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无妄之灾(十)  

2015-01-04 23:20:1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德乾去安庆郊区的果园做事了,果园的厂长非常喜欢这个年轻人,他不仅有文化,而且手脚特别勤快。厂长之所以喜欢这个年轻人,因为农场里面像他这样知书达理的年轻人不多,如果要是解放前,他就会将这个年轻人委任为副厂长,因为那时候,这个果园是他们家的。现在不行了,这个果园已经被收归国有,由于厂长对形势的认知比较敏锐,在工作组还没有给他做工作之前,他就主动地提出将这个果园交给国家,因为国家是人民当家做主的,自己是人民,也就是说,自己依然还是果园的主人。

跟以前不同的是,国家向果园派了一个党小组长,党小组长不管果园的生产,但是大事小情以及跟上级政府联系都是党小组长的事,以前到年终的时候,都是厂长给雇工发薪水,现在跟以前不同的是,厂子要定期地给工人发工资,按党小组长的说法,这些工人也是厂子的主人,跟厂长是一样的身份。厂长其实还没有完全明白党小组长的话,慢慢地他就发现,厂长跟以前还真的不一样了,以前他可以随便开除那些干活偷奸耍滑且技术不好的雇工,现在招人和开除人需要党小组长召开党小组会议决定,报上级组织批准同意后生效。

朱德乾是叔叔介绍给厂长的,厂长看到朱德乾后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由于那几天党小组长不在果园里,朱德乾进果园后一直没有办手续,党小组长回来后看见来了新人,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看朱德乾干活非常认真且手艺也不错,他也没有说什么,他想着等到拿工资的时候,厂长自然会过来向他解释的。

厂长其实不是粗心的人,当时带朱德乾进厂的时候,纯粹是因为党小组长不在家,党小组长回来后不高兴,厂长没有立即解释,他觉得这时候主动去解释,好像是怕党小组长生气似的,毕竟不久前厂长里面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呢,自己想用一个人,哪轮得上一个外人说三道四呢。

厂长毕竟是做生意的人,他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有天晚上下雨,党小组长回不了家,厂长请党小组长在果园的食堂里面喝点小酒,喝酒的时候,厂长让朱德乾作陪,席间,厂长向党小组长说了朱德乾进厂的经过,党小组长看厂长对自己挺真心的,他对朱德乾这个年轻人的工作能力也比较欣赏,他对朱德乾说让他好好干,争取一年后将他转为正式工人。

朱德乾就这样以临时工的身份在厂子里面住下来了,一个月他会请一天假去城里看看朱仲尼。朱仲尼的待遇跟果园厂长是一样的,他也是主动地将厂子交给了国家,国家让他当厂子里面的厂长,厂子里面也派来一个党小组长,厂子里面的事好像朱仲尼说了也不算了,朱仲尼在省城的会议上还得了一块牌子叫“红色资本家”。

朱仲尼开始的时候也不愿意将岳父经营一辈子的家业拱手让人,还是岳父的兄长来了一封长信,让他们认清了形势,岳父的兄长将自己全部的家产都献给了国家,他在政府里面担任了一个看似很重要的职务——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这个职务他一直当到死,这个位置也不是他一个人,很多这种背景的人都在这个位置上。

岳父的兄长之所以这样大公无私,他也是受了上海滩的一个大哥的影响,这个大哥当年在上海滩是个人物,夸张一点说,他跺一脚,黄浦江的水都会倒流的,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解放之前他投靠了政府,上海一解放,他就自愿地接受改造,主动放下架子去街上扫大街,韩大老板特别敬佩这样能屈能伸的人,觉得这样的人才是大丈夫。

韩大老板不知道的是,在他去北京任职后,那个大哥在街上经常被路人欺负,甚至小孩子都喜欢往他身上丢垃圾,不久之后,这个大哥就郁郁而终。这些事其实韩大掌柜的都不知道,因为,在北京,他们整天开着各种各样的会,会上他们都会说一些自己都知道说了也没有用,但是必须要说的话。

朱德乾在厂里很快就得到了厂长和党小组长的信任,在朱德乾的建议下,厂子里开始养鸡鸭,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效益的建议,鸡鸭在果园里以草虫为食,鸡鸭的粪便正好是果树的肥料,一年下来,厂长里靠出售鸡鸭和蛋,收入增加了很多。经厂长和党小组长研究,决定让朱德乾具体负责鸡鸭的养殖,为了调动朱德乾的积极性,考虑到朱德乾拿临时工工资比较低的情况,厂子里从卖蛋的收入中给朱德乾一点补贴。这时候,朱德乾家里的负担也增加了,因为他老婆为了生了一个儿子,他不仅要多养活一个人,而且经常要往返于安庆与磨盘州之间。

朱德乾心思比以前重了,老婆没生的时候,他来回都没有太多的感觉,自从有了儿子之后,他每次从家里走时都恋恋不舍的,朱先生认为他懂得了责任,老古话“不养儿不知道报父母恩”,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好在家里有紫霞照顾着,他还是比较放心的,紫霞非常能干,生儿子没有满月,她就开始里里外外地忙,朱先生多次提醒她要注意身体,但是紫霞就是闲不住。

不久前,朱先生收到一封信,信是朱叔牙写来的,说经组织上研究,准备派他到朝鲜去,因为中国和美国要在朝鲜打仗。朱叔牙的信对朱先生打击非常大,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他特别担心儿子再去打仗,他一直认为朱叔牙当年做地下工作能活下来这是幸运的,人不能一辈子靠幸运活着,万一朱叔牙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承受不了白发人再送黑发人的经历。在回信的时候,他还不敢将自己的想法写出来。朱先生的心思只有紫霞知道,为了让爷爷开心,她几乎将家里的全部家务都承担了起来,空闲的时候,她会跟爷爷聊天,朱先生也愿意将自己知道的一些知识编成道理讲给紫霞听,很多道理其实紫霞是听不懂的,但是为了让爷爷高兴,她一直得表现非常认真的样子。

孩子满百天的时候,朱德乾回来了,他拿回来果园给的商调函,果园拟调动他过去工作,商调函需要乡里给开一封介绍信,只要乡里给他出具介绍信,果园给乡里一份转移户口和粮油关系的调函,朱德乾马上就能成为一名果园的一名正式工人了。

他拿着调函到村里,阮村长和周金山都为朱德乾去城里工作感到高兴,阮村长很快就让村里的文书给朱德乾出具了一封证明信,朱德乾凭着这封证明信去乡里加盖公章就可以了。

为了保险起见,晚上朱德乾去了潘部长家,听朱德乾说明来意后,潘部长也非常高兴,他让朱德乾将这封证明信放在他这儿,明天他带到乡里去盖章,回头给他带回来。一切办得都非常顺利,第二天潘部长就将介绍信给朱德乾拿过来了,朱德乾为孩子办了“百岁酒”,酒席上请来了潘部长、阮村长、许主任、周金山等一干人等都参加了,这顿酒大家都觉得喝得痛快,因为,磨盘村没有容下朱德乾,朱德乾高飞了,这是磨盘村的幸事,大家都跟着朱德乾沾点喜气。

如果要是知道后来的情况,在座的人估计没有人喝得下这顿酒。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