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原创】参加作品研讨会见闻  

2018-07-10 07:39: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出书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开作品研讨会,很是羡慕。

一直以为能被研讨的作品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在一个不读书的时代,作品被研讨,不仅需要作品有人读,且还得读出感觉,这是作者的幸运。

我没有做过作品研讨的梦,因为,我的作品估计还入不了很多所谓名家和大家的法眼。可能是作品不好,也可能是所谓大家的眼睛不好,因为他们个别人跟苍蝇有差不多的习惯,都是围绕着热点和气味转。

后来,圈子里认识的人多了,我也从蹭作品研讨会到邀请参加研讨会,车马费从无到有,慢慢地就熟悉圈子里的道道了。

研讨会大多不是研讨作品,很多参加的嘉宾甚至都不读作品,他们能去参加研讨,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屁股坐了一个好位子,或者是他头上顶了一些好帽子。人家看重的也是这些,他们去不去很重要,至于说什么,没有人计较,因为最后见报的话,都不知道是谁说的话。也不奇怪,因为研讨会一般都要请记者,记者都是有小费的,拿人钱替人编,公平合理。

见过最高规格的作品研讨会,出作品的人是个大行的行长,他出了一本很一般的书,结果,中国各相关协会的掌门人都出席了新书发布会。我认真地看完了那个行长的作品,并且指出了其中的不足。行长是个摄影家,为每幅作品提供评语的作者,是比我小很多的女老乡,我读此书明显感觉到,文字工作者的功力配不上摄影家的视角,苦于没有人说真话,照片配文字就一直这么存在着,估计到最后,也没有人说出,文字与图片的不匹配,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像我这么认真地读着这本书。

又见过作协一个比较级别高的领导出过文集的研讨会,大凡出文集的人,类似于给自己的作品盖棺定论了,在这样的场景下,一般人几乎不能说什么的。我有天下午参加一个同行作家的研讨会,会上,有个评委说,他刚刚参加完这个领导的作品研讨会。听他摆乎了半天,我实在没有听出这个作协领导的作品之中的好来。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意外看见这个领导在20年前写过一篇报告文学叫《落泪是金》,我在心里便开始骂这个参会人是王八蛋!《落泪是金》刚出版的时候我读过,我也曾经为这些大学生的不幸遭遇落泪了,这么好的报告文学,被那个当点评者的人轻描淡写地放过去了,我深为这个作协的领导请了一条只会闻钱味的人出席他的作品研讨会,感到万分的可惜!

假如我知道有人写了《落泪是金》,仅凭这本书,我就对他予以万分的景仰,因为,当年这篇报告文学引起了全社会对贫困大学生生存状况的关注,这是一篇振聋发聩的文字,可惜,作者请了一群猪头去看自己的作品。

我还参加过很多作品研讨会,说心里话,这些被研讨的作品,真的达不到作品的高度,因为他们愿意出场地费、作品购买成本、车马费、聚餐费等费用,又愿意请我参加,即使我再不知趣,都吃了和拿了人家的,也不好意思说太多作品的坏话吧?

老古话,拿人手软。这绝对是真理。

参加研讨会,得到了车马费,又拿到了别人签名的作品,我没有理由再说别人的不好了。按照我的性格,我一般会在结尾处给人说点我的建议。假如你了解我,这是我对作品评价的精华之所在。

可惜,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作品被发表的时候,建议或者意见的部分都被作者无情地抹杀了,这也难怪,建议仅供自己参考,跟芸芸众生的读者也没有直接的关系。

要是建议真的被作者看见了,其实也无所谓的,毕竟我也不是愿意得便宜的人,怕就怕在,跟作品研讨一样,真实的都被阉割了,这是作品研讨的悲哀。

不说了,说多了就怕对号入座,这就失去了码字的趣味,毕竟,我还想在圈子里混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