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春风化雨(十)  

2015-03-17 22:46: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老师不再满脸哀愁,她要将“责任”传递下去,她告诉紫霞,不要再担心她的生活了,她彻底地想开了,她要完成方公甫没有完成的事业,她要担负起属于她和方公甫的“责任”。周末的时候,她还去农场,她不是为了祭奠方公甫,而是替方公甫去照看依然在服刑的狱友,因为她的坚持,监狱里多了一抹亮色,她的出现,给监狱带来无限的亮光。

方公甫去世三年后,农场被分配了一个推荐上大学的指标,这个指标原本是给罪刑轻且刑期快服满的年轻“犯人”的,组织还没有组织评议,所有得到消息的犯人一致要求,将这个指标给宋老师,所有的人都盼望着宋老师能得到一个好归宿,他们认为只有以这样的方式,才能表达他们对方公甫和宋老师的敬重之情。

收到狱友们奉献的这份“大礼”的时候,宋老师坚决予以拒绝,她觉得自己的生命承载不了这样的恩情,在朱德乾全家及农场里全体狱友的多次劝说,宋老师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不知道自己当下的选择是对的或者是错的,但是她发誓自己今后一定要努力做对的事。

周金山原本还想去找王组长办事,王组长现在是安庆地区的区委副书记,以王组长的身份,他只要咧下嘴,周金山重新到公社当个书记,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周金山还想在退休之前努力一下,这样的努力不为自己,也是为子女将来的发展铺路。

他刚刚到达地委的家属院,就看见大院里有人家在办丧事,近前一打听才知道,院子里正是给王组长办丧事,王组长得食道癌死了,听办理丧事的一个年轻人讲,王组长走得可痛苦了,好几个月吃不下东西,整天疼得连失去的亲娘都叫活了,走之前,人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风光了一辈子的王组长走时竟然这么凄惨。

区委成立了王组长的治丧委员会,王组长的所有丧后事宜都由区委的治丧委员会全程办理,安庆人民广播电台和《安庆日报》分别发布了讣告,周金山找到了当天的《安庆日报》,王组长大幅的黑白照片及讣告全文登在报纸第一版显著的位置,他认真地看了一眼讣告词,治丧委员会对王组长生平也是极尽夸张之能事,他记得看到了“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地方领导人”等词语,王组长的骨灰最后被安放在安庆革命公墓。

周金山一直呆到王组长的骨灰安放才回家,他没有跟家里人说他原本是去求王组长办事的,而是说,他作为王组长的生前故旧被请去参加王组长的葬礼的,很多人羡慕周金山面子大,他们不再惊叹王组长死后享受的殊荣,而是暗暗地为周金山竖大拇指,周金山为自己也暗暗地竖大拇指,一件原本很晦气的旅程,经他一转述,最后坏事变成好事了。

一个多月后,周金山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王组长被人检举了,说他在世的时候贪污受贿,王组长的家被抄了,据说金条就有几十根,此外还有很多金银财宝、古玩字画,抄家的公安都感到特别震惊,平时待人和善、穿着朴素的王组长竟然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几乎没有人能接受这个事实,王组长家被抄出的不义之财被充公了,区委为了不扩大影响,通知殡仪馆晚上将王组长的骨灰盒移出革命公墓,让家属找普通的墓地安葬。

这些消息是潘部长回磨盘州的时候说的,潘部长现在已经是副县长了,他休假的时候经常回磨盘州看望老朋友,有事找人聊聊天,有时约几个朋友到河边去钓鱼。潘部长去磨盘州的时候经常会拉着牛哥一起去,他跟牛哥之间几乎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牛哥原本可以去安庆黄梅戏团担任副团长的,因为在这个圈子里,他是资格最老的人,他有徒弟都已经在省文艺界当官。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人世沧桑之后,牛哥似乎看淡了一切,他现在的职务是县剧团名誉团长、县政协副主席,一看这两个职务就知道,牛哥是不想往前冲了。很多人劝过牛哥,说他还可以发挥余热,牛哥自己也经常有这个冲动,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爱徒“小凤英”的悲惨结局,他就再也提不起唱戏的兴趣了。

“小凤英”是一个孤儿,刚解放的时候,牛哥去乡下演出时遇见了这个姑娘,当时姑娘正在野外放牛,她一边放牛,一边哼着黄梅小调,牛哥一听到这个姑娘的声音就断定她绝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黄梅戏演员。经过与乡政府及女孩家族族长的协商,牛哥将姑娘招进了剧团,牛哥夫妻俩对“小凤英”悉心培养,“小凤英”没有让牛哥牛嫂失望,很快在剧团里面就挑起了大梁,安庆剧团招人,牛哥将“小凤英”推荐过去,她不仅被录用,而且很快就成为大明星,她不仅到省里参加演出,而且还代表安徽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她还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小凤英”如日中天的名气,很快就遭到很多人的嫉妒,某天,“小凤英”身体不舒服,她跟团里请假回家休息,谁知当天正在排练“样板戏”,领导们都现场观摩了,不知道哪个领导突然冒出一句“小凤英”怎么没来,领导话音刚落,有人就说了一句“她鄙视样板戏”,第二天,革委会就收到了许多“小凤英”攻击“样板戏”的材料,“小凤英”被批斗了,她像很多文革中遭受批斗的女演员一样,从身体打击到精神摧残,她被诬陷为“作风不正”的“反革命”,她被挂上大牌子游街,她被剪了阴阳头表演“坐飞机”,她被严刑拷打和精神侮辱,忍无可忍的“小凤英”趁看守不注意的时候,上吊自杀。

“小凤英”以为一死百了,让她想不到的是,她死了,有人也让她不得安宁,造反派的头头硬说“小凤英”的肚子里藏了敌特电台,结果,“小凤英”的尸体被当众解剖,事后,那个造反派头头酒后洋洋得意地对人说,他在“小凤英”生前碰不了她的身体,死后也要好好看看她到底长的什么样。

经历过文革的潘部长和牛哥似乎看淡了人生的一切,如果以他们的本性,他们也许还会奋斗若干年。在经历多年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之后,他们感觉内心特别的虚无,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甚至明天会发生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当然,这些话,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之间秘密地谈,他们知道对方都不会去告密,因为,他们已经被折腾不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