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无妄之灾(五)  

2014-12-30 22:56: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长,那我先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啊。”会场上除了王组长,就潘部长的职务最高,他先是征求了一下王组长的意见,接着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要确认没有人抢着发言的时候才开始说话。

“章尚财的行为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他无视党纪国法,应该予以严惩,不杀之难以平民愤,今天要给他开一个公审大会,会上直接给他判刑。”

“对于这样公然侮辱妇女的流氓,我们绝对不能手软,我同意潘部长的意见,必须要严惩。”

“听说章尚财在日伪时期就给日本人当汉奸,当时侥幸逃脱,现在正好可以老账新账一起算,将他毙了。”村里的茅干事看见潘部长和许主任发话了,他也急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大家拓宽思路,我在集思广益。”王组长笑着看了一下其他人。“有没有其他意见的?”他的笑容在盯着工作组成员的时候凝固了一下,瞬间就恢复自然了,因为他看到工作组的吴干事似乎想说话。

“吴干事,看你好像有不同意见,你也说说。”

“王组长,潘部长,这件事原本是村里的事,村乡两级政府拿出意见,我们工作组负责在程序上把把关就可以了。而我是做司法工作的,在法律上,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同时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他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眼睛也瞟了一眼王组长,似乎等着王组长的反应,王组长对他点了一下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这件事如果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话,判章尚财死刑都可以的,但是,这件事我们好像没有调查清楚。”

“吴干事不愧是搞法律工作的,就是有水平,你已经说到点子上了。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章尚财这件事,我们就没有调查清楚嘛。”王组长终于看准了切入点。

“同志们,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要时刻关注阶级斗争形势的严重性,阶级斗争表现的复杂性,这看似一个普通的事件,我们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呢。”

“章尚财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不管现象还是本质,他都是坏人。”许主任听见王组长这么说,有点激动了。

“小许同志啊,你还年轻,还缺乏斗争经验呢。”王组长有点不高兴地看了一眼许主任,周金山下意识地扯了一下许主任的衣角。让周金山奇怪的是,以前一直很倔强的许主任,今天好像变得温顺多了,他一出手,许主任连忙就顺从了。

这件事别说你们生气,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非常生气,后来冷静下来一分析,我突然意识到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一是除了当事人朱德乾和章尚财,有谁见到章尚财强奸胡淑珍呢?你们中有见证人吗?二是那天朱德乾为什么在家里,而不是跟所有人一样过在彩排现场?三是大白天的,章尚财哪来的胆量就敢强奸妇女呢?这可是新社会啊。

大家真的想不到王组长还有这样的分析,最不服气的是阮村长,但是,他确实拿不出王组长要的证据,他真的没有看到章尚财强奸胡淑珍的过程,他还是顶了王组长一句:“那天我看见朱德乾打章尚财的时候,章尚财的裤子还没有穿呢。”

“老阮啊,这充分说明斗争是非常复杂的啊,你怎么知道章尚财的裤子是自己脱的呢?为什么在开批斗会前发生这样的事呢?我们要用普遍联系的观点看问题,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简单呢。也许这就是阶级斗争的一种新东西,反动腐朽分子在向我们的革命同志泼脏水,我们要是没有这份警惕,可能就上了阶级敌人的圈套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