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骑马过青州  

2017-11-05 21:54:5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干年前,跟着导师做项目,从济南坐车去青岛,记得半路上经过一个叫“青州”的地方,当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记下了这个名字。

当时济南和青岛名气大,那时候还没有兴起旅游的概念,能将足印留在更多几个大城市,都是很自豪的事,过青州就像治水的大禹过家门,大禹是三过家门不入,我们是来回青州未停留。

印象中,在潍坊的风筝博物馆看了一下风筝,并在路边的一家饭馆里吃了午饭。那顿午餐我记得吃得非常丰盛,一是大盘的烤兔子肉,老板说,兔子是野兔子,因为土地包产到户后生态环境好了,所以野兔子几乎“成灾”,猎人打几只野兔子非常轻松,饭馆里的野兔子都是收猎人的,价格比家养的兔子低多了;二是价格非常便宜,我们只有六个人,饭馆提供的是10人餐,且都是按照“山东大汉”的标准配备的,餐桌上除了兔子还有海鲜,如大虾、鲈鱼之类的,一桌价格只要120元,到现在我还惦记着,在什么地方能吃到这么价廉物美的酒席。

此外,过潍坊什么都没有留下,因为在济南还要给导师干几天活,大家也没有太多心思想其他的。

再次听到青州,不是因为旅游,也不是因为熟人,而是隐约地听到“青州石雕”这个词,尤其在我喜欢上雕刻和佛像艺术后,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就更高了,我知道“青州石雕像”非常有名。担心概念先入为主,因此,也没有专门去查阅“青州石雕像”意味着什么?

最近说到青州,那是因为《海河文学》和《东方散文》两家杂志社在淄博举办“海河杯”全国征文大赛颁奖大会和“东方文韵”鲁中笔会,承《海河文学》杂志主编张莉莉老师和《东方散文》杂志主编憨仲老师的盛情,我利用周末时间去青州学习交流。

到了青州才知道,青州人是这样解释自己的,大禹治水后,将天下分成九州,青州为九州之首。中国被号称为“九州”,这个名词确实是从大禹治水这时候来的,而现在的青州是不是大禹治水时的青州,好像没有人说的清楚了,大禹治水时,将泰山以东的区域都称为“青州”,现在的青州是在古青州范围内,究竟现在的青州能代表多少古青州,这是说不清楚的了。

1986年之前,青州还被称为“益都县”,之前隶属于潍坊市,现在是山东省直接管辖的县级市,而在民国之前,青州一直是“省市级”的地理区域。不说大禹治水后的九州之一,在宋朝的时候,青州还是一个山东东路(省)下的直辖市,范仲淹、欧阳修、富弻三位文臣都知青州,职务应该叫“青州知府”,现在青州的范公亭公园里有“三贤祠”,记录他们的事迹。

在“三贤祠”边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古迹“归来堂”,这是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自1107年(宋徽宗大观元年)一直居留的地方,这里有李清照和赵明诚修建的归来堂,这里居住的李清照给自己取的雅号是“易安居士”,在随后的十年里,这是赵明诚和李清照一生最恩爱的时期,他们研究金石学问,玩味着陶渊明的《归去来辞》,那是多么奢侈的岁月,那是多么恬淡的日子!

李清照纪念馆是新修的,尽管“四松亭”修的那么古气,可惜亭子下面的水泥走廊让一切景致毁损殆尽,因为亭子下面的河道边,原本该修一座船坞。这个败笔不知道有几个现代人能感知到,就像“三贤祠”前的唐楸和宋槐,我让同行的人,都用手摸摸这几株古树的树干,让他们实现与唐人、宋人实现穿越时空的对话,而应者寥寥无几。

青州最让我感兴趣的景点是青州博物馆,一个县级市的博物馆能到这个规模,唯一能说的就是“天作之合”。1986年,修建青州博物馆的时候,根据史料记载,说有可能会挖掘到地下宝藏,等博物馆建成了,地下空空如也,10年后,与青州博物馆一墙之隔的地方修建校舍,青州博物馆的馆长在挖掘机的缝隙里看到了玄机,于是一个60平米见方的宝藏坑面世了,坑里埋了从北魏到宋朝的佛像500余座,这些佛像的精美和独特程度,直接在古董界制造了一个词汇“青州石像”!

当我站在博物馆的精美石像前,我只能感谢这是上天对我们后人的格外垂青!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我不知道是谁建议要造这样规模的博物馆?我不知道谁会想到佛像在博物馆的一墙之隔出土,那个地方叫“龙兴寺遗址”,这应该算是一个千古之谜。

记得以前藏传佛教中,有经书失散千百年后,经过转世灵通突然带回人间的记载,感觉青州石像也有这样的玄机在里面。我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我惊诧远古的九州还有这样的灵异故事在演绎。

对于我这样喜欢博物馆的人来说,一座博物馆就足以让一座城市熠熠生辉,而青州远远不止这些:今年刚刚申请到的5A级青州古城,让节假日的游人在此摩肩接踵,青州周围的云门山、驼山、玲珑山,三山联翠,障城如画。假如有时间,在青州小住三日,徜徉于山水和古城之间,这也是一种快意人生的生活方式。

可惜,青州于我,只是匆匆一瞥。古人形容观景过快叫走马观花,相对于走马的速度,我的行程似乎还要急促一些,因此只能用骑马过青州来比喻。

当然,骑马过青州还有一重意思,那就是,古人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现在没有仙鹤了,我驾驶的是自己的“宝马”,算是完成了青州的腰缠万贯之行。

匆匆,但是绝不平淡。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