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青海外记(中)  

2013-07-15 23:11:5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去青海湖能享受的是沿途空旷的世界,这样的景色让久居城市铁笼中的人享受到了亲近自然的快乐,现在我们能见到的景象是城市化扩张的后果,房子一直沿着西宁往青海湖延伸。快到青海湖的时候,以前的草原和戈壁,现在被当地的藏民圈起来种了一片片的观景油菜,每当游客到来,藏民们便在路边招揽游人停车照相,由于前一天在甘肃遭到藏民的敲诈,我不敢贸然地下车拍照,除非路边停了很多的车,因为我害怕再次被勒索。

沿着青海湖跑几十公里,只能远远地看一眼青海湖。青海湖的湖边都已经被藏民圈起来了,大约几公里有一条藏民修的土路通向湖边,估计要是沿着这条路到湖边,那边的藏民一定会收停车费的,因为大约在青海湖中部的位置,建有一座青海湖宾馆,宾馆的停车站收费,且收费标准比北京市内都不低,游客想到湖边,还要向宾馆买100元一张的门票,这也算是青海特色吧。人家收这么高昂的费用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跑了160公里的路过来了,还舍不得这百八十块钱吗?

很多年前,关于旅游我就说过一句“哲言”——旅游的时候,游的不是地方,而是一种心情。从西宁的拥堵和忙乱开始,我们就觉得在青海自驾游很窘迫,以至于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感觉自己在“奔波”,从城市出来的人,最怕的就是忙碌,我们到青海之后,从找宾馆开始就在忙碌,然后是路上忙碌和景点忙碌,这种忙碌感严重影响了我们游玩时的心情,我们一个劲地在青海“赶场”,好在塔尔寺的酥油花让我们感受到了片刻的淡定和宁静。

十年生死两茫茫,带着怀旧之旅去青海的我,回来之后,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冷静下来之后,我认识到,十年间发生这样变化的地方不止青海一家,全国各地的情况都差不多,青海之所以在我心里形成这么大的反差,主要是因为十年前,它给我留下的印象太好了。青海之行,让我思考了三个问题:一是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的衰败真的不可调和吗?二是社会进步真的需要牺牲特色和宁静为代价吗?三是除了利益,我们这代人还能为子孙留下点什么?

1、经济发展的成本。

经济发展的典型表现是城市化进程的加剧,城市向农村和郊区无限制地蔓延,城市带给农村的其实就是无数的水泥钢筋的建筑,城市的文明的延展速度远远赶不上钢筋水泥的速度,这样的场景好比,一个人上身穿西服,脚上穿拖鞋,没有人会去关注这个人穿着的西服的品牌,因为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他的光脚上了。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城市是农村高度文明集中后的产物,城市的形成是一种累积和叠加出来的成果,而我们现代人已经没有心思和精力去积累,我们恨不得从田间地头一步跨进城市,于是,社会上出现了农村不像农村,城市不像城市的区域,人们形象地称呼它们为“城乡结合部”,这些区域往往是环境污染最严重,资源破坏最彻底,人文环境堕落最快的地方,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吗?答案应是肯定的。“仓廪实而知礼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原始积累的初级阶段,人们关注的温饱和脱贫致富,对于那些急于摆脱贫穷落后现状的人来说,让他们停下发展的步伐,那无异于缘木求鱼,在财富和利益的驱使下,人们会采取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

这样的做法不是中国特色,在经济发展初期,很多国家都有过这样的痛苦时期,英国伦敦以前一直被称为雾都,那是工业和环境污染造成的恶果;美国的曼哈顿曾经是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到处充斥着机器的咆哮和火车的轰鸣,此外还有很多,以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似乎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我们很多城市和地方都处于这样的“必然阶段”中。现在我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必然阶段”会持续多长时间?“必然阶段”对人类的环境、生态的破坏力到底有多大?我们靠牺牲环境挣得的微薄收入,是否能支付环境和生态破坏的高昂成本?

2、经济与特色发展。

十年前的青海,它是一个农牧业经济为主,多民族和谐共处的一个西部省份,其地域性、民族性的特点非常鲜明,城里人平静地上班,牧民们自由地放牧,农民们悠闲地耕种,那批土地上充满着祥和与安宁,独特的藏区文化,天然的冬虫夏草,那篇土地充满着神秘和传奇。随着西部大开发号角的吹响,青海人动起来了。

可能是步伐太快,以至于青海像很多城市一样,我们没有设计了目标,就开始大干快上了,于是,钢筋混凝土林立的城市中多了一个西宁,旅游景点中多了几个青海的景点,不知道藏民是如何看待经济发展的,经济发展改善了他们生活质量的同时,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前骑马放羊的,现在骑着摩托车赶羊;以前住帐篷蒙古包的牧民现在住进了砖瓦房子;以前四处放牧的豪放小伙子,现在因为圈养而只好整天宅在家里,或者去附近的网吧玩游戏;以前在草原上载歌载舞约会的藏族男女,现在只能通过网上视频来相亲和相会。好在,还有年轻人围着塔尔寺转经,还有善男信女在寺庙里虔诚地做着十万个“匍匐”,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世代培养的信仰能否抵制互联网的诱惑。

不是说藏民不该发展经济,我更愿意思考的是,他们应该发展什么样的经济?美国人玩NBA,英国人可以玩网球,南美人可以玩足球,我们如何将经济发展基于自己的民族特色和地区特点,这是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如果城市和区域都是以一个模式发展,这样的发展是非常单调的,如果经济让世界和社会大同了,那经济就是万恶之源。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