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奔腾的“老龚” ——《新银行行长》印象  

2016-07-22 20:58:31|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奔腾的“老龚” ——《新银行行长》印象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原创】奔腾的“老龚” ——《新银行行长》印象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据说龚老师聚会的时候,他不让女同事或异性朋友称呼他为行长或者主席之类的头衔,他说称呼职务“不亲切”。女同事不知就里,龚老师说,就当我是你家邻居“老王”,你就像称呼“老王”一样称呼我就可以了。

经好事者传播,龚老师在闲暇之余多了一个称呼“老龚”——仅限女性啊。

好事者是我,上面的故事是我编的,在编故事方面,跟龚老师比我是小学生,受《奔腾的灌江》的启发,我还是想续个故事,以供龚老师的女粉丝们作为饭后谈资。

认识龚老师是通过他的大作,我都忘记是在哪儿看见的。在那篇文章中,龚老师如数家珍似的将金融文学发展的脉络及各个时期的大事系统地梳理了一遍,这对于初入金融作协的我来说算是豁然开朗。估计有不少同我一样加入作协的人,仍然不知道这个作协到底是干什么的?

金融作协给我的概念是,金融系统作家的组织,进入这个作协里面的人,因为有写作方面的特长,因此成立了这个协会。龚老师纠正了我等错误认识,他的大作中阐述,金融作协是一个金融人写金融事的组织,金融人能写金融事是组织的使命,组织将我们的写作爱好从地下走到地上,从业余变成了专业,从闲人变成了贤人,这是组织存在的使命感。

为了帮助我们理解什么是金融人写金融事,他列举了正反两个方面的例子,通过这些例子,我具象化了金融作品的概念。金融人写金融事,是将金融人和事“内化于心,外化于形”地展示在作品中,有些人将金融故事作为小说的情节,有人将金融知识报告在小说中,这都不能称之为金融小说。

干什么吆喝什么,在什么山唱什么歌。很多人会唱山歌,但是采茶的唱出了插秧歌。这应该是很多不了解金融文学,最后弄巧成拙地写出“金融作品”的样子,估计龚老师看到了,因此他开始“奔腾了”。龚老师的奔腾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他扛起金融文学的大旗,为我等后生小辈指引金融文学的方向;二是重操旧业(据说有16年没有写作),以作品来诠释金融作品的范本;三是通过各种场合宣扬金融文学,以不同的方式弘扬金融文化。

我有缘得到了龚老师2014年在中国作协的《长篇小说选刊》上发表的《奔腾的灌江》,该文2012年在《金融文学》上长篇连载, 2012年金融文学一等奖。在拿到《奔腾的灌江》之前,我不知道龚老师大作的份量,仅仅凭这篇小说的名字,我就知道这部小说不是一般人能写得出来的。借用一本最通俗的话叫“大人办大事,大笔写大字”。如我等爱好码字的人都知道,《奔腾的灌江》有《怒吼吧,黄河》一般的大气,一般的作者不敢写这么有气场的名字,因为担心盛名难负,说龚老师是奔腾的,那是因为这样的大作能出自于他的笔下。

《奔腾的灌江》故事发生在21世纪初年江苏苏北灌江市某商业银行,主人公高庆兴时任商业银行的副行长,故事从正行长生病住院开始的。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能当官的人不仅官场运气好,身体素质都比一般人好,谁见到有几个一把手轻易生病的?偏偏高庆兴的顶头上司韩德仁行长生病了,能力、素质、人品都比韩行长要好的高庆兴,真的遇到了天赐良机吗?毕竟排在他后面的副行长陈其浅是从省行下派的干部,在省行具有上达百顺行长的人脉,而高庆兴只是一个渔民的儿子,他仅仅靠自己的努力拼搏而在灌江银行占据了一席之地。逐鹿中原,鹿死谁手?没有人有绝对的胜算。

因为利益的天平无法倾向任何一方,于是,故事就诞生了。

除了高庆兴,谁似乎都是百顺行长的人,因为韩行长生病,高庆兴见到了百顺行长,在老同学陶乐天局长(灌江市银监局)的提醒下,高庆兴暂时赢得了百顺行长的关注,由是,百顺行长通过韩行长,让高庆兴在韩行长住院期间主持分行的工作。

百顺行长看重高庆兴,那是因为,百顺行长的故交沈若水要到灌江做房地产生意,谁都知道沈若水是来灌江空手套白狼的,无奈人家沈总上面有人,在省行他有百顺行长。假如沈总仅仅就这层关系,高庆兴也许不买她的账,偏偏沈总派到灌江当总经理的人叫鲁箫,鲁箫属于高庆兴梦中情人那种类型的女人。

能当上行长的人,一定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尤其是女人,偏偏高庆兴没有见过鲁箫这样的女人;鲁箫知道自己是沈总手下的“公关经理”,但是,在高庆兴面前,她首先打开了自己情感的闸门。

说到这儿,还有什么故事不能演绎?我佩服龚老师创作上的才能,奔腾的灌江一样的思绪,读者只能像陷进漩涡中的浮萍,任小说摆布了。我不想过多地介绍小说的细节,因为,不同的人会读出不同的故事。我想说的是,通过这篇小说,我想谈谈自己读后的感受:

感受之一:这是一个当过行长的人写出来的行长故事,换句话说,作者有丰富的银行工作和生活经验。很多写金融题材的人,他们更加注重金融专业知识,以及金融业务衍生的法律故事,说白了就是金融故事会,而龚老师给我们展现的是全场景的银行工作画卷,比如故事大幕就是从高行长去省城参加年度工作会议拉开的,这是没有在银行工作过的人压根就想象不到的,银行的工作好像每年就是围绕总行的年度工作会议开展,总行开完到省行,省行开完到市行,市行开完到县行,县行还没有领会透彻,半年就过去了,然后从总行开始往下一级级地压指标,结果是,指标一大片好。

指标是晴雨表、指南针,指标也是银行官场相互倾轧、相互算计的工具;会算计的需要使用阴谋和阳谋,不会算计的,只能任人摆布。银行不仅是小社会,更是小官场。社会上的新鲜事,银行都会发生;官场上的尔虞我诈,银行一定不打折扣。

感受之二:作者的知识面非常丰富。如果说小说的命根是故事,那么支撑故事的一定是知识。龚老师的知识在这本著作中简直是自然流露,在寺庙见到老僧,他可以借老僧之口传达古建筑、解签、拆字的知识;回家清明祭祖,他会介绍很多海边渔民生活的常识;跟鲁箫闲聊时,他会普及“三教九流”的知识,此外还有很多这样和那样的知识。比如文中出现的“扳罾”,这是一种非常传统和古老的捕鱼方式,非水边生活的不知道,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我非常亲切,仿佛一下子置身于江南水乡,记得8岁的时候,我在长江边,趁着一条渔船上渔民一家休息的间隙,我用他们的罾在长江里面捞出一条近6斤重的大鲤鱼,我和三个小伙伴一起用网兜将鱼从罾底弄到岸上。

不知道地图上是否有灌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四腮鲈鱼”?对于一个爱吃鱼的人来说,听到“四腮鲈鱼”这个新鲜的鱼种,我的腮腔就一个劲地分泌唾液。尤其是听到桃花鲈叫“灌江美人”,我真的信了,因为这种美非常具象,这种美的形容非常有质感!

拙作《最后一个磨盘州人》中有一个兴化的场景描写,当时取材于家乡长辈的传说,据老人讲“人到兴化不想家”,在出书之前我都没有求证过这句话的真伪,这句话的意思是,兴化的女人不仅美,而且特别开朗、开化,去那儿的男人会因为迷恋当地的人情而忘记回家。无意之间,这句话在龚老师的大作中得到了求证。

假如有缘去盐城,我不仅要饱尝“灌江美人”的韵味,更要感知人到兴化不想家的忘情。相忘于江湖,干嘛不相忘在兴化呢?

感受之三:真实。我不敢说这本小说是龚老师的自传体小说,但是,我看着看着就陷进去了。“高庆兴大约一米七八的个头,身体结实、硬朗,腰杆挺直,那张看上去微黑且那么不平整的脸,棱角分明,透出逼人的英气。”这不明显就是“老龚”的写照吗?

如果这个还不算真实,你知道苏北人说“时兴”用什么词吗?如果你会苏北方言,如果你也喝过杨子江水,估计你会喜欢“作兴”的用法?那是骨子里的亲切;要是嫌“刀菜”不文雅,苏北人能让你文雅到找不着北,你认识“搛菜”的搛字吗?这不是在跟你炫耀生僻字,我们家乡方言中就是这么说的。

记得初次与龚老师见面的时候,龚老师说跟我一见如故(龚老师高看我了),我也觉得龚老师看起来亲切,尽管我不敢叫他“老龚”,而只能叫他“老哥”。我佩服龚老师的眼力,他似乎能看得出我眉头上写了很多属于我们家乡的文化。难怪,他能将高庆兴与鲁箫的爱情故事写得那么生动和深刻,他至少已经达到了佛家说的“看山是山,看江是江”的境界了。

《奔腾的灌江》到底是什么在奔腾?不同的读者阅读后也许会有不同的答案,我看到了奔腾的才华,奔腾的情感,奔腾的文学,奔腾的金融,这需要有颗奔腾的心才能创造出这伟大的作品吧。

《奔腾的灌江》2015年更名为《新银行行长》,该书于去年底在全国发行,希望有更多的读者能跟我一起分享到属于“老龚”的精彩!

尽管“老公”是别人的,但是作品是大众的!

 

 

 

 

参考书目:

1、龚文宣著《奔腾的灌江》,《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秋季卷;

2、龚文宣著《新银行行长》,中国严实出版社201512月第一版。

 

 

 

【原创】奔腾的“老龚” ——《新银行行长》印象 - 古磨盘州人 - 古磨盘州人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