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2016-11-07 22:51:3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书画博物馆。

书画是博物馆中最有“艺术”品味的展品。

我忘记看书画馆的名称,印象中,书画馆是有冠名的,书画馆中的展品大多是收藏家捐赠的。

书画馆中的书法和绘画作品,主要收藏的是明朝、清朝、近代大家的作品,这些大家分布的地区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安徽这一带,我知道的有赵孟頫、董其昌、沈周、唐伯虎、文征明、祝枝山、八大山人、郑板桥等扬州八怪、康有为、齐白石、吴昌硕、伊秉绶等书法或者绘画作品。当然,馆藏的作品中也有非江浙地区名家的,最著名的就是宋徽宗赵佶的《千字文》,这篇文字应该算是赵佶瘦金体文字的代表作品,此外,还有米芾的大作,我不知道上海博物馆以哪件书画作品为“镇馆之宝”?从目前展出的作品来看,虽然展品数量比较多,门类也比较全,但是,大多不是当年的那些书画名家的成名作或者代表作。

书画展,典型的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假如你没有临习过书法作品,假如你不懂绘画的技法,别人很难将一副作品的好坏优劣讲给你听。书法的笔画、结字、行气、篇章,到处都是学问,就拿标准的楷书来说,不写书法的人,一定认为字体周正、横平竖直的字是好的,而书法家喜欢依靠笔画的相互支撑,让字险中有稳,险中求正,至于什么叫稳,什么叫正,这个就只能意会了。再说绘画,白纸、黑磨,要通过墨的深浅显出远近、高低、顺逆、层次,这既有表现的功夫,也有审美的功夫,两者缺一不可。

中国画分写意和工笔,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达形式,工笔的工在哪儿?写意的意通过什么来体现,这需要画家有深厚的艺术底蕴和积累,需要阅读者有高超的鉴赏力,看到画家“意欲何为”。

我还没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环顾入馆的人,大部分跟我差不多。只不过,很多没有涉猎过这个领域的人,见到书画就犯怯,好与不好,他们基本上不敢说,只能看着别人装腔作势而蹑手蹑脚。

记得在伊秉绶的书法前,我看见一位女士,煞有介事地在哪儿欣赏,我问她,您觉得这幅字好在哪儿?这个人也是有点道道的,她反问我是否临习过魏碑(事后得知她想镇住我),我说没有?我看到她听到我的结论后,脸上露出了些许的自得神情,她说,不临魏碑,你就欣赏不了伊秉绶作品的美。我彻底被她说糊涂了?伊秉绶不管从哪个碑里面吸取养分,下笔都不应该不起不收。她说这是伊秉绶随性的表现,我当场告诉她,她的理解是错误的。临习书法,起笔与收笔对于初学者来说是必修课,临习多了,写字的时候顺手就应有藏有收,假如写成了钉头鼠尾,只能说这个人的功力不够,不能理解为个性和风格,关于这一点,无论行内和行外,应该是一致的,不要因为书法者的名头大,就一美遮百丑,这是不可取的。

听我这么说,我看到这个女子态度的变化,她问我伊秉绶的字好在哪儿,我告诉她,仅这幅作品,确实乏善可陈,假如非要表扬一下,我觉得他结字方法比较独特,在结字和中宫设计方面还是有些特色的。我看到这个女子,再不跟跟我炫耀魏碑了,因为,我没有临过魏碑,但是我还是见过魏碑的。

说这个故事,主要是想说明一个道理,假如你没有临习过书法或者绘画,你就按照自己的审美观去学习古人的美学知识,假如遇到真名家,就尽情地请教,假如是半桶水,你还是保持自己的审美情趣,50步与100步之间,其实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距。

我参观书法和绘画展,最喜欢的是一种“感觉”,穿越时空,我幻想着当年的书法家或者画家,在我面前缓缓地铺开一张长卷,我思索着他们如何构思和布局自己的作品,然后,一笔一划地开始作品的创作,作品是安静的,是不说话的,但是,我想通过作品来思量作者当年的心境和情境。

在所有的展品中,我最钟爱唐伯虎的一幅画《落霞孤鹜图》,在我见过的唐伯虎的绘画作品中,这幅画不能算是最上层的,这幅画吸引我的不是画,而是画上题的诗:画栋朱帘烟水中,落霞孤鹜渺无踪,千年想见王南海,曾借龙王一阵风。从诗中可以读出,唐伯虎非常羡慕王勃的少年得志,以此来反衬自己的怀才不遇。

我不考证这幅画的创作时间,从诗作上看,这幅画应该作于他参加院试被剥夺功名之后,到宁王府任职之前的一段时间,只有这个时期的唐伯虎才会写出这种心境的诗,我将我的思考分享给了一直在听讲解的小两口子,他们一直在听唐伯虎凄苦的人生故事,故事与这幅画作几乎没有关系。根据我的分析,他们重新欣赏了唐伯虎的画作。

我知道我的分析对他们是有帮助的,对他们的帮助,反过来成为我研习这些古人作品的动力源泉。假如现在还有人问我学到了什么,我依然是没有答案,但是,能从这些静静躺着的作品中领略到古人的喜怒哀乐,这算是我的收获吗?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跨越千年时空的拜会(四)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