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家过年  

2012-02-05 23:09: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吃的男人盼插田,好吃的孩子望过年。”这是以前在家乡很流行的一句俗语,因为插田的时候,队里会从公款中拿出一点钱供男人们打牙祭,孩子们也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享受到大鱼大肉,这是一年中唯一的一次可以大快朵颐的时刻。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吃已经不是人们生活中的主要内容,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大鱼大肉也不鲜见,孩子们爱吃的零食在非年非节的日子里,大人们也是尽最大限度地满足需求,没有了期盼的目标,对过年的期望指数明显降低。

没有人家通宵达旦地在腊月里准备年货了,没有父母再筹划着给孩子们准备新鞋新衣服了,甚至有人连年夜饭都不愿意准备了,因为在酒店定年夜饭特别的省事。没有了过年期间的礼仪讲究,没有了很多过年期间的风俗习惯,年味让人感觉在不断地退化,害得民俗专家们唏嘘不已。

其实,这些民俗专家们大可不必为失去的东西惋惜,因为风俗也是前人留下的一些生活习惯,这些习惯是根据当时的历史环境形成的,环境变了自然就要改变这些习惯,你让那些常年在外奔波的人们回家以后再去遵从那说不清楚的习惯,有什么现实意义呢?过年回家是用来放松身心的,在家里是感受亲情的,如果这两个目的达不到,年味岂不是会更加淡吗?

时代变了,风俗也是要随着时代而进行改变的。这次回家感受到了一些风俗,觉得应该可以组成新的过年文化的内容,特此记录如下:

1、全族公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家的族人启动了家谱的重修工作,这项工作估计已经中断了至少50年以上,尤其在文革期间,宗谱和祠堂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续修家谱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现在的人口活动的频率和范围太大了,将几十年中断的谱系接续起来,需要广泛动员外加全国寻访。我们家的家谱续修工作相对比较容易一些,一者是因为当年文革的时候,五叔偷偷地藏了一套;二者是因为我们这一支的族人发展得最好,在外工作的人最多,因为这两个方面的原因,退休在家的五叔比较便捷地将五辈人给续上了。回家翻看了一眼新家谱,对比了一下老家谱,发现以前的部分还是比较规范和古旧,这是由于现代人不通文言造成的,但是能通过家谱了解族人的情况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家谱修订完工以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修缮宗祠,在老祠堂的基础上,族人进行了翻修,虽然没有老祠堂那么的庄严,但是也算有一个族人公共的祭拜空间了,在新祠堂里,今年全族人进行了第一次公祭,公祭活动由族中有些威望的人组成委员会,共同议定公祭的有关事宜,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活动就是按照族谱重新编排列祖列宗的牌位,然后全族人共同祭奠列祖列宗。

公祭活动看似简单,其实是很复杂的一项仪式,因为经过几百年的繁衍,家族中辈分差距已经出现若干代,那些长房的子孙可能都已经下传了3代,而末房的子孙还在3代以上,为了能对亡者有一个长幼高低的排序,这需要进行大量的梳理,并制定了一系列的上牌位的规则。

我们族的公祭活动仅仅限于祭祀的内容,从坊间打听到别的宗族有在公祭期间开族人大会的,族长们在会上总结本族的先进人物和好人好事,同时要公开惩罚那些行为不端的子孙,并制定家族的帮扶计划,设置帮扶基金,实现本族人的共同进步。

2、亲朋聚会。

尽管过年回家没有人在乎吃喝了,但是聚会是少不了的,整个村子中青壮年的人现在都外出打工,平时留守在家中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的人,他们也和我们这些常年在外工作的人一样,也是一年甚至几年才回家一次,春节将这些常年四处奔波的游子集中到了一起,有业务关系的,他们在一起畅聊业务的总结和规划,没有业务关系的,大家就分享一下各自的奇特经历,所有人整天沉浸在酒桌上,尽管酒是一样的酒,菜是差不多的菜,但是感情在聚会中变得越来越浓。

我回家以后,基本上只去兄弟姐妹或者嫡亲的长辈家,一者是因为家中的至亲人太多了,过年几天时间基本上转不过来,二者是因为不敢轻易出门了,毕竟常年不在老家生活,很多同村人虽然能约略知道他们是谁,但是由于同村人之间的姻亲关系,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如何称呼了,由于我们这些读书外出工作的人在村里很受人们尊重,见面不主动打招呼让人感觉难堪,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尽量不出门。

当然不出门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怕遇到儿时的伙伴,经过几十年的岁月,和我一起长大的人现在各方面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有些人家中可能会穷得揭不开锅,而个别人在外面挣到了千万家产,我不羡慕那些腰包鼓鼓的同龄人,毕竟人生的道路不同,但我比较害怕遇到那些人事不济的伙伴,因为,见面后我也不知道如何宽慰和资助他们,兴许他们自己会感觉无所谓,我确实是一个不善于处理各种复杂情境的人,与其见面时尴尬,不如给大家一个宽松的空间。

3、家乡变化。

与外面世界日新月异的发展速度相比,家乡变化的节奏是那么的缓慢,慢到我们都没有感觉到家乡在变。前几年,县里的领导班子决定要重新建设一下县城的形象,面子工程对于一个经济落后地区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没想到的是,最后好事变成了坏事,楼还没盖起来,县委大院的建设就被媒体曝光,于是,家乡成了各上级领导不敢过问的地方。由于招商引资不利,县里前些年规划出来的开发区,现在都处于撂荒状态,空置的厂区原本是为了吸引金凤凰的,现在却吸引了大量的乌鸦到此栖息。

规划的深水港、规划的新小区建设等工程已经杳无音讯,唯一变化的是家乡的人们,在若干年前,外出的人回家必须要讲家乡话,因为这叫“不忘本”,如果外出几年,回来说着夹着普通话的家乡话,家乡人会嘲笑不会讲家乡话的人“山东驴子学马叫”。随着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娶了外地的媳妇,很多女孩嫁给了外地的小伙子,现在在家乡能听到普通话已经让人习以为常了,80多岁的老父亲跟我女儿说话的时候,也将自己字正腔圆的土话“普通”了很多,尽管如此,女儿还是说一句没听懂,父亲不仅没有怪罪我对孩子的教育,还觉得女儿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将来可以可虑让她当播音员呢。

回家过年,我不仅没有感觉到年味淡了,反而觉得年味更浓了,这样的年味可能少了一些形式上的东西,比如办年货、遵习俗,这是变化的社会环境决定的,年味体现在行色匆匆回家过年人的脚步上,年味展现在村头盼望着亲人归来的脸上,年味回荡在相聚时亲人的心中。一年的打拼和忙碌就为这么几天的相聚,这几天是黄金的几天,因为它积聚了一年甚至几年的能量,在茶前饭后,自然不自然地得到宣泄,在推杯换盏之间,情在酒里,年在聚中,这不也是一种味道吗?

这种年味可能没有年货或者风俗那么显眼,因为它要用真心去感知,用真情去体会。

【原创】回家过年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过年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过年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过年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9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