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张照片的传奇——《最后一个磨盘州人》写作花絮  

2016-03-02 22:14:07|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张照片的传奇——《最后一个磨盘州人》写作花絮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前年春节回家,我意外地得到了一张老照片,那张照片拍摄于50年前。

我兴奋于这张老照片,是因为照片上有我的父亲和母亲。母亲存世的照片不过3张,这张是珍贵的三分之一。其实,另外两张已经遗失了。

照片由于年代久远,且我拿到的是翻印的照片,当我指着照片上母亲的像问我女儿,她是否认识照片中的人时,女儿似乎有点愧疚地摇了摇头。在女儿摇头的那一刻,我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该给早故的母亲“画”幅像。

这个想法一旦萌生,瞬间在心里就生了根,可惜由于工作繁忙,我也一直没有动笔。几个月后,父亲身体出现了状况,我知道上天给父亲的时间不多了,我匆忙地拿起来了笔,开始了与父亲的死神赛跑的节奏。

我还是输了,父亲故去后,我的小说才写了一半。那阵子,我整天浑浑噩噩的,我没有为母亲画好像,转眼我又失去了父亲,我觉得特别有挫败感。于是,我开始了奋笔疾书,在父亲周年之前,我将父母的画像完成了,这就是我的小说《最后一个磨盘州人》。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那本小说是如何写成的,不到一年时间,我写了60多万字,后来由于出版的需要,我压缩成54万字,一年的时间包括写作、改稿、校稿、审稿、出版、发行,这真的是神一样的速度,我甚至怀疑,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有父亲和母亲在暗中相助。

现在我可以郑重地告诉读者朋友们,《最后一个磨盘州人》就是为我父母写的,父母的原型就在小说中,除了个别素材是因为故事需要现编的,小说中关于父母的事,90%都是父母身上发生的真事,当有读者说,看见母亲去世那段会痛苦的时候,我虽然很难过,但是,我也很欣慰,这说明,我给母亲的画像是准确的。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按照规矩,我还是要瞻仰一下这张照片,算是对母亲的一种追思。照片中的母亲30出头,看照片中人的衣服,当时应该是阳春三月,天气是未暖还寒,母亲怀里抱着的孩子是三姐,看三姐的大小,照片应该摄于1964年的早春,此时母亲已经生养了7个子女,母亲当时不过34岁。34岁对于现代的女性来说,不过刚刚成为独生子女的妈妈,正是人生最精彩的时刻,而照片中的母亲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中年,这应该是“拜生活劳累所赐”。

看到照片,我情不自禁地掉眼泪,因为,母亲的衣着让我非常难过,母亲上身穿了一件棉袄,下身穿的是一条单裤,脚上穿的是翻口的布单鞋,尽管照片有点褪色,从母亲脚背的颜色可以看出,母亲是光脚穿布单鞋的。母亲的光脚背和空荡的裤腿管,那不是凉,而是凄凉!母亲一辈子没有吃过一顿好饭,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裳!

关于母亲,我都不知道如何回忆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说一些跟母亲相关的琐事吧。

母亲只活了58岁,母亲去世那年,我清楚地记得,政治书上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68.99岁,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那母亲有点对不起社会,她为什么要自我放弃11岁呢?

母亲9岁的时候丧母,外婆只生了母亲一人。在旧中国,一个没有母亲的女孩,就是一颗自生自灭的野草,母亲坚强地活下来了。60年的时候,母亲原本要救助已经续弦的外公,外公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舍弃了母亲的救助,最后饿死在家乡,母亲真的成了一个孤儿,好在二哥已经出世,上帝为母亲关闭了一扇窗的同时,为母亲打开了一扇门。

母亲一辈子生育了去11个子女,这是我接触过的人中,我母亲是生育子女最多的,母亲以自己的勤劳,最终给我9个兄弟姐妹,相对于别人,我获得的爱是最多的,谁也想象不到,在那艰难困苦的日子,母亲是如何将我们拖大的?

母亲没有担心过自己和我的未来,她临终前对我说,我走后,你爸会受苦,我说不会的,我能保证,父亲有烟抽。我不知道母亲是否听懂了我的承诺?父亲活到了87岁高龄,87岁的父亲见到58岁的母亲,他们还会认识吗?他们是否还能做恩爱的夫妻?我相信他们会的,因为母亲一直记挂着父亲。

我坚信母亲是世界上最长寿的人,因为她以自己的勤奋换来了别人几辈子的劳作量,如果从劳动量上来计算,母亲是天底下最长寿的人!母亲给我们兄弟姐妹最大的遗产是——勤劳,几十年来,我几乎没有睡过懒觉,我一直保持日出起床的习惯,也许我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做,但是,我不能赖床。

母亲不认识字,她偏偏要培养一个读大学的儿子;我不知道当时她每周省下2毛钱的药钱,却要给我花1块钱的心思?我不知道母亲是否知道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对于我读书那么痴迷?母亲,就是那么义无反顾地让我将书读完了!

我们家就女儿会画画,可惜她没有见过奶奶,我只会码字,我将母亲定格在《最后一个磨盘州人》中,希望将来女儿能读懂我的文字,将奶奶栩栩如生地画出来。

这就是我写《最后一个磨盘州人》的初衷,这也是我今天码这些文字的目的。祝福我的父亲母亲在那边能恩爱地过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