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2014-11-17 11:38:34|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一个月前,听姐姐说,父亲不怎么吃东西,我就开始担心,父亲的大限将至。

拖了半个多月,阴历九月三十是父亲的生日,当时我特别想回家给父亲过一个生日,姐姐没有同意,因为,大老远地回家按照迷信说法,这是在催促父亲上路。我强压了半个月的时间,正好赶上北京APEC放假,我想以这个借口回家。

在等待放假的日子,我整天神情恍惚,因为,我担心父亲等不到我回家了。那几天,我不断地给家里打电话,跟家里人联系父亲的进展。

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我给父亲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尽管电话那头的父亲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但是,他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在路上,我的心都快飞起来了,恨不得一上车就到家了。三哥说,怕父亲等不到我回家了,我当时回答是,如果父亲等不到我回家,只能说明我这个儿子没有做好。父亲没有让我留下遗憾,我到家的时候,尽管父亲不能说话且神志不清,但是,他还健在。

守在父亲边上熬过了最后一个晚上,他什么都不知道,由于饥饿和难受,他一直在呻吟。家里人原本以为他活不过当天晚上,我用父亲教我的“掐课”手艺为父亲掐了一课,结论是,父亲可以熬过这个晚上,父亲以自己的坚持熬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

到家的第二天晚上9:38,父亲走了,按照村里的规矩,哥哥去请村里的老人,为父亲换上走路的衣服,并卸下以前他为自己置办的棺材盖,将父亲停放在大厅里。我们分头电话告知亲朋好友父亲的噩耗。

陆陆续续家里有人来探视,我们在家里跪接每一位来瞻仰的人,他们进门后都会到父亲灵前磕头,磕头时,子女必须陪跪还礼。一个晚上下来,我们的膝盖已经肿胀。

第二天早晨,村长将留在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全部找齐来我家帮忙,从办丧事到做饭,家里人不用做任何一件事,我们只管为前来吊唁的人行礼。村长为了将丧事办得隆重,还专门请了一个乐队,乐队白天的时候不间断地播放或者吹奏哀伤的音乐。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家族乐队,父亲是鼓手兼指挥,儿媳和女儿都是乐手。)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乐队还带了专门的礼炮车,这比来人时放鞭炮威风多了。)

家里的丧事安排时间是三天,说三天其实也就是一个完整的一天,因为父亲是头天晚上9:38走的,第一天只有3个多小时,第三天父亲要出殡,因此所有的事都要集中在第二天办理。

第二天下午要完成的事有很多:一是请收殓的人为父亲做最后的沐浴并穿上老衣,沐浴的水要长子去长江里面去取水,取完回来,收殓的人为父亲擦洗后穿上老衣,随后就是道士做法超度亡灵。在道士超度的时候,我们都要跪在灵前。

第三天早晨,县殡仪馆的灵车开来了。父亲受到了村子里人家最高规格的欢送,村里沿途2公里的路上被送行的车辆占满,全体村民都在门口摆出香案恭送父亲出门。村里负责办理殡仪馆的一切手续,在殡仪馆举办了简单的遗体告别后,父亲化作了一股青烟随风而去。根据父亲的遗愿,我们准备第二天送他的骨灰去怀宁,跟母亲合葬,当天只好将骨灰寄存在县殡仪馆。

第四天去怀宁,老家的村子以最高规格的仪式欢迎父亲回家。叔叔为父亲在老家的祠堂请道士超度了一天,原本计划下午4点送父亲的骨灰上山,意外发生了,村干部带着派出所的民警来阻扰,说市里有规定,不准送骨灰上山。

单独问一句,不知道安庆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你们家老人都死完了吗?不然你们怎么会出台这样没有天理、没有人伦的规定呢?骨灰不让上山,难道要摆在你们家不成!我知道共产党为什么不得民心了,因为基层的这些所谓代表政府的干部全部是一群拉着政府当大旗的无赖,在他们这儿,他们就是法律和制度,他们想怎么对付老百姓就怎么对付。

村子里很多老人在60年饿死人的时候都得到过父亲的资助,看到民警阻扰父亲上山,老人们联合起来在村头跟镇子里干部和民警对峙,如果民警敢有动作,老人们就会还之以武力。最后,父亲的骨灰如愿地上山了,并被安放在母亲的旁边。

老人们的报恩举动让我们很感动,为了防止事态升级,我们采取了变通的措施,这样的措施开始我们也难以决定,毕竟这关乎到父亲的遗愿是否完成,但如果父亲地下有知发生的事,他一定会含笑九泉的,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遇到这样黑暗的社会和昏聩的政府,我们实在不能做得更多。

接下来就是给父亲“复山”、做头七和烧灵屋,我们选择了一个规格最好的灵屋,第一天灵屋在家搁置了一晚,道士念经和做完法事后将灵屋烧毁。烧完灵屋表示父亲丧后仪式部分暂时结束。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灵屋是一个两进、两层的院落。)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灵屋里有金银库、金山、银山、摇钱树、聚宝盆、绸缎庄等)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准备焚烧)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夫丁带路,为了防止有抢屋的,在路引上洒了鸡血。)

[原创]回家奔丧纪事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这样的冥币不知道印刷了多少,烧灵屋的时候用来垫在灵屋的底下。)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