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琉璃厂传奇(上)  

2017-11-11 22:56:24|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等客居北京的,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明知道有个景点没去,以为自己一点会有时间去,结果,很多著名的景点如故宫之类的,在北京住了十几年,竟然没有去过,这让很多外地人理解不了。

北京实在是太大了,景点也太多,以至于很多景点连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不知道。早晨路过定慧寺,看见一个新修的牌坊立在那儿周围没有看见寺庙,而墙上的牌子上说这是古迹,我便打电话咨询家住附近的朋友,没想到,他也是一问三不知。

后来,问了从牌坊下进出小区的人才得知,定慧寺是有的,在院子里外人难以进入,因为院子属于空军某部,定慧寺假设还有古迹的话,也就被这些兵爷霸占了,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去。

没看成定慧寺,趁着天好,我沿着四环去五棵松,从五棵松转地铁去琉璃厂。

对于一个爱好字画的人,琉璃厂是必须要去的。虽然家里笔筒中有很多笔是琉璃厂的货,那都是同事给我从那儿带回来的。

琉璃厂是个什么地方,很多人说不清楚。在明朝之前,琉璃厂那个地方有个专门烧琉璃瓦的窑厂,清朝的时候厂子搬走了,琉璃厂这个名字留了下来。

当年那条街上住了很多进京赶考的举子,每次春闱大考结束,一群名落孙山的人在回家之前,要么是将自己的笔墨纸砚当卖点,以换一些回家的盘缠,或者是,将随身的家什卖掉,以便轻装回家。

这里物件的价格相对于别的地方来说,是性价比非常高的,久而久之,这里就形成了一个集市,很多文化人都到这条街来“寻宝”。举子中有官宦后代,他们当出去的东西有好宝贝;有些穷酸的举人因为机缘巧合也可能得手名人的物件;也有落地举子是书画大家或者潜在的书画大家的,举子们当出自己的宝贝之后,有很多人就想去琉璃厂试自己的眼力和运气。

很多人知道琉璃厂是通过电视连续剧,这样的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剧中说和珅经常去琉璃厂淘宝,在得知乾坤会去琉璃厂的时候,他会从家里事先拿出一些宝物放到乾隆要去的店里,故意让乾隆花很少的钱买到很好的宝贝。以此来讨乾隆的欢心。

乾隆与和珅到底有没有去过琉璃厂,去了琉璃厂是否赚到了宝贝,后人无从知晓,但是,和珅等很多贪官利用过琉璃厂,这是不争的事实。

乾隆以后,外地的官员到北京来行贿,他们要么是苦于找不到庙门,要么是难以携带大量的金银登门,还是琉璃厂掌柜的替这些官员想到了好办法。行贿的人来到琉璃厂的店里,掌柜的了解他的需求,夜晚,掌柜的就去受贿人家里,取一件价格差不多的字画,顺便将行贿人的银子奉上,第二天,行贿人拿着一幅字画,非常体面地去受贿官员家里拜访。原本很丢人和尴尬的交易,被琉璃厂的掌柜“洗成”非常“高雅”的活动。

当年的琉璃厂估计有点像现在的潘家园,每天都上演着一夜暴富或者一日破产的财富故事,买的没有卖的精,卖的人知道自己的成本和底价,买的人不仅需要眼力鉴定物品,而且还要充分了解行情。

他们交易方式也比较有意思,买卖双方不能直接开口说价格,而是通过在袖口里面掐手指确定成交价,不知道这样谈价格的方式一者是为了保密,另外是否还有其他意思?

在古董行好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是不带找后账的,在买卖之前,你可以充分发挥对你的专业判断能力,一旦成交了,假的也要当着真的拿回去。记得以前看见过潘家园有个人,他的眼力号称是潘家园第一,他看东西几乎是十看九准,可惜就是因为那个一不准,搞得他到现在还像个乞丐一样,整天混在潘家园市场里。

现在的琉璃厂没有潘家园那么疯狂了,他们做着比潘家园应该规矩得多的生意,也许是因为物依稀为贵的关系,他们中出现了很多百年老店。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