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过阴记(下)  

2017-08-06 20:54:0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就轮到姐姐了,她跪在“过阴”者的面前,点燃了三根香,嘴里念念有词完毕,她向“过阴”者请求,让我过世的老母亲上来说话。

“过阴”者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从嘴里吐完了,她的脑袋也就耷拉到一边,她的整个身体仰靠在椅子上,她的一双脚原地做走路状。小时候,在邻居家,“过阴”者刚开始动脚,就听见她嘴里高喊“你挡着我的路做什么?”在场的人非常奇怪,懂规矩的人连忙跑到大门口,看见一个人正站在门槛上,得知这个人属虎,懂规矩的人立即将这个人拉到一边,以确保“过阴”者能顺利地走出去。

“哎呀,路好远啊!”她嘴里还在念叨着。不知道她走了多长时间,她见到了“母亲”。

“你来找我做什么?”类似母亲口音的话,从她的嘴里传出来。顺便说明一下,她的口音跟我母亲的方言不属于一个语系。

“母亲,我非常想你!”姐姐最先进入角色,也许是因为她听见“母亲”的声音更真切一些。姐姐似乎还不完全相信,她追问了一句:“你知道还有谁跟我一起来的?”

“母亲”似乎停顿了一下,她说了一句让我魂飞魄散的话,“母亲”叫了我的乳名,“母亲”责问我为什么不上前来见她?

我的乳名是母亲的专利,这个名字父亲都不叫。我知道,母亲真的在“过阴”者身上附体了。我流着泪听母亲诉说:“儿子,别人都以为你回家好,可惜啊,别人回家可以见到母亲,你见不到啊。”

母亲的话真的有所指,放暑假之前,我要给每个同学填写寄成绩单的地址,让我奇怪的是,我们班大部分同学将收件人登记为母亲,当时让我好一阵伤感,假如我的母亲还在世,尽管她大字不识一个,我也会填写她的大名,让她收到我的成绩单,因为我的成绩全班第一。

我不知道,要不是母亲亲自在场,世上还有谁能体会到我内心的孤寂感受?

“母亲”告诉姐姐,她是因为某年某月某日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去地里干活,结果跟一个长什么样的老者撞了一下。“母亲”让姐姐回家后,在十五的晚上,备上几套纸衣、一些元宝在哪个方向烧掉。

姐姐回家将自己听到的事告诉老父亲,老父亲问姐姐家的地是否与某某家相邻?姐姐继续大惑不解,父亲告诉姐姐,她描述那个人的形象就是邻居家故去几十年的爷爷。

姐姐在十五的夜晚,将那些需要的物件烧掉后,她周身莫名的病痛就好了。顺便说一下,小时候,邻居家过阴,“过阴”者说,她们给故去的老父亲烧的灵屋,她们的父亲没得到,现在她的老父亲还在阴雨天躲在别人家的屋檐下过日子。

邻居家女子根据“过阴”者的指点,请道士给她父亲重新扎了一栋房子。来年开春,她就生了第一胎儿子,又一年多,她又生了第二胎儿子。

说这个经历,我不是想宣传迷信,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尤其是我读大学之后的见闻,虽然时隔近30年,每每想起这件事还如昨日重现。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有神怪?不知道是否有六道轮回?但是,确实有很多事我们解释不清楚。其实也很正常,不是有句老话叫,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吗?

我先前一直比较奇怪,为什么这些东西只有农村才有,是因为农村相对于城市来说比较静,还是因为城市里人因为不信,所以这些“神异”不愿意待在城市里?后来进城才知道,其实城市里也有,不过因为城市不像农村那样易于消息的传播。

在北方,我见过类似“过阴”的人,她的经历跟南方“过阴”人比较类似。她靠在床头,有人求她的时候,她就点着一根香烟,她深深地吸上一口,闭上眼睛做深思状,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开始说你关心的事。

跟南方“过阴”者不同的是,一是她不用做走路状,闭上眼睛就看到了你想知道的东西,她仿佛就是一个给你打听消息的人;二是不像“过阴”者几乎什么信息都不问,她需要问你是什么地方人,叫什么名字,此外不需要别的信息。

这次求她是我自己的事,她说出我如何复习考研,因为偏头痛,我采取什么样的姿势伏案学习,我坐在桌子上的方位等,这些都是事先经历过的,我当场就印证了。还有一个预测的内容,从事后的结果来看,我相信她当时真的是看到了,竟然准确到完全一样!顺便说明一下,当年考研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她将这个意外完全说出来了,她真的是神人。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现象用科学无法解释。但是用已有的科学知识去解释未知的知识,这原本就是不科学的。当年蒲松龄写过《聊斋志异》,纪晓岚写过《阅微草堂笔记》,我不知有多少读者相信他们记载的内容?

我姑且说之,你姑妄听之。不讨论,不扩散。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