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老天荒(九)  

2015-01-27 22:32: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了防守区域之后,他仿佛脱缰的野马,快速地朝山外赶去,他必须要争取时间,因为天亮以后就会被大队里面发现,如果在天亮之前他不能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一定会被抓回去的。余下的两头,他基本上是夜行昼伏,他知道大队里面派出的民兵会立即追过来,他必须争取可以争取到的一切时间。

经历了三个昼夜,他终于早早地就来到江南的岸边,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他趴在江边山上的一片灌木丛里,他想赶上第一班渡船回家,因为早班渡船相对来说人会少一些,他计算了一下行进速度,他估计追赶他的人应该是中午以后才能到达,他以亡命天涯的速度逃跑,追赶他的人不会有他这么卖力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看见渡船从江对岸开来了,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觉得那不是一艘船,而是一个希望。船越来越近,江边岸上还没有什么人,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紫霞,不要着急,我马上就要到家了。”他兴奋得全身不停地颤抖,也许是过度劳累的缘故,他的小腿开始发酸了。

船离岸边还有100米、50米、30米、20米,他立即从藏身的地方站了起来,他想趁着船刚刚靠稳的时候,立即跳上船去找一个僻静的位置,这样就能确保他能顺利到家,他几乎以百米的速度往船冲了过去。突然,他发现两边各有一个人朝他冲过来,他们左右夹击,一下子就将他掀翻在地上,朱德乾一点防备都没有。他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按到在地上了,掀翻他的人一人骑在他身上,另外一个人拿出绳子就将他捆上了。

朱德乾的心突然一下子从天堂跌进了地狱,他听见那两个民兵嘴里还在念叨:“周书记真的料事如神,他说在这儿一定能堵到他,没想到,时间和地点这么准确。”

“这样回去要立大功了。”

“是的,这几天早晚赶路真的没有白辛苦。”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将捆好的朱德乾从地上拉起来就往回拉,朱德乾仿佛一根桩似的钉在当地,无论他们是推拉,甚至用脚在后面踹,朱德乾就是不动一下,朱德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回家,如果不能回家,他宁愿死在这儿,这时的他,心里已经万念俱灰,他恨不得立马跳到江里面去,他实在不想再回山里了,他必须要见上紫霞一面,哪怕就打个照面,他觉得自己就没有遗憾了。

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他们的怪异表现吸引了渡船上下来的人围观,人越来越多,大家看见两个民兵在不断地驱赶朱德乾走,朱德乾咬着牙跟他们僵持,在这么多人面前,两个民兵弄不走朱德乾,他们两个人觉得有点丢面子,于是,其中的一个民兵便抄起一根棍子往朱德乾身上打,他不信朱德乾在抽打下还能坚持。

他们真的失望了,棍子抡在朱德乾的背上发出沉闷的打击声,朱德乾嘴角慢慢地流出血丝,他站在那个地方一动都没有动,以至于这两个民兵心里都感觉到越来越虚,刚刚还想着将朱德乾押解回去立功呢,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收场了,他们没有停歇对朱德乾的抽打,朱德乾的嘴角开始流血了。

“住手!你们想打死人呢?”正在两个民兵打得起劲的时候,一声断喝打破了江边的沉闷气氛。两个民兵吓得一哆嗦,他们顺着声音方向望去,他们似乎见到了救星。

“潘部长,你来的正好,我们在抓逃犯。”

“这不是朱德乾吗?他怎么变成逃犯了?”来人是潘部长,他是最后一个下船的,看见一堆人围在一起,开始他没怎么在意,后来看见是打人,他连忙跑了过来。

“潘部长,我不是逃犯,前阵子孩子夭折了,我想回家看看,跟大队请假,大队不同意,我就只好偷偷地回家看看。”

“你跟谁请假的?”

“我跟周书记请假的。”

“这个周金山真的是瞎胡闹。”潘部长接着问两个民兵:“你们俩也是周金山派来的。”

两个民兵点了点头。

“把朱德乾放了。”潘部长对这两个民兵喊道。两个民兵吓得连忙去解绑在朱德乾身上的绳索。

“我刚刚去看过朱先生,他的身体最近不好,估计是因为孩子的事,你快回家看看吧。”

“潘部长你让我回家?”朱德乾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我不仅让你回家,我是去山里通知所有人回家的。”

朱德乾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潘部长知道他心里憋了一肚子委屈,如果让他哭出来,他会好受一些的。

“你先回去一趟,我给你一天的假期。一天后马上赶回去,因为我这次去就是要将乡里人带回来。大家收拾东西估计也要2-3天时间,你要是太晚了,大家没办法走了。”

“我一天后一定回来,路上我会星夜兼程,争取能跟你同时到达山里。”

“那倒没有必要,不差这一天时间。估计你最近也够累的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其实,潘部长也知道,朱德乾回家也没得休息,他最清楚朱德乾家的情况,他难以预计朱德乾回家之后,这个家是否能走出阴霾,潘部长见到朱先生的时候,他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朱先生头发全部白了,以前一直挺得直直的腰板,现在也佝偻了,他正沉浸在重孙子夭折的悲痛中,见到潘部长时,朱先生努力地想笑一笑,最终他也没有笑出来。潘部长知道,换了谁,现在都笑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