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蜗居北京  

2012-07-24 23:01:1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我从广州辞职来北京考研,那时候北京的人还很少,北京还比较破旧,当时,城里没有几栋像样的楼房,那时候觉得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最大的困难就是租房子。在北方跟南方不同,因为冬天是非常寒冷的,到北京后给我的第一感触是,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但是不能一天没有地方住。

我当地落脚的地方有一些70年代盖的楼房,由于那时候房子还是统一由单位分配,每家基本只有一套房子,要想租房也只能找当地的农民租,因为农民家都有四合院,四合院中家里将多余的房间空出来,租给那些在北京做生意的人。

我先是被一个熟人带到一个人家,介绍人说这家的女主人特别的热心,到她家一看,他们家正规的房子都已经租出去了,唯一剩下的“房子”,就是她们在冬天用于放置蜂窝煤的小隔间,面积不到两个平方,因为里面只能搁下一张大木板权且当床,此外,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这样的“房子”自然是没有窗户的了,冬天可以在门口放一个小炉子,这样可以取暖。据房东老太太说,这间“房子”曾经还被两个外地人租住过呢,我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样的面积怎么呆两个人?为了冬天的安全起见,我谢绝了房东老太太的“热情”,转身的时候,我感觉老太太的热情瞬间在脸上凝固了。接着我们又去了一家,这家有一间正式的房子可以出租,但是邻居一家是卖菜的,一家是收废品的,看到不大的院子被这两个邻居弄得难以下脚,想到我租房子主要还是用来看书,我最终决定放弃租农民房子。

随后,通过老婆单位的关系,我辗转于单位招待所、集体宿舍及附近单位的招待所之间,度过了一段早晨起床、晚上不知道归宿地的日子,好在那时候年轻,自己心里想的更多的还是理想,有理想和信念的支撑,什么困难好像都能克服。

近年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及人口流动的加速,北京虽然盖了很多楼,但是相对于持续不断涌入北京的人来说,房子又成了特别紧俏的资源,于是在北京的一些城乡结合部出现了所谓的“蚁族”,他们很多人租住在一个农村社区里,成了这些城郊的村落里面的主要居民,他们大多来自于外地,没有过硬的学历或者特别突出的特长,过着“月光族”的生活,通过一个月辛苦的打拼,工资基本上支付了房租和饭食,他们是北京GDP贡献的“主力军”,他们渴求的最大回报是,获得北京潜在无限的发展机会,他们中间会流传“成功”的故事,梦想着神话某天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北京确实是一个让年轻人充满幻想的城市,因为,它相对于中小城市来说,具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当然也孕育了更多的创富神话。殊不知,能在北京过得很好的终究只是少数那么几个幸运儿,大多数人都是拿着青春来无偿奉献北京的经济发展的。看到这些人的经历,我想到了唐朝时发生在大诗人白居易身上的故事,16岁的白居易带着自己的诗作来到京城长安拜会同乡前辈顾况,当时整天来京城希望得到顾况推荐的年轻人数不胜数,顾况看见白居易的名字,随口就说了一句“长安米贵,居易不易”。就这么一句话,顾况原本就想将白居易给打发了,不料顾况随手翻了一下白居易呈上的诗稿,他看到了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诗后,顾况连忙改变了语气说“凭着这首诗,你在长安居住下来应该不是难事了。”,得到顾况的认可后,白居易从此就在京城居住了下来,最后成为了唐朝最杰出的诗人之一。不知道有多少来北京的年轻人知道“长安米贵”这个典故。

我们楼上一个邻居,刚搬进来的时候,她对我们说她是“侨胞”,她是北京大学的老师,我还真的没明白她是哪门子“侨胞”,看她的样子感觉他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她好像有三个孩子,这年头能生三个孩子,不知道北大是否会要她当老师?她买了我们楼顶层的一套房子,自从我们楼正式入住后,街面上便出现了“粉笔体”、“毛笔体”、“打印体”的出租房子的广告,广告可真是铺天盖地,我们家方圆1公里的任何能贴广告的地方,她都利用了,砖墙上直接用粉笔写,公交车站的广告牌上,不是“毛笔体”的就是“打印体”的小广告,内容大概是“350元单间,拎包入住”之类的,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有一次我比较好奇,上楼去看了一下,还没到他们家门口就进不去了,因为,她们家将楼梯通道给占上了,因为她们是顶层,有这个便利条件。

前两天,我有机会参观了这拎包入住的单间,这是一间只能搁一张单人床的空间,房间位置是这套房子的客厅,房间仅能容一人进门上床,没有窗户,没有桌子,在房间除了睡觉,几乎什么都干不了,这样的房子在北京的月租金是550元,难怪我们家的邻居那么热衷到处发广告了,一套100多平的房子能隔出多少个这样的“单间”啊。

看到这些“蚁族”的生活状态,我就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居住环境这么恶劣,北京这些用人的公司为什么不加薪水呢?原因无他,因为来北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跳槽的,同时就有去应聘的。因为这些公司根本就没愁过会招不到员工,同理,这样出租房子的人之所以以这么简陋的房间收这儿高的价格,因为,这样的“单间”根本不愁租不出去。如果换一个角度,要是现在蜗居北京的人大量地离开,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呢?大量的房子租不出去,大量的公司招不到人,这样的话,北京的“蚁族”们的生存状况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电影叫《混在北京》,但是看了以后,心里觉得很压抑,这个电影当年好像受到了不少好评,不知道现在是否有导演愿意拍《蜗居北京》,要是这个题材被选中了,一定能拍出获奥斯卡的电影,因为现实是震撼力的来源,这些当下的现实问题应该能引起最广泛的共鸣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8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