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读郑元绪  

2017-11-22 22:28:36|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元绪先生,何许人也?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名字。

有一类人,你要是不知道他的事迹,他的名字仅仅是以铅印的形式存在于某一地方。

假如我做个补充解释,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般地说:“哦,是他啊!

是的,郑元绪先生就是他——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读者》的创始人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郑元绪先生出生在山东,4岁到北京,文革前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清华大学读工程物理,68年大学毕业后,因为年代不好,他被“分配”到甘肃的酒泉工作。

那个时代,清华毕业分配到酒泉工作的不少,且还有点“时髦”,因为,酒泉是卫星发生基地。通过阅读郑元绪先生的作品,约略感觉他在酒泉做的工作跟卫星发射没有直接的关系。

1981年,他开始做一件后来证明是跟发射卫星一样的“轰动事业”,他参与创办了一个杂志,这份杂志的发行量曾经达到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水平,发行量排在前三位的是《读者文摘》、《国家地理》、《时代周刊》,这份杂志创刊的时候名字也叫《读者文摘》,而后更名为《读者》。

1981年创刊到1994年离开,郑元绪先生为《读者》贡献了14个年头的智慧,《读者》在这么十几年中变成亚洲第一大杂志,客观上是因为,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空白的大脑里面需要安放东西,《读者》正好迎合了当时人阅读的需求,在那个年代,好像没有杂志不火的,只要发刊,就会有征订的人,因为,那年头能读到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人们的求知欲空前的强烈。当年我知道的杂志有《知音》、《今古创奇》、《山海经》、《青年文摘》、《故事会》等,每种杂志的发行量都非常好,那是杂志的黄金时代。其实,那时候很多人的收入还是非常低的,能到图书馆看书的人都不会花钱去买一本杂志,因为钱太值钱了,很多人是舍不得花钱买杂志。非常奇怪的是,还是有几百万人每个月都会准时守候在报亭前,等着买新一期的《读者文摘》。

看似每份杂志都热销,事实上,每本杂志的订阅量还是区别挺大的。《读者文摘》从创刊到遥遥领先,主观上,还是因为郑元绪先生们办杂志的理念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始终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审视每一个选题、每一个版块,甚至每一篇文章,据郑元绪先生说,他都会想象着读者对每篇文章的喜怒哀乐。在他的《读稿笔记》中,他说自己是带着情怀做杂志,他有著名的办杂志的“四不哲学”:读者的意见不要听,报刊的经验不要学,上面的批评不要管,潮流不要跟。这“四不”说起来容易,做到是很难的。尤其在中国社会,要是说不管上面的批评,那杂志几乎就没有生存的土壤。那时候杂志品种其实也不少,在众多的杂志中,《读者文摘》几乎是唯一的受男女老少都喜欢的杂志,且是知识分子或者山野村叟可以同时拥有的杂志,无论在火车上、汽车上、轮船上,或者是在公园里、教室里,你拿着一本《读者文摘》,别人一定会认为你是爱阅读的人,是有追求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品位的人。

1994年,郑元绪先生离开《读者》杂志,以图更大的发展,我看见网络上有他1988年出版的《世界漫画杰作选》,此外,他还做过一些创业的工作,最后,他还是回归到老本行,在《中外文摘》做总编。

我读到郑元绪先生的第二本书《一言既出》,里面的文章差不多都是他给《中外文摘》写的刊首语。假如没有这些文字,郑元绪先生不过是一个一流的办刊人,因为有这些文字,所有,郑元绪先生配得上是一个杰出的文化人。

郑先生的每章每篇都保持在2000字左右,就当时的一个热门话题说出自己的感想。每篇文章差不多都有相同的结构:资料的引用或者见闻的回忆,通过三到四段素材,得出一个独到的结论,结论通常是文章的最后一句话——点睛之笔。郑元绪先生关于写作有最著名的建议是“少用形容词,多用动词;少用惊叹号,用好句号。”,这个建议其实是写作的“真经”,可惜很多人不一定能悟到那么透。

读郑先生的文章很受启发,一是他的知识量特别大,知识面特别全,感觉什么都接触过,我不知道这样的知识积累是否跟他多年办杂志获取的知识有关?二是表达特别的朴素,无论是世界大事,还是高端艺术,郑先生都能娓娓道来,有理有据,理是哲理,据是依据、证据、论据;三是文字具有深邃的思想性,能通过2000字告诉你一个成熟的思想,这是非常难的一种解说方式,郑先生解释的非常好。

郑先生的文字我爱读,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其选题上,选题他是专家,因为办杂志整天就是面对选题的工作。他的题目有情怀,记得有天晚上,我非常“后悔”看了他的一篇文章,名字叫《最后的无助》,说的是某矿区,因为资源枯竭、工厂倒闭,导致当地很多女子沦为“职业女性”,其中不少人感染了艾滋病,死后,因为无钱支付火化费,她们被送进廉价的焚烧炉,喷不起焦油,只能来回翻滚,并最终由轰鸣着的鼓风机,直接将骨灰吹散……

我的眼睛模糊了,让我更加心潮起伏的文字在后面“那一群遭人唾骂的低贱女人,一下子涌到我的面前,成了我的苦难姐妹。她们来世上匆匆走这一遭,究竟是为的是什么?她呱呱落地那一天,父母一定搂在怀里,祝福宝贝女儿有条好命。她戴上红领巾的那一天,一定感到天特别蓝太阳特别红。她也许还有个哥哥,一定会呵护妹妹不受人欺负。她忽然出落成了大姑娘,……她自己也做了母亲,她努力去做,她艰难去做,抵出身子和脸面去做,相信天上的阳光也有自己的一缕……,她紧闭双眼,在焚烧炉里任人翻滚……

该文后面还有几段文字,我不想引用了,以前只读出了文字中的情,这篇我真的读出了作为知识分子的悲天悯人的胸怀,我相信这样的文字一定是和着眼泪写出来的,假如一个作家能写出这样的情怀,他就是一个大大的人!

就因这篇文章就值得拥有郑元绪先生的著作《一言既出》。这就像读者征订《读者》一样,总有一篇文字让我泪流满面,总有一种感情让我难以忘怀,这就是媒体的力量,更是郑先生的力量!

以上是我读郑元绪先生的感悟,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