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磨盘州人

磨尽一江春水,磨不出柴米油盐;磨走春夏秋冬,磨不到东来紫气.

 
 
 

日志

 
 
关于我

东边不亮,西边寻光, 苍天关门,自我开窗。 不是职业写手,先后出版过三本历史评论、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约计200万字。新的长篇小说《银圈子》在作家社出版待出版。

【原创】破圩记事(下)  

2018-07-14 20:03: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后我们知道了,不倒的房子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古时“串坊式”结构的房子,这种房子的结构是内部木柱支撑,就是说,由木柱子做成的框架承受了房顶的全部重量,房子四周的青砖墙几乎不承重,仅仅是起密封作用,因为墙不受力,所以不会倒塌。另一种是红砖到顶、水泥勾缝的房子,因为红砖经过烧结,且砖与砖之间有水泥勾缝,所以比较坚固。有户人家看似红砖到底的房子,因为建造时,房檐部分偷工减料,没舍得用水泥勾缝,结果功亏一篑。

83年破圩,老人们预见到了。老人们担心的,圩从上下破两个口子的情况没有发生。圩成了一个水湾,江水从缺口处流进来后,在圩里打个弯,水就静止了。

我们的小圩破了,无形之中就变成了大圩的泄洪区,同马大堤就安全了,因为水位明显在下降。其实,水大的年份,长江岸边,一直是以小圩泄洪而保住大圩平安度汛的。

南方夏天温度高,只要天晴几日,水位落得还是挺快的,圩破大约一周时间,地势高的墩子都快漏出水面了。有天中午,我和几个小伙伴拿着一根棍子当浆,站在几棵树组成的木排上,就回到村子里巡游了一趟。因为房子都倒完了,村子里能作为标识的就是树。突然之间,我们发现原来村子真的不大,最上头与最下头的人家不过几百米之遥,有房子的时候,仿佛那是天涯之隔。

秋天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家都已经露出了水面,人们开始在地基上搭棚子度日,在田地没有退出来之前,我们开始在水里捕鱼虾,涨水鱼、退水虾,真的很有道理,晚上,一罾起来,罾底全是蹦跳的虾子,那时候家家户户门口都晒满了干虾,谁家都飘散着一股臭虾的气味,记得当时晒得干干的米虾,5分钱一斤都没有人买,那时候,咸菜还卖一毛钱一斤。

田地出水后,队里对土地进行了简单的丈量和划界,以便能赶上小季的种植。因为江水让土地上覆盖了厚厚的淤泥,连着两年,农民都获得了大丰收。

事后看来,破圩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两个丰收年就差不多弥补了水灾带来的损失。

破圩带来的最大变化不仅仅是村庄的面貌,更主要的是人们的思维意识。房子倒了之后,家里有点积蓄的,开始盘算着建造一栋红砖到顶的房子,脑子活的人开始烧窑,烧窑带动了副业的发展。在不种庄稼的日子,有些人开始在码头寻找一些营生,比如给过往的船只和客商装货或者卸货等,这些副业极大地改善了农村人的经济状况。还有脑子更加活泛的人,他们看见国营的大酒馆、大旅社的经营管理出现了问题,他们便开始在码头建房子,一边住家、一边开饭店、开小卖部或者开旅馆,这些人后来成为村里第一批富起来的人。

破圩那年的春节前,我们几户人家公用的一头耕牛死了,对于这样的“天灾”,我们唯有唏嘘不已。

记得有天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牛肉,哥哥突然冒出来一句,假如现在能围着火,一边吃牛肉,一边看电视,那得是多奢华的享受啊!我们所有人当时都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没想到,第二年秋天,我们家青砖到顶的新房子就落成了,父亲还从舅舅承包的供销社里赊了一台电视机,第二年卖完棉花,父亲也还完了电视机的赊账。

好日子真的就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