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生无常,学会珍重  

2018-02-27 20:46:01|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很多人还沉睡于春节综合症 的时候,作家群就炸开锅了。

陕西作家红柯以56岁的年纪,将自己的全部作品进行了定格。我哀叹还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个作家的时候,他就匆忙地走了,我伤心于对一个作家的了解,竟然是惊悉于他的噩耗。

我仔细浏览着朋友圈里关于他的一篇篇祭文或讣告,非常遗憾,一直没有找到痛点和泪点。我有点感到痛心。

对一个作家最好的尊重或者哀思,就是读他的作品。

我知道很多人熟悉红柯老师,我知道很多人经常跟他接触。作为一个作家,我喜欢问这样几个问题:你知道红柯老师的代表作吗?你知道他的作品特色吗?在作品中,他以什么见长?故事、语言,还是道理?他在文学上有哪些成就,盖下棺材的时候,我们圈内人,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定论呢?

其实,说这些,对于红柯老师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因为他已经作古。身后的极致哀荣,换不到生前的一点关注,就我写就的文字,无非也就是增加一点我的博客谈资而已。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句诗出自于陶渊明,能写出这么高境界的诗人,绝对是世外高人,因为,他真的看透了人情世故和时间冷暖。

红柯老师去了,对文学界是否有损失我不知道,但是,他对他的家庭来说,绝对是天塌下来的损失,这个损失不具备可替代性和可弥补性。

昨天,我还看到有人列出了一份不到60岁就去世的作家的名单,看着年轻的生命就这么从身边消失,确实让人感到痛心。

其实,整个人群,也都是这么长长短短地活着,不限于哪个群体,也不限于哪个地域。我母亲在家乡务农,她只活了58岁;我叔叔在北京工作,他只活了56岁。

红柯走了,很多人纪念和惦记他,说明他在世时,活得还是非常精彩的。相较于芸芸众生,绝大部分都没有影响力。消失的生命,在更多的时候不过是静水微澜,甚至平静到没有一点涟漪。

我不是在思考生命的意义,也不想去穷究终极的真理。

我一直没有思考清楚的是,生命的长度与生命的宽度究竟该如何适配?有些耄耋老人,他们几乎是在挣扎着生存;有些百岁的寿星,他们孤苦地过着存在的日子。

由此我想到了我的父母。

我的母亲没有活过一个花甲子,假如以她的劳作量及对我们子女的教育和生养,她活出了几个人的生命宽度,时隔三十年,我们一直缅怀着母亲的恩情;我的父亲活了87岁,无疾而终,寿享天年,一直觉得父亲给自己的人生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随着父亲的逝去,我逝去的不仅仅是一份情爱,更主要的是,我及我们这辈人一下子被推到了队列的前排,以至于,我很长时间都会手足无措,尽管,父亲在时,我其实也是在前面站着,不过,那时候,心里始终觉得前面有一个保护层,让我可以从容地面对周遭的一切。

今年过年,家里可以贴出鲜红的春联了。

在门口开门的时候,我常常看着自己写的春联愣神,我不是欣赏自己写字水平的提升,而是在感知沉淀在笔墨中的年轮。这些年轮原本应该是圆润的,我却将他们写成了一个个方块。

春节相对于日子来得好像晚了一些,在年还没有过完的正月里,以至于很多可以慢慢消化的不适瞬间挤到了眼前。有身边至亲的人病了,有关注的人身体有恙,估计还有人在踩着红柯老师的脚印,不经意地往那边走去。

人生似乎无常,但是又是那么的有序。

多精美的文字也解释不了难以接受的生命规律,多睿智的思考也破解不了萦绕在心头的生死密码。世界上没有一个标准的活着模式,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并珍重着。

意外和明天都会不期而至。但愿,明天属于自己,意外尽可能地远离自己及自己关注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