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貌寝就要多读书  

2018-05-26 11:59: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网络上就冒出这句话“貌寝就要多读书”,从网络图片来看,好像是某中学挂在墙上的“励志语”,上句好像是“肥胖必须勤锻炼”,据说是激励高考前的考生,既要锻炼身体,又要努力学习。

这个时代有靠脸吃饭的人,假如你不仅靠不了脸,且长得吓人,那你真得好好读书,争取弥补先天给你带来的不足,从这个意义上理解,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

貌寝就要多读书是指导性的话,它与“腹有诗书气自华”没有关系,其实吧,腹有诗书到底是否真有气质,这也是一个没有关联的命题,你让一个大兵或者一个老农,从满肚子的诗书人身上看到的气质,只能是一股酸腐气的弱不禁风。除了爱书的读书人,没有几个偏好这样的酸腐气质。

我是喜欢码字的人,我码字虽然跟貌寝没有关系,但是,我这么勤奋码字一直是想笨鸟多飞,只有这样才能快速地追赶上当代文学发展的节奏。要知道,跟我同龄的人,差不多都是成名成家的身份,我还几乎一无所有,常常会为在文学期刊上发篇稿子而呕心沥血,这会被我阅读的同龄作者几乎笑掉大牙。

别人看到的我在一路狂奔,留下的如车行后灰雾般的文字。其实,我加速的是我的阅读和并行安排事务的能力。除了工作,我几乎同时在做两件事,走路的时候我会听书,吃饭的时候我会翻书或者看新闻。其实,工作的时候我也喜欢并行思考几件事,这也是,一篇三千字的稿子我半天就能完工的原因,因为事先已经在构思了。

其实,这个习惯也不是现在养成的,以前也是这样,年轻的时候总觉得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那时候一再告诫自己要提升四样技能:英语、书法、专业、论文,写书法、看专业书和论文的时候,一般我要听着英语,据专家说,听多了语感就出来了,听力就提升了。拿着毛笔在报纸上记录专业书和论文里面的话。多年的实践,验证了老古话的真理性——一心无二用。好在专业水平还可以,论文写得也不错,书法和英语没有上进,好在这两项技能也不是谋生的手段。

作家,一般人都认为是多码字,而我认为,作家就该多阅读。作家写出来的文字需要知识源的,知识源小部分来自于生活,更多的还是来自于阅读。假如有现代的作家跟我说,他就爱读鲁迅或《红楼梦》,我大多对他不以为然;假如他说只读十九世纪俄国作家或者18世纪英法作家的作品,我给予他的必定是嗤之以鼻。因为文学与时代、历史和文化紧密相连,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在故纸堆里装大象呢?我们今天生活的社会,每天的变化超过以往一年甚至十年的变化,文学不该与时俱进吗?

鲁迅及他同时代大师的写作方法到现在不知道被进化了多少次,你说你就喜欢从大师身上原汁原味地汲取营养,那我问你,你干嘛不去茹毛饮血、学着钻木取火呢?你要是学会这两下子,你还能写出《诗经》和《易经》呢。我这么说,不是反对大家去回顾过去大师的作品,大师的作品是要看,但是,在现代这个社会现实背景下,你说你只看过去大师的,不屑于看现代作家的作品,试问,你是真的能看懂大师的作品吗?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我刚刚看完2017年《收获》(春季卷)上的两篇小说《光禄坊三号》和《唇典》,这两部小说的写作技术和方法几乎涵盖了鲁迅、肖洛霍夫、马尔克斯三位大师的所有技法,他们的故事和人物设计甚至超越了这三位大师的水平,你信吗?你看《光禄坊三号》获得的营养一定比《包法利夫人》多,你读《唇典》获得营养一定比《静静的顿河》多,尤其是《唇典》中的魔幻现实主义比《百年孤独》更加魔幻,魔幻中凝聚了更多的历史和文化厚度。

昨天有个朋友问我《平凡的世界》的读后感,他说他读后感觉非常震撼。我对他说,二十年前我震撼的时候,大多数人不以为然。那时候大家都在关注《废都》和《丰乳肥臀》,陈忠实的《白鹿原》当年因为“涉黄”而被禁,结果导致《白鹿原》热销。现在人说,《白鹿原》是当代文学的一座高峰,是一部影响深远的史诗。于我而言,它们都是当年读过的小说,在它们之后,我读过余华、格非、阎连科等人的作品,我一直坚信,文学的道路上一定会有一座峰接着一座峰,我们只盯着眼前的峰,那是因为我们脚步没有移动。

前阵子看过莫言的所谓新作,莫言似乎也坠入了获得大奖后不会创作的魔咒了。其实不是不会写作,我更认为他们不会阅读了,假如他还跟我一样阅读《光禄坊三号》和《唇典》,还对《收获》等文学期刊上的文章进行分析和比较,以莫言的才能,写部比《光禄坊三号》和《唇典》好的作品,应该是完全可能的,我这么臆测莫言的能力自然不是在贬低以上两位作家的水平,毕竟这两位作家在创作上离莫言还是有些距离的。

说到莫言我想起来了,他就写过,他幼年因为长得出奇的丑,而被人欺负的故事,不知道莫言勤奋读书的因素里有多少跟他的貌寝有着关系?我自觉没有莫言貌寝,无奈我比莫言输在了起跑线上,虽然比他貌端一点,这个端的水平,还端不到台面上,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