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悲情的项俊波校长  

2017-04-10 21:40:30|  分类: 时事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俊波校长在南京审计学院当副校长的时候,我已经毕业离开母校了。那年我23岁,他36岁。

假如他早到母校一年,我一定能认识他,他也应该知道我,毕竟学校就那么一点大,圈子里有点名气的人就那么几个。

遗憾,我早了一年,或者说,项校长晚了一年。

假如那时候认识项校长,以他的能力、经历,他一定会对热血如我的年轻人的人生发生影响。

在我感叹自己知天命的时候,项校长的命运被天改变了。昨天我47岁,他60岁。

60岁原本是一个圆满的年纪,因为正好满了一个花甲子。六十岁被孔子称为耳顺之年,就是说,这个年纪的人,内心已经不会过多地为外在的喜怒哀乐所影响,但是,项校长摊上这么大的事,他还能耳顺吗?

我不是一个特别痛恨贪官的人,假如贪官在大捞特捞的时候为人民做了好事,也是情理之中极好的事。无利不起早,不是有人说“当官不为财,请客都不来”吗?贪官比庸官、懒官要好,起码他们还在做人事。

最近热播的某电视连续剧,我基本都不看,道理很简单,我不想通过看贪官落马而意淫自己的得失。不是我不想,我是没有能力去贪腐,我没有权利幸灾乐祸,因为假如我在那个位子,我不一定就好很多。我也知道很多人的心理,他们不是恨贪官之贪,而是恨别人能贪,自己不能贪?贪官落马他们高兴的是,羡慕嫉妒恨的心理终于得到满足。

项校长出事了,我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不是因为他在我的母校当过副校长,我们学校副校长多了,估计副校长中应该有下场不测的,但是,这影响不了我对项校长最终结局的唏嘘。

听说项校长出事的消息后,我第一时间就在思考项校长的人生价值,我的心里给他的认可度还非常高。就算他现在身败名裂,相较于他曾经取得的辉煌,这是绝大部分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荣耀。

17岁当兵,随后以连指导员的身份去老山前线,他带队绕到敌后方突破封锁线,自己腿部负伤。战后部队准备保送他上军校,以他的英勇事迹及聪明才智,在军队里一定前途无量,现在中央军委的高官,估计比他资历更光鲜的也不多,而他依然放弃了军旅生涯,他参加普通高考并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世界上少了一个军事家,多了一个金融家。

有能力的人,做什么事好像都能成功!从人大毕业到南审副校长之间,简历没有介绍太多,只知道他实现了自己的文学梦,他编剧和制作的反腐题材的电视片,获得飞天一等奖,他成为经济领域的一级编剧和作家。

让项校长走到中央大员位子上是他的一段审计故事,这段故事比他以前编写的电视剧更加刺激,他当时任审计署驻天津特派办特派员,在审查蓟县国税局长营私舞弊大案时,他的家人受到黑社会的电话威胁,审计人员只能租用银行的地下金库办公,以免人生安全遭遇不测,他以老山前线的经历给黑社会以威慑,最终打赢了一场“审计风暴”,由此,他步入副审计长的位子,那年我32岁,他才45岁,比现在的我还年轻2岁。

接着他进入金融系统,先是人行副行长,接着是农行行长、董事长,最后是保监会主席,据业内人士说,保险五年他的业绩还是可圈可点的,有说他是在农行董事长位子上,协助某人非法贷款32亿,有说他是因为让私募基金扰乱了保险资本市场。这个位子上的人,说因为某件经济上的事身陷囹圄,我是不太信的,哪个朝代都不缺贪官,最高领导也不怕出贪官,他们最不喜欢的就是“反骨仔”或者是异己分子,不知道,项校长属于哪个?

不知道项校长要被判多少年?估计年头少不了,再过13年,我就准备退休了,不知道到时候项校长身在何处?

文章写到这儿,我除了难过依然没有别的感觉。

我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段资料,说达尔文写完《进化论》的时候迟迟不肯出版,因为他的研究成果不能支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生物的进化不是优胜劣汰的结果,而是上帝拿着一把大剪刀,随机地朝着成千上万的物种进行挥舞,剪掉谁算谁倒霉。有些被上帝扼杀的物种,它们其实也不劣等,相反,真的存于世上的种群,也没有多优秀。

世界上仿佛布满着一台台绞肉机,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不幸掉进绞肉机里。先前遇到项校长这类事件,我都会问,假如再回到从前,项校长作何选择?现在我应该不会了,绞肉机是客观存在的,谁知道怎么能不被绞肉机吸进去呢?

曾经以血肉之躯抵挡枪林弹雨,曾经以生命威胁顶住黑社会的压力,曾经以自己的才华实现了人生的文学梦,曾经的反腐斗士到如今成为腐败典型,他做的是保险事业,没想到革命没有给他以足够的保障,纵观项校长的人生,我能想到的词语是——悲情!

适者不一定能生存,存在的也不一定就是适应的。人生悲情可能是社会悲剧,我是这么看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