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朱先生(四)  

2014-06-04 22:29: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他们准备上船的时候,朱家有人赶来告诉朱先生,说老母亲病危,需要他及时回家,无奈之下,朱先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汪世海和钱学志二人先走一步。回到家之后,朱先生才知道这是母亲不愿意他外出而谎报军情,他原本想从陆路去追赶这两位同学,无奈老母亲以死相逼,他只好暂时放弃了外出的念头。

老母亲不让朱先生外出的理由特别简单,因为世道实在是太乱了,去年一个浙江青年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结果造反不成,他的心肝竟然被巡抚的卫兵剜出来吵着吃了,今年老佛爷和光绪皇帝同时驾崩,朝廷后继无人,一个三岁的孩子都能坐在龙椅上,说明这个朝廷快撑不住了。乡下经常有人来游说村民,让他们加入什么同盟会、兴中会、光复会、大刀会、耶稣会之类的,乡下人虽然不明白这些会有什么区别和干什么的,但是隐隐地感觉到他们好像是跟朝廷作对的,跟朝廷作对那是要株连九族的,他不希望他的儿子卷到其中。

几个月后,朱先生收到了一封由武汉转交过来的信,信是汪世海写的,大意是说他和钱学志二人到达武汉之后,见到了很多读书人,这些人都熟读诗书,他们中有不少人去过东洋留学,在这些人中有些人文章写的特别好,他们就阅读过一个湖南籍的女子写的《警世钟》和《猛回头》,这些书跟他们以前读到的诗书不同,都是在宣传一些道理,这些道理他们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在这些人的影响下,他们加入了一个叫“同盟会”的组织,这个组织中大多是一些读书人,他们的总部好像在海外,但是很多领导人在广州一带活动,他们过一段时间可能也要被组织派到广州,具体要做什么,他们也不是很清楚。由于他们近期不能回家,家中的父母和妻子女儿摆脱朱先生定期过去探望。最后,他们一再叮嘱朱先生,信中提到的内容对谁都不要说,等将来有眉目的时候,他们再告知具体的情况。

朱先生按照他们两人的吩咐,定期地去看望二位同学的父母及妻子,遇到这两家有什么事,他都当成自己家的事一样。寒来暑往,转眼就两个年头了,两个人再也没有消息,甚至连个口信也没有。

夏天的夜是不安宁的,夜空中除了偶尔出来鸟儿追逐知了发出的尖叫声外,池塘和田地里蛙声一片,那天晚上有点燥热,躺在凉床上睡觉的儿子,在月光下都能看见他的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朱先生用蒲扇给儿子扇着,既是给他扇风,又是在驱赶蚊子。

约莫子时,朱先生看见门前的田埂上有个人影走了过来,他不相信世间有鬼,但是,大晚上的看见人影,朱先生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他朝着人影方向大咳了一声,要是真的遇到什么不好的东西,这声咳嗽估计也能起到一点威吓作用。只见那个影子伸手摘下了戴在头上的礼帽,对着朱先生摇了一下,朱先生坚定过来的应该是个人了,但是这个人始终没有出声。

朱先生看到来人不断走近,他用手紧紧地抓住板凳的腿,心想,要是遇到什么意外,他会立即抓起凳子腿以凳子为武器。来人走到朱先生前两米远的地方,他叫了朱先生一声,并压低嗓子说了句“别紧张,是我。”

非常熟悉的声音,瞬间朱先生就反应过来,来人是钱学志,这一瞬间,朱先生定在了当地,他一下子好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是钱学志首先打破了僵局。

  “我回来是看你一眼的,我马上就要走,因为朝廷在通缉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