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原创】流氓也怕文化人  

2017-12-17 13:59:04|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时看了很多武侠小说,我还是崇尚侠义精神的。 

遇到流氓或者恶势力,我通常会拔剑相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认为,对付流氓,就应该用比流氓还要狠的招式。

崇尚暴力的流氓,你让他知道暴力的危害;崇尚伪装的流氓,你要去揭去他的伪装;对于文化流氓,你要指出流氓文化的逻辑。换言之,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因为这种侠义精神的鼓舞,年轻时,我做过很多吃亏的事。

很多年前,有一次在一家工厂外的车棚里面存放自行车,车棚里只有我一个人,等我锁完车准备走的时候,进来一个人,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地,估计他是在厂里受了气。

我没有太注意他,等我刚走到车棚门口的时候,我听到轰隆一声,看见那人左边的一溜自行车轰然倒地,接着,他又抬起右腿,朝着右边的一溜自行车踹去。

“你干嘛呢?”我原本可以扭头走出自行车棚,因为,我的车不在他踹倒的那一排。我就奇怪,当时怎么就有那个胆量,要知道,那个人身高比我高出一个头,块头也比我大了一倍。

他听到了我的断喝,也许是非常意外吧,我感觉他激灵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平静,他站在原地怒目注视我一下,见我没有反应,就弯腰推着自行车往外走。

我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动身,他快要走到我边上的时候,我还是对他说了一句“你把自行车弄倒了,你应该将车扶起来再走。”

他立刻停住了,将自行车的撑架立起来,怒气冲冲地冲着我就过来了。我知道要吃亏,好在我也会点,结果是,他打了我一拳,我踹了他一腿。他的拳头先打到我了,我的腿被他的拳头“卸了力”,他还想接着进攻,我也准备继续应对。

我们的武斗引来了外面的人围观,为了争取主动,我先于出腿之前对着人群喊,这个人踹到了自行车想跑,被我拦住了。瞬间这个人就泄气了,因为他是这个厂子里的,围观的人中他的熟人非常多,他不仅没敢继续攻击我。而是面红脖子粗地小声说“他不是故意的。”

人群里有仗义的,立即站出来指责这个人“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碰倒别人的车子,你都要扶起来。你要是不扶,你就不能走。”在众人目光的指责下,那个人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一辆一辆地扶起被他踹倒的车。

没有了挨打的压力,我趁人不备,揉了揉被他击打的胸口,轻轻地咳嗽了几声,据说这样可以防止伤情淤积。

事后老婆责怪我,你看他牛高马大的,你就不该逞能。老婆说得对,一者那一瞬间,我没有反应过来块头的事,再者说,假如我就敢对那些比我瘦弱的人当英雄,这样的英雄成色是不是也低了一大截?

那天,尽管我挨了一击,好在最后的结局还是让人满意的,那个人在众人面前灰溜溜地一辆辆地把他踹倒的车子扶起来,这也算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吧?

好在,后来没有遇到这样以卵击石般的正义伸张,假如遇到,我其实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直到上半年,在网络上,我写了一篇揭露某政府部门官僚作风的文字,这原本是真实经历的实录,没想到,我遭遇到了官方水军,开始有个人私信我,让我删除这篇文字,否则他会组织水军攻击我。我对这个人的行为觉得非常可笑,我的 还能被官方关注,且还受水军“爱戴”?

我没有当回事。当天就被几个网络流氓谩骂,本着原始的狭义精神,我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结果,我发现我错了,流氓比我有策略。原本是来群殴我一个的,见过骂他们一点不含糊,流氓开始分兵两路,一路文攻,一路武卫。我依然毫不畏惧,尽管感觉跟流氓耍流氓自己都觉得难为情。流氓久攻不下,采取了外围包抄的策略,他们开始威胁我老婆,且暗示我女儿正在中考待录取的关键时期,假如哪个“临时工”“粗心”将我女儿的志愿选成普通高中,我怎么办?我妥协了,私下删除了那个帖子。

再后来,博客上有几个流氓骂人,我都不知道哪个博友得罪人,将这群流氓引导我的博客上,看他们的架势,估计都是一群在街面上染着黄毛的问题青年,我知道,人到这份上,教化的作用基本没用,于是,我就采取“见贴删除法”,不搭理这些人,没想到,积极删帖让这群网络流氓感觉非常不爽,谩骂不断升级,我知道流氓被激怒了,继续删帖,接下来谩骂继续升级,我删除到第五天,这群流氓都恨不得拿刀砍我了,我笑着继续删帖,接着就是将他们拉黑,后来,就再也没收到这群流氓的骚扰,偏偏他们还不会寻仇,此时他们估计都后悔死了,没有文化真可怕,因为连报仇都不会找“仇家”。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纪念日》的文章,这篇文字是为了纪念我尊敬的杨大师回忆1977年恢复高考的事件的,那天看到大师的文章,我跟着大师一起激动。说心理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篇文章会遭谁的忌讳,结果,有个喷子就在下面骂人了。

我可以采取的手法有两种,一种是删除掉,二是不将他的评论显示出来。后来想想,觉得这两种方法都不是好办法。他敢当喷子,我还给他留什么脸面?我直接让他展现出来了,且我留言三个字“多读书”。这三个字我当时留在那个地方的意思是“三岁不读书,不如牛马猪。”,这是我老家的方言,我这么有感情的文章被人喷,我只能说,这个人差不多就是“不读书”的代表。

我的留言无疑让那个喷子愤怒了,第二天他又留言了,我知道办法奏效了,继续回复他“多读书”。

我仿佛看到了一张被恼羞成怒扭曲了的脸。我心灾乐祸,为那些躲在阴暗处暗箭伤人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而高兴。

通过这几件事对比,我知道,以前武侠书上教授的侠义道不完全好使,对付流氓真的要用策略,以暴制暴、以流氓对流氓,真的不是好办法。

行侠仗义要讲策略。遇到流氓不绕着走,一定要发挥文化的作用,因为,流氓骨子里还是畏惧文化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