出。治学与其他几项工作比较起来,这是朱熹在同安主簿的任上做得最漂亮的一项业绩了。

作为一个满腹经纶的热血青年,面对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现实局面,当政五年的朱熹一定是失落和悲苦的,绍兴二十七年正月,朱熹在同安主簿的任期届满,他辞职回家了。五年官场上的所见所闻,让这个曾经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热血青年,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所学的知识对于经世济民是那么的空洞,自己的一腔抱负是那么的不合时宜,他彻底迷惑了,是自己错了,还是知识错了?他一时找不到答案。这时,他突然想起了绍兴二十二年拜访李侗时的情景,他脑海中不断放映那个不卑不亢的山野老叟对他说过的话,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由于他辞官后,继任者还没有到位,绍兴二十七年三月,他在百无聊奈的时候给李侗写了一封信,诉说了自己研究《孟子》后的感悟,一个月后,他收到了李侗的回信,李侗对他学业的精进大大地称赞了一番,同时告诉他要“涵养处见功夫”。在接下来几个月,朱熹对李侗的话进行了认真的思索,他再次研读了《论语》、《孟子》等经典书籍,经过几个月的思索和研读,朱熹用他以前崇尚的禅宗“顿悟”观,依然断绝了自己的佛老哲学,从此开启了儒学大师的征程,绍兴三十年(1160年),朱熹从崇安步行几百里走到延平正式拜李侗为师。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