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看到那个保安笑了  

2018-02-26 20:49:4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跟人聊天,说到交通执法。大家的观点出奇的一致,现在还在年里,警察处理违章应该还是比较人性化的。

我们这么想,那是因为,道理本该就是这样的,警察执法的钱又不给他提成,他何必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呢?

我通常进城办事都不开车,因为,找停车位实在是件痛苦的事。

今天中午被临时通知进城,想想还在年里,街上车辆不会太多,开车去,应该不会有什么的。

路上一直很痛快,很方便地就进城了,街面上车也不多。到达目的地后,我就是找不到停车位,单位的停车场,无论是否有空位子,那是不让挺的,街面上没有停车位。

我开着车围着楼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

在楼的北面,是一条“L形”的胡同,我开车进去溜达了一圈,看见路边横七竖八地停了好多车,有好几辆还是首汽约车的小轿车。

看到路边有一个像停车收费的人员,我问他哪儿可以停车。他没有搭理我,通常情况下,像这样身份的人,他收停车费的地方,大多不是正规停车场,他能蒙一个就算一个。

他没有搭理我,我也就没有再和他多说一句话,我开车转了一圈。

这条胡同(不是正规的街)两边停了好多车,看车辆停的那么随意,我估计在胡同里停车应该是没有人管的,且因为我上楼递交个材料就下来,暂时停一会儿应该不会有事的。

为了稳妥起见,我停车后,在车子边上还停了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结果,一切正常。

我估计应该不会有人管我了,我匆匆忙忙地往楼门口走。

在我经过大楼的地下车库入口的时候,我看见地库保安冲着我笑了一下。保安的笑很特别,我几乎不能从他的笑容里领会到什么?我的潜意识里,总感觉那个笑有点不自然。先前我问门口的保安,是否可以把车停到地库?他说这是内部车库,禁止外部车辆进入。

我在道边停车的时候,保安一直看着我停车,就是说,他应该知道我把车停在路边了,他知道那辆车是我的。

从进楼登记到交付材料,简单地寒暄和客套之后离开,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当我走近车时,远远地看见驾驶员侧的窗户玻璃上贴了一张纸,我知道着道了。

我看见保安远远地冲着我笑了一下,我看了看周围停着的车,在众多的车辆中,被贴单子的车是很少的几辆。

停在我前面几辆位子的首期约车的司机,在路边愉快地调侃着,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看了贴在窗户玻璃上的单子,上面写着,单子是十分钟前贴上去的。

我在周围寻找着贴单子的人,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关照我?理论上,这人贴完我的车后,十分钟内应该贴不完这条“L形”街里所有的车的单子。我就是没有发现贴单子人的身影。

我看到了那个长得有点像收费员的人,依然站在那个地方,他的胸前挂着一个黑色的包,他见到我,依然没有搭理我。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我看到了车库入口的那个保安,他的笑容虽然变换了形式,依然让我感觉心里别别扭扭的。

基本上不开车进城,新年里第一次进城就着了道,我还是纠结于那个保安的笑,及那个收费员样子的人对我的不理不睬。

我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停的车是否都是“内部车”?保安是否在我一停车的时候就知道,我要被神不知、鬼不觉地贴条?那些没有被贴条的车,是否都是引诱我等几个不熟悉情况而上当的“托”呢?

愿赌服输,敢停甘罚。

我就是奇怪,那个保安为什么冲着我奇怪地笑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